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361章 对方突然有事不能来了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361章 对方突然有事不能来了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361章 对方突然有事不能来了

  纪紫君半信半疑:“妈,你确定万无一失吗?”以过去的经验,她还真是有些担忧。

  元雅华拍拍她手背:“这次,我是下足血本的,一定能成。”

  这是唯一的办法了,希望能停止所有的绯闻,她不想以这种方式在全国出名。

  妈妈走出房间后,她拿起手机,盯着上面那串熟悉的号码,犹豫了很久,最后按下。

  此时邢越正在训练场地挥洒汗水,听到放在木椅上的手机响起,他停下动作,眼眸发出一丝丝亮光。

  是青提看到他做的事情吗,她终于肯联系他了,邢越拿起毛巾擦拭脸颊,拿起手机,看到不是她打来的,眼神暗了暗。

  他把手机放到耳边:“以后不要联系了。”

  他担心自己会控制不住,对原本就不堪一击的纪家出手,这已经是她最大的宽容。

  纪紫君着急的说:“等一下,哥,即便在你心里,纪家做了十恶不赦的事情,可你依然是我哥啊,我一直把你当亲哥,我真的很想见你,我想知道我爸妈到底做了什么。”

  “你还是个孩子。”孩子不应该知道太多的事情,一直天真快乐的长大就够了。

  “哥,我已经不是孩子了,我长大了,我能懂,如果是我父母的做,我让他们给你道歉,哥,你别不管我,我妈爱攀比,每次都拿我跟别人比来比去,我爸工作忙,每天都不着家,只有你一直陪着我。”纪紫君哽咽的说着。

  邢越回想起那段时间,应该是他在这个家最快乐的时候了,在他心里,他早就把她当做亲妹妹。

  老六只告诉他纪家爆料,但却没跟他说过爆料后的发酵,那些人把纪紫君堕胎的事情翻出来,她根本没办法活。

  如果他知道,他肯定会出面干预,不让这件事再这样下去,可是老六就是打着让纪家无法翻身目的去的。

  纪紫君听到他的声音,这段时间受的委屈化作眼泪流下来:“哥,我真的做错了,我男朋友跟我提出分手,所有人看我的眼神都不对,我现在连门都不敢出。”

  邢越抿紧薄唇,他只是把花销记录放在网上,她男朋友怎么就跟她分手了,有这么严重?

  不过这些都是纪家咎由自取,他不能再管下去,于是他狠下心:“不要再联系。”

  “哥,你现在怎么变得这么狠心,我可是一直把你当亲哥。”她感觉好像再也见不着他了,眼泪刷的落下。

  她看到哥和柳青提在一起那么开心,她以为她可以放下的,可就在这刻,她才突然发现,再也见不着他这件事对于她来说,心里有多痛。

  “哥,我想见你,你在哪里,我今天就要见你,如果你不见我,我就上电视,把我要说的话告诉你。”纪紫君擦掉脸颊的泪水,坚定的说道。

  邢越不想这件事继续这么没完没了,于是说出个地址,让她来找他。

  纪紫君打开衣柜开始选衣服,元雅华推开门:“他答应要见你了?”

  她用力点头,手指不安的抓着衣服布料:“妈,我们真的要这样做吗?”

  “你还有别的选择?”元雅华扔给她一件衣服。

  纪紫君拿起看了眼,黑色的镂空内衣,一点羞涩的空间都没有。

  她忍不住嘟囔着:“妈,这总共也没多少布料,还不如不穿呢。”

  “你要是可以,也行。”元雅华面无表情的说。

  纪紫君抓住衣服:“不行。”这起码也算穿衣服了。

  她换上一件白色的连衣裙出门,元雅华给她整理衣领:“女儿,我们的命运就交给你了。”

  她不想再过那种山沟沟的日子,每天天没亮都得起来喂鸡鸭,还得跟一群农村妇女赶集市,那么多人争抢买东西。

  纪紫君全副武装,出门拦下一辆出租车,到他说的地址,她抬头看了眼,这不是柳青提的公寓吗。

  她心里嘀咕着,进了电梯。

  在机场

  柳青提摘下墨镜,从口袋拿出手机开机:“还有什么事?”

  “这次来,你恐怕还得耽搁几天,对方突然有事不能来了。”律师先生礼貌的说。

  “说好这次来,是做过户手续的,她突然有事,怎么不提前告诉我,我不会在这里停留几天的,我现在就买机票离开。”这件事谁也劝不住。

  “柳小姐,其实这里也挺多好玩的,你要不要考虑留下来玩几天?”律师先生觉得来回奔波太累了。

  她生气的说:“这座城市,我比你熟,没什么好待的。”

  律师先生急忙打电话给买主:“那个,柳小姐坚持要回去,您看看您今天能不能腾出时间,弄过户手续。”

  本来这件事她已经委托律师全权处理,但是对方买主硬要她出面过户手续,不然就告他们诈骗。

  如果那个女生报警,她还得在这里停留几天,到时候肯定能遇到邢越。

  手下立刻打电话询问邢越,他真的太想看到她了,但一直没有什么理由,能让她出现。

  邢越看向她:“你说完了吗,我还有事。”

  纪紫君轻轻咬住嘴唇:“哥,你以前不会让我离开的,我不走,今天我打死也不走了。”

  她轻轻拉开裙子拉链,把衣服拉下:“哥,我一直都很喜欢你,不是妹妹对哥哥的那种喜欢。”

  邢越避开视线:“你干什么,你还是个孩子。”

  “我已经不小了,是你一直觉得我是孩子。”纪紫君把衣服扔到地上,走近他。

  邢越起身,躲开她的扑倒:“快点穿上衣服。”

  “哥,我真的很喜欢你,喜欢到,我必须得到你。”她拿出喷雾,让他脸上喷了下。

  邢越缓缓闭上眼睛,身体像挂满铅球,重重像后面倒去。

  他坐在沙发上,体内突然滚烫燥热,这种熟悉的感觉,让他突然想起第一次和青提在他家见面,他被人下药,差点就轻薄她。

  他强撑着身体:“上次,也是你下的药?”

  “是,这药,是我妈买的,哥,你怎么样了?没事吧?”纪紫君伸手担心的握住他肩膀。

  邢越低吼:“送我去医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