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363章 我一直都在学校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363章 我一直都在学校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363章 我一直都在学校

  依照她对元雅华的理解,元雅华是不会轻易放过邢越的,所以纪紫君为什么会出现在邢越房间,这很好解释。

  都怪她那天太上头了,根本没想到这层,想起电梯门关上,邢越难受的模样,估计是被下药了,她当时要是能冷静点把他送去医院就好了,不过岳汀肯定不会放着他不管的。

  门铃响起,元雅华嘴里哼着歌,扭着腰去开门,看到自己的女儿是和邢越一起回来的,立刻笑的见牙不见眼。

  “邢越,你总算知道回家了,快,快进来。”她侧身,让他们进屋。

  纪紫君表情不安,垂着脑袋跟在他身后进屋,她笑着拿起茶壶给他倒茶。

  “邢越,你们怎么一起回来的?这丫头都几天不着家了,也不知道来个电话,让人担心死了。”元雅华话里话外都在暗示,把她女儿扣了几天,至于干点什么,就不得而知了,总之这件事没完。

  邢越抿紧嘴唇,眼神盯着纪紫君,纪紫君余光触及到他的视线,浑身哆嗦,嘴里支支吾吾:“那个,我,我,我一直都在学校。”

  元雅华瞪着她,这丫头是怎么了,怕什么啊,直接说在邢越那里,她还不能给女儿讨回公道了。

  她走过用力掐了下纪紫君的手臂:“真是这样吗?”

  “恩,最近课挺多的。”纪紫君用力点头。

  元雅华眯着眼睛打量她,这死丫头到底怎么了,不是让她上邢越的床吗,怎么跑去学校了,不对,她身上穿的这件,不是那天出门穿的裙子吗。

  她肯定是去了邢越那里,至于为什么不敢说,肯定是邢越现在有钱,有势力,逼她不开口。

  元雅华坐在她身边,温柔的抚摸她后背:“紫君,你是不是在外面受了委屈?你说出来,我们即便不是大富大贵,但也不由着人欺负你。”

  老纪在一旁听到,以为女儿真的被人欺负,于是开口:“女儿,是不是我拖累你了?你告诉爸,爸找他们拼命。”

  元雅华这几天都不敢让老纪看报纸,关于女儿的事情,如果他知道,肯定会打死女儿的。

  所以他知道的只是邢越发的账单,还有她诉说邢越的各种忘恩负义。

  纪紫君猛地摇头:“不,没有,我挺好的。”

  老纪抬头看向邢越,对于邢越,他很是愧疚,是他们不对在先,他也不知道好好一个家,怎么就变成这样了。

  都见了十多年的儿子了,多少都有点感情,在他们农村不孝有三无后为大,他没生到儿子,回到村里总是会被人说三道四,但他一直很开心,他有邢越这个儿子。

  “邢越,能不能看在纪叔叔的面子上,让过去的事情就此过去吧。”

  邢越冷冰冰的说:“不能!”

  元雅华再也控制不住了:“你对我女儿做的事,她都告诉我了,你还是人吗,你就是个畜牲,我把你当亲儿子,没想到你竟然禽兽不如的盯上你妹妹,还弄的她和未婚夫分手了。”

  老纪听得一愣一愣的,他不可置信的盯着邢越:“你,你阿姨说的是真的?”

  邢越想到青提避恐不及的身影,还有电梯无情的关上的一幕,整个宽容的世界倒塌。

  “第一次,青提来我家,是你下的药,但是没有成功,这次也一样。”邢越愤怒的每个字都咬的很重。

  元雅华不相信的看向女儿,没成功吗?这个没用的,花了那么多钱在她身上,关键时刻一点用都没有。

  “那我女儿不见的这几天都在哪里?”肯定是和他待在一起,连衣服都没换过,这就是证据。

  “纪紫君!”邢越低吼。

  她还准备当缩头乌龟到什么时候,都到现在了,还不打算说出来吗。

  纪紫君身体往下滑,跪在地上,到底是那边都不能得罪,还是先来点诚意吧。

  “是我勾引我哥,给他下药,但是他并没有碰我,而是把我绑起来,有专门的人,喂我吃饭,盯着上洗手间,但就是不让我离开。”她不想再过被囚禁的生活。

  元雅华恨铁不成钢,这个没用的死丫头,事情没办好还敢回来,这下真的完了。

  她一巴掌打在纪紫君的脸上:“你竟然干出这么不要脸的事,还不快跟你哥道歉。”

  纪紫君脑袋磕了磕:“哥,对不起,我错了。”

  邢越起身,扫过纪家所有人:“我跟你们没有任何关系,我父亲当年给你们的钱,我要统统收回,而我自愿给的钱,就当还你们的情。”

  元雅华浑身一震,身体向后倒,后退了几步,这下真的完了。

  她拉上头发,不行,她要冷静,冷静,肯定还有办法的。

  元雅华指着他:“邢越,你宁愿相信外人的话,都不愿相信我们,我们收养你,是因为我生不出儿子,老纪一直在村里被人戳脊梁骨,所以我才同意收养你的,不然,以我们的条件,根本养不活两个孩子。”

  “也是之后,吕敬华找上我们,说每个月给我们打一笔钱,让我们好好照顾你,这十年里,我有亏待过你吗?你摸着良心告诉我,我们纪家哪点对不起你了。”

  “你们是杀人犯,如果不是你们,我就没有今天,这一切都是拜你们所赐。”邢越怨恨的说着。

  他起身,扯了下衣角转身离开,元雅华立刻追上去,不,那些钱,她死都不会还,给了她的,就是她的,谁也别想从她口袋掏出去。

  “邢越,你这个忘恩负义的狗东西,你不得好死,我们没害死你父母,你宁愿相信别人的话,也不相信我们。”元雅华伸手要去拉住他手臂。

  他手臂一侧,她扑了个空,摔了个狗吃屎,她这一辈子都没这么狼狈过。

  她从地上坐起来,痛哭着,撕心裂肺的嗓门,把隔壁的邻居全部招出来。

  她抓住这个机会,指责他:“邢越,你就是有钱了,看不上我们这些人,你会遭到报应的。”

  一时间那些不明所以的观众,指着他背影谴责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