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365章 你不知道她喜欢吃什么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365章 你不知道她喜欢吃什么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365章 你不知道她喜欢吃什么

  “我经济上的确是有问题,但我现在在努力,我不是乞丐,我不需要你的钱。”邢枫傲骨满满。

  “小朋友,我没说施舍你,我只是找不到现金,所以才给这些钱,你可以努力还给我,我不催你。”柳青提无所谓的笑了下。

  邢枫见她这么云淡风轻不在乎的样子,他心里当即反应,这个女人薄情。

  “我知道了,你是根本不在乎我哥,你就是玩腻了,甩了我哥,我这趟就当来旅游了,顺便看清了你。”

  柳青提听到他说的,瞬间就来火了,本来家长不停的劝和,她压抑心里的委屈已经够久了,他还来烧把火。

  她转身愤怒的逼近:“你凭什么觉得你哥是对的?我们都错了?你根本就不知道你哥现在变成什么样的人,他在不折手段的伤害身边的人。”

  “不可能,我哥那么善良,怎么可能会不折手段。”他不相信。

  柳青提把火发出来后,觉得心里舒服很多,邢枫缓缓开口:“之前我家公司还没宣布破产的时候,我在群里就听到,有人要对我们不利,我哥说不定是在保护我。”

  “那是你一厢情愿罢了。”像他这种不折手段,对她连催眠都用上的人,她没对他人品没什么好感。

  邢枫质问:“你知道从天之骄子,变成过街老鼠的感觉吗?纪家做的那些恶心事,我不知道我哥是怎么坚持过来的,二叔去世的时候,我当时还小,但是并不傻,所有的大人,口口声声争抢着要照顾我哥,但没有一个是真心的。

  我不能说我母亲是清白的,但当时岳汀拿走公司一大笔钱,我爸站在那个位置,我能理解,为什么他不留我哥,因为如果他坚持挽留,所有人都会针对邢家,因为我哥的存在对他们来说是威胁。

  当时还有二叔旧部坚持想推哥坐那个位置,所以只有他离开才是最好的选择,所以这一切都是岳汀的计谋,我们都中计了。”

  她是真没想到一个小破孩,竟然能知道这么多,但是这些事,依照他那个年纪,应该不会知道才对。

  “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她怀疑的看向他。

  邢枫从口袋里拿出一本日记本,犹豫了下才交给她:“这是我父亲的日记本,你可以自己看。”

  她伸手拿过,这笔记本的皮价格不菲,这褶皱的痕迹,一看就是用了很多年,翻阅很多次才会形成的。

  所以这本笔记本可信度很高,不过,这跟她有什么关系:“你一个小孩,好好的,干嘛去当小偷。”

  邢枫着急的说:“你难道不想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,这是最接近真相的。”

  “说白了,全都是人的贪婪作祟,你父亲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你走吧!”

  夜深人静,邢枫流浪在街头,他看着城市的灯火,却觉得无处安家,他一定要想办法把岳汀这颗毒瘤拔掉。

  邢越坐在靠窗的椅子上,手拿着杯红酒,轻轻摇晃,看着远方的万家灯火,内心越发的孤独。

  老六见他没下来吃饭,于是端了碗面上楼,看到他又在喝酒,劝道:“少爷,你是不是很想少夫人啊?”

  想?有什么用,一次次的靠近,又一次次的推离,或许最爱的,不一定会到最后,邢越纤长的睫毛掩了掩。

  “你先出去吧。”

  老六看着很是心疼,于是下楼和大哥商量该怎么办。

  岳汀淡淡的说:“解决了邢宗清,解决了纪家,接下来,就是那些还沾沾自喜捡便宜的人。”

  次日,巴园找到安全屋,摁了摁门铃,老六走出去,看到陌生面孔:“不管你找谁,这里都没有你要找的人。”

  巴园盯着他,这人怎么这么没礼貌,他还没说话呢。

  “我找邢越,他是我表哥,我们很要好的。”

  他怎么不记得有什么表弟和少爷有来往的,这人该不会是来乱认亲的吧,正当他要赶人的时候。

  邢越从屋子里走出来:“巴园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  “哥,邢先生公司破产了,还欠我一大笔工资呢,我现在真的走投无路了。”巴园抓着铁栏着急的说。

  邢越让老六开门,巴园跟在他们身后进入屋子,巴园打量周围的环境,直到岳汀出现,才急急忙忙收回视线。

  他的匆忙被岳汀捕捉到,老六上楼跟大哥解释这人,岳汀眯了眯眼睛。

  “邢宗清欠你多少钱,结清,你就走吧。”

  巴园着急的说:“哥,我妈还想让我在这座城市出人头地,我不想就这么回到村里,哥,你帮我说说。”

  邢越看向他:“岳叔,给他安排份工作。”

  岳汀盯着巴园,总觉得这人出现的太过巧合,心里总有点不踏实,可能是他想多了。

  不就是安排份工作,只要远离重要岗位,随便他怎么发展,岳汀拿出手机,打给人事安排工作。

  巴园笑着说:“哥,谢谢你,等我出人头地,我请你吃大餐,大口吃肉,大碗喝酒。”

  邢越微笑:“好好干。”

  不管纪家对他如何,这些亲戚没对他任何不好,巴园更是从小就跟在他身边长大,就像亲弟弟,能有什么坏心思。

  相处了这么久,他明白岳汀的谨慎跟顾虑,但是他很想有亲人,越多越好。

  司机开车带他进入邢家公司,岳汀打算把公司改为以前的名字,这一举动,当年那些做了亏心事的人,浑身震了震,商场即将迎来暴风雨。

  又是深夜,邢越坐在落地窗眺望着远方的灯火,嘴里小声的说着:“青提,今晚想吃什么?”

  “我们吃你最喜欢的火锅,好吗?”他嘴里不停的重复他们在一起经常说的话,似乎这样就能得到她一个回应。

  老六刚好进来:“少爷,你想吃火锅?那我去准备菜和底料。”

  邢越迷糊中清醒过来,他看向门口,而后从座位上起来:“我来做,你不知道她喜欢吃什么。”

  老六询问:“谁?”

  “青,没什么,你去做吧。”邢越走出门口,才发现这里是独立公寓,不是青提的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