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364章 代理律师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364章 代理律师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364章 代理律师

  他的人生也是第一次被这么多人谴责,而这个错误,原本他才是受害者。

  但现在的邢越已经不是当初邢越,可以心软的任意他们胡来,纪紫君已经触犯他的底线,这次他不会再容忍。

  在元雅华骂骂咧咧声中,有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站在她面前:“我是邢越的代理律师,您所欠下的费用是按月偿还,还是一次性还清?”

  “我没有钱,你找邢越要去。”元雅华起身走进屋里,正要关上门的时候。

  律师抵住门:“你,你是雅华?”

  元雅华手握着门,隔着门缝打量他:“你,你是勤平?”

  他激动的托了下镶金的边框眼镜:“是啊,是我,好久不见,你。”他才意识到他现在的立场,是邢先生的代理律师,他这么做不合适。

  于是他继续说:“对了,你怎么欠邢先生钱?”

  元雅华气急败坏的说:“那个白眼狼,我养了他十年,他现在要跟我算钱,自从我丈夫截肢后,整个家的经济支出就靠我,他现在要我还钱,我上哪里找钱,你向他要去吧。”说起这个她就来气,谁来说都没有用。

  楚勤平对她的印象还停留在起初认识的时候,那时候的她热情洋溢,天真烂漫。

  所以一听到她这么说,他内心首先表示同情,但收人钱财就得替人办事,他必须明确自己身份。

  他从口袋掏出名片递给她:“这个是我联系方式,我下午五点来找你,我们一起吃个饭。”

  元雅华拿过他名片,看到他是律师事务所的负责人,当老板了,说明她以前眼光还是不错的,只可惜他们差点缘分吧,很多事情她已经想开了。

  邢越回到公寓,老六倒了杯咖啡给他:“少爷,少夫人已经上了飞机,你为什么不留她?”

  他们之间的误解太深了,他根本留不住她,如果强行留她,那他就会永远失去她。

  柳青提疲惫的瘫在床上,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,索性打算买张机票出去外面散心。

  她刚到目的地,还没捂暖床,家里就打来电话:“青提,有人找你,我说你不在,你死活都不肯离开,说不等到你,他就赖在这里不走了。”

  如果是邢越,家里的佣人不可能没有印象,所以这人不是邢越,那会是谁。

  柳青提挂断电话,给家里打去视频电话,佣人拿着摄像头拍摄门外的人。

  柳青提看到,这不是邢枫吗,他怎么知道她家住址,还有他怎么来找她了,听说邢家倒台了,看纪家的撕逼作战,应该就是出自岳汀之手。

  邢枫来找她应该是有什么事吧,于是开口:“我明天买机票回去,帮我照顾好他。”

  佣人打开门,和蔼的说:“年轻人,进来吧。”

  邢枫看向他们:“柳青提肯见我了?”

  “我们小姐真的不在家里,她明天会回来,你先在这里住下,我领你去客房。”

  邢枫坐在床上,柳青提能见他,就是好的开始,他要救哥,哥不能再这样下去了。

  次日,柳青提回到家里,感觉自己就在飞机上旅了个游,他最好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找她,不然她发起疯来,自己都害怕。

  邢枫听到她回来,特别激动,不顾佣人的拦下,直闯她房间。

  柳青提拿出衣架淡定的挂衣服,扭头瞥见他:“你找我有什么事?”她挥手,让佣人去忙。

  邢枫咽了下口水,他昨晚准备了很多说辞,可是第二天就全忘了,站在她面前,大脑一片空白。

  她把衣服放进衣柜,耐心收拾好之后,扭头看向他:“你到底找我有什么事?”

  “那个,我,你知道我哥的事情吗?”邢枫总是起不好头,所以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说。

  柳青提坐在椅子上:“知道,但是我和你哥已经和平分手了,以后你不要再为他的事来找我。”

  “你和我哥分手了?”他百思不得其解,而后嘟囔着:“不可能啊,我哥那么喜欢你,说放手就放手了?”

  柳青提看向他:“你的到底想说什么?”

  这时,楼下元静晴喊着:“青提,店里新货到了,要去逛逛吗?”

  柳青提看向他,她不是那么有时间陪他在这里耗,要不是看在之前他们有生意往来,还是邢越的堂弟,不然他连她家门都进不了,更别提站在她面前一句话都说不清楚。

  邢枫紧张的说:“我哥以前不是这样的,都是岳汀带坏他,我爸以前说过,选择朋友很重要,因为决定你会成为什么样的人。”

  所以呢?跟她有什么关系?她双手交叉摆在胸前看向他。

  所以,他舔了下嘴唇:“我哥以前很喜欢游戏,他还去过很多游戏大神的比赛现场,他很有规划,他想进入游戏行业,我很崇拜我哥。”

  原来他这么精通游戏,原来之前就有研究过,她的确不知道这个。

  “那年我哥本来在医院平安无事的出来,岳汀却突然公布他去世的消息,至此之后,我就再也没有哥的消息。”

  邢枫见她还是无动于衷,他有些着急了:“你难道不觉得奇怪吗,岳汀为什么要这么做,之后我爸公司就缺了一大笔资金,还是我妈出面摆平的。”

  他的意思是这些都是岳汀设的局,但是岳汀表露过自己危险的身份,如果想要对邢越不利,那何必做那么多事情。

  她嘴角上扬,微笑:“你年纪轻轻知道的还不少,那你怎么没帮家里和岳汀抗衡?”

  “我,这不是重点,我是担心哥的安全,就算分手,你们还是有感情的,你劝劝我哥。”邢枫着急的说。

  “你家里欠了一屁股债,自身都难保,你还管你哥的事情?回去还有钱买机票吗?”柳青提无奈的拿起钱包,从里面拿出一张卡递给他。

  “里面有十万块,是我的工资,你先拿去用。”

  邢枫抗拒的后退,他来这里不是当乞丐的,他是想救哥。

  柳青提起身把卡塞进他手里:“在你管别人闲事的时候,先看看自己温饱问题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