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369章 欠下的债,是该还了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369章 欠下的债,是该还了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369章 欠下的债,是该还了

  第一反应以为自己看错了,她喝了口酒,再看,确实是他。

  她重重搁下酒杯走过去,赶走堂而皇之坐在他腿上的人:“邢越,你怎么来这里了?”

  此时邢越喝酒有点多,脸颊有些泛红,眼神迷离,有了些醉意。

  “你也是来找我要钱的?我转给你。”邢越拿出手机。

  柳青提无奈的笑了下,这傻子来酒吧撒钱,她拿出手机,点开收款码:“那就看你给多少了。”

  邢越扫码,指纹解锁,指纹付款,这些都被周围的女人看在眼里。

  柳青提看了眼金额:“你才给我两万,是不是太小气了,我给你十万,你跟我回家。”

  那些女人一听不乐意了:“姐妹,做人要有个先来后到,你这么做是断我们财路。”

  她不屑的扫过这些人,还真把她当成一伙的,她看上去像是干这行的吗,她不顾她们怎么说,手拎起他手臂,坚持要带他离开。

  干这行带头的大姐大就不高兴了,带人围堵她:“有钱大家一起赚,什么都好说,但是想独吞,得问过我们。”

  这些人还真是光天化日不怕死,她拿出手机,想举报她们,她却被邢越无情推开。

  “我不认识你,继续。”他指向周围的女人。

  她们一听,立刻黏上去,眼睛盯着的都是他兜里的钱,邢越再被灌了两杯,直接趴在桌面上不省人事。

  那些女人一看时机正好,于是拿起他的手解锁,点开扫码支付,想把他卡里的钱全部转走。

  柳青提看到立刻制止她们:“你们干什么,本身勾引我男人就很大罪了,还想骗走他所有的钱!”

  带头的那人摆出很凶的样子:“我告诉你,别再这里碍手碍脚,你以为你这么说,我们就会相信了?”她们干这行这么久,又不是一天两天了,真把她们当成刚入行的小妹妹。

  柳青提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,紧接着很多警察冲进来,这些女的吓的到处乱窜,顾不上继续转钱。

  警察找她录口供,询问了下情况,就让她把邢越带走,她吃力的扶着他回到酒店。

  她跟着躺在他身边,累的直喘气,最近是怎么了,干什么都很乏力。

  次日清晨,邢越伸手遮挡住光线,缓缓睁开眼睛,打量周围的环境,下意识猛坐起来。

  他只记得自己在酒吧里喝酒,然后转钱,最后怎么还跟人到酒店了。

  柳青提从洗手间洗漱好走出来,她晃动酸痛的肩膀:“你醒啦!”

  邢越看到是她,身体顿时放松下来:“昨晚是你带我来酒店的?你不是对我避恐不及吗?”

  “我是对你避恐不及,但是谁让你给我转钱了,那我应该要负责到底吧,至少给你开间房。”柳青提坐在床边,给他看转账记录。

  邢越抿紧嘴唇:“你现在是在可怜我吗?”

  “你觉得是就是吧!”柳青提拿起水杯含了口。

  “也是,我一无是处,就是一个废人。”周围的人还总是算计他,欺骗他,他活成别人眼里的笑话。

  柳青提听到他这么说,心里就不高兴了:“你怎么就一无是处了,你的手救了那么多人,多少个家庭因为你变得幸福美满,你要是一无是处,大街上的人,就没有比你更有本事的人了。”

  所以,在她心里,他还算是有用的人,她这是在安慰他吧。

  “你一再的避开我,就避到底。”邢越掀开被子,离开房间。

  柳青提盯着他,这人怎么了,是被岳汀欺负的太惨了,对自我产生了怀疑。

  邢越回到自己的公寓,这是他同意加入岳汀,第一时间购买自己租了很久的公寓。

  他到便利店又买了一大袋酒,坐在沙发上喝完,随手丢弃,然后再开一瓶,当白开水来喝。

  在他世界里,他第一次这么邋遢,但却过得自在。

  平时他喝一点就醉了,可这次他却格外的清醒,就像买到了假酒,他气愤的把整个袋子扫落在地。

  他打开电脑,点开岳汀之前发来,所有以前在邢家公司上班的高层人员,后来他父亲去世,是怎么吸着父亲的血壮大到现在的场面。

  邢越眼神眯了眯,嘴里冰冷的吐着字:“你们这些该死的人。”

  他拿起手机联系人,开始大面积的对这些人出手,速度特别的快。

  岳汀本想收拾这些人,却晚了一步,已经有人率先出手,调查到是邢越,他骨子里的狠劲,像极了邢先生做事的态度,虽然果决,但是为人正直,绝对不碰黑带。

  只一个晚上,就有好几家公司成了空壳公司,之前邢越不碰商业,不是他不懂,而是不愿意面对。

  那些年虽然他年幼,但是父亲却早就把他当成接班人培养,所以商业管理这块,他很熟。

  邢越接手了这些人的公司,身价也是翻了翻,他抬步走进老板办公室。

  简弘商喝了很多酒,听到开门声,稍微抬头,恍惚间似乎看到邢宗云的身影。

  他吃惊的站起来指着邢越,身体向后倒,身体撞向墙壁:“你,你不是死了吗,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”

  “欠下的债,是时候该还了。”

  “不,你不是邢宗云,你是邢越对吧,人为财死鸟为食亡,我没有错,难不成你还指望着我们这些人,能挽救残破的公司,我们有家,耗不起这时间,而且公司早就是你三叔的囊中之物,我们再留在那里,根本没有吃的。”

  邢越现在不管这些,这些人背叛了邢家,该付出应有的代价。

  他这次来只是想看看失意人的模样,是不是比他还要惨,他嘴角讽刺的上扬,便转身离开了。

  “还要去下家吗?”

  邢越眼神狠厉:“当然。”

  他就想看看这些失败者长什么样,会不会有一丝丝对父亲的愧疚。

  才两天时间,整个商业浑身一震,记住了邢越这个名字。

  柳青提在酒店听说了他的事迹,作为旁观者,她觉得这些人或多或少可能做得是有些不对,但站在商业角度,这些人没有错,只是为自己而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