梦小说网 第356章 是你陷害我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356章 是你陷害我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356章 是你陷害我

  邢越薄唇微启:“慢着,这个房子要卖?”

  “啊!”他确定这位有钱的小哥在问房源,不是来质问贴小单的,于是用力点头。

  这一带的人都这么干,他也不是第一次了,但遇到这些质问的,说不定是局里的人,他还是狗着点。

  邢越板着脸:“多少钱?”

  这位爷是打算全款买了?他笑的有些为难:“那个,不是我不卖啊,是这位美女说,要找个爱惜她房子的人才肯卖,要不然,我先带你上去看看?”

  邢越跟着他上楼,他取出钥匙打开门,领着邢越进去:“这个房子采光很好,要不是屋主出国,工作重心在国外,也不至于卖掉国内的房子。”

  邢越站在阳台上,忍不住嘴角上扬,出国?她不就是在国内吗,还找个爱惜房子的人才肯卖,说明这里有她放不下的回忆。

  他扭头看向中介:“怎么才算爱惜这个房子?”

  中介犹豫了下,这他倒是没问清楚,于是他拿出手机,打算让他和业主沟通。但被邢越拒绝了。

  于是他照着邢越说法跟她进行沟通:“美女,我这边遇到个顾客,他说不改变屋里所有的陈设,只往里添点东西,他是真心喜欢这套房子的,而且他是个有洁癖的人,会定时打扫屋子,保持清洁。”

  柳青提想了想,这人怎么那么像邢越,邢越这人就是有洁癖,说好要和过去一刀两断的,这个顾客还算可以。

  但她下意识开口:“这房子,我不卖给他。”

  邢越比划着价钱,中介瞳孔瞬间放大,反正这个美女要的不是钱,要是能把这单生意谈成,再把多余的钱私吞,他自己都可以做点小本买卖了,还至于在这里受气卖房。

  中介拿着手机走进洗手间,跟她谈了很久,他知道该怎么夸这位客户。

  当柳青提问起,买家是男是女,他瞬间懵了,邢越紧张的用手摆出一个符号,象征着女性。

  中介立刻意会:“女的,是个很漂亮的美女。”

  “你把手机给他,我要亲自和她谈。”柳青提坚持说道。

  “这,美女,你有什么事跟我说就可以了,我代为转达。”他笑着说。

  邢越拿出手机打给老六,很快一个打扮很酷的女生出现在门口,她毕恭毕敬的说:“我是六哥的手下,少爷,有什么事尽管吩咐。”

  邢越和她说了几句,她点点头,走过去拿过中介的手机:“你好,我非常喜欢你的房子。”

  还真是个女的,不是邢越就好,柳青提轻咳:“第一,我不作为婚房售卖,如果你准备结婚,那抱歉。”

  中介在旁边听着挺着急的,哪有人这样卖房子的,总不能让人家女生一辈子担着吧。

  她却对答如流:“我父母有给我准备婚房,这个房子离我工作的地方近,只是暂住点。”

  柳青提目前还比较满意:“我隔壁住的都是些阿姨,晚上了受不得吵,你不能带人回去开派对。”这样就可以避免不三不四的人糟蹋她的家。

  “好的,我平时比较独立独行,一般没什么朋友。”

  这个客户连她这么苛刻的条件都答应了,她也没什么理由不卖,于是开口:“我会找律师全权处理过户手续,我们刚才说的那些,也会加入合同里,有什么事情尽管和我律师谈。”

  “好的。”她把电话挂断递给中介,

  中介手搭上他肩膀,邢越微微蹙眉,盯着中介那只手,中介明白他的意思,立刻放下,笑眯眯的摩擦着。

  “那刚才说的价格?”

  他回到车里,让老六给中介转账,中介看到平白多出的二十万,心里特别的高兴。

  车子启动缓缓向前开着,邢越开口:“我会创造价值,花你们的钱,我会尽量还上。”

  “少爷,我们之前还这么客气呢,你要是心里真的不舒服,就当是我们还你父亲的钱,到现在还没还清呢。”老六安慰道。

  邢越抿紧嘴唇没有再开口,直到回安全屋,在饭桌上,岳汀优雅的吃着碗里的饭菜:“少爷,你的伤也好的差不多的,接下来是该训练了。”

  这接下来整整一个月,邢越处于封闭训练,每次快坚持不下去的时候,他就会想到那些人的脸。

  一张张看似和善,其实包藏坏心的脸,他一定不会放过这些人,他要为自己的过去讨回公道。

  安全屋的大门打开,邢越一身白衬衫出现在门口,他还是那张干净纯洁的脸颊,纯净的气质却沾染了些世俗的复杂,他眼眸的视线带着些锐利。

  岳汀捏了下他的手臂:“效果还不错,结实了很多,至少看上去没那么弱,来,打我试试。”

  邢越知道他会躲,所以每一拳都出尽全力,一场较量下来,岳汀有些疲惫,他摆摆手,坐在椅子上,连喝两杯茶。

  “看来我是真的老了,才刚运动一会儿,就有些汗流浃背,邢越,你身手是有了,就是欠缺些力道,以后多练练,出去保准没人敢欺负你。”岳汀笑着说。

  邢越握紧拳头:“有些账是该好好算算了。”

  他带着人光明正大闯进邢家,邢家聘请的佣人在后面追着:“这位先生,你再不离开,我就要报警了。”

  老五拿出手机:“我来帮你,磨磨唧唧的。”

  邢太太在睡午休,被楼下的动静吵醒,她穿上华丽的拖鞋走出房间,看到邢越的脸,眼神闪过一丝恨意。

  她正愁要怎么杀他呢,他却消失了一个月再也没有动静,还以为他是怕了,所以躲了起来。

  果然他这种人就像是下水道的蟑螂,怎么都杀不死,邢太太下楼,走到他面前。

  “侄子,好久不见,什么风把你吹来了?”他现在是来跟她清算账目吗,她已经毁尸灭迹了,他什么都找不到。

  这时警察涌进来,给她拷上手铐:“邢太太,你涉嫌杀人,请跟我们走一趟。”

  邢太太眼神出现了慌乱:“不是,你们肯定是弄错了,我怎么可能杀人,邢越,是你陷害我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