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372章 昨晚很享受吧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372章 昨晚很享受吧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372章 昨晚很享受吧

  邢越听到外面没有动静,扭头看向身边的女人,只见她面颊通红,身体不停地扭动着。

  她喘着气:“快点,我要。”

  邢越眼神划过一丝恶心,很快从床上站起来:“可以了。”

  只是叫她装出声音,没有让她这样,她继续躺在床上,忘我的摆动着。

  邢越脸色变得十分难看,甚至觉得房间里的空气,透着股恶心,忍不住想要逃跑,但想到她说的那些话,他握紧拳头忍住了。

  他站在门边,等到她结束,她气喘吁吁的躺在床上,扭头看向他:“先生,你该不会身体上有什么毛病吧。”她刚才都那样了,他还能忍得住。

  “拿了钱赶紧滚。”邢越薄唇吐出冰冷的话。

  她坐起来整理好衣服,从包里掏出一根烟,走出阳台抽着:“急什么啊,我腿现在还是软的,我经历过的男人,全都会留我过夜,早晨再来一下,你倒好,碰都没碰就让我滚,不觉得亏吗,我是不会退钱的。”

  “走!”她退回来的钱,他也不稀罕要。

  “本来,客人的事情,我不应该过问,但我就是好奇,你跟对面那位是吵架了?如果你们是真心喜欢,你这样做,只会伤她的心,虽然我们什么都没发生过,但是会有哪个女人相信?”

  邢越抿紧嘴唇,细想她似乎说的有道理,他就是怒气上头,有些不管不顾,她要是生气真的离开了,他该去哪里找她。

  一根烟到头,她掐灭火焰,朝楼下扔去,光着脚走回房间,俯身捡起散落地面的高跟鞋:“干这行多了,需要清醒,你好好想想,我先走了,下次有生意叫我,毕竟我这里,像你这么大方的客人很少。”

  邢越盯着脏脏的床单,有些嫌弃,打开衣柜取出干净的床单换上,他才能勉强躺下,可满脑子都是她的身影。

  而柳青提躺在床上,刚开始是挺生气的,但闻着沾着他身上味道的被单还有枕头,竟然睡死了过去。

  次日早晨,柳青提睡得饱饱,精神不错的站在窗边伸了伸懒腰,扭头看向对门,想到昨天的事,她就来气,她今天一定要离开这里。

  她打开门,听到阳台有动静,她走过去看了眼,只见邢越在晒被单,还有她的衣服。

  “昨晚很享受吧,邢越,你到底把我囚禁在这里干什么?你都敢碰别的女人了,还留着我做什么,不怕给你添堵吗。”柳青提气愤的说。

  他就喜欢看着她,只要她在,他才觉得这里像个家,于是他温柔开口:“我做了早餐。”

  “我不吃你做的东西,我点外卖,你自己吃吧。”她用力关上房间门。

  邢越看了眼紧闭的房间,他拿起外套径直离开屋子,柳青提耳朵贴着门边,听到外面没有动静,才探头出来。

  她喝了口冰水迅速让自己冷静下来,别忘了她来这里的目的,邢越现在这样胡乱的打压公司,有些小公司会趁乱吞并跟自己实力差不多的公司,从而壮大自己的公司,到时候一些居心不良的老板当了天,他们这些人根本没有活路,为了那些还讲点道德的老板,她也要说服他停止这种行为。

  柳青提拉开椅子坐下,看看什么能吃的下,小口小口吃起来,直到中午,她看了眼时间,心想着,他应该会回来给她做饭吧,那借机好好聊聊。

  可是等了很久,一直都不见他回来,反而她饿的有些前胸贴后背,于是她只好向现实低头,点起了外卖。

  乘务人员一直都不见她退票,或者改签,便打电话询问,柳青提犹豫了下:“退票吧,我暂时还需要留在这座城市。”

  “好的,我们这边要收手续费的。”这些退票金额肯定不会如数退还,所以她必须要说清楚,免得以后有什么纠纷。

  柳青提应了声:“好的,我知道了。”

  吃饱喝足,一连好几天他都没有出现,门外的保镖依旧早晚轮班守着她,不让她出去。

  她实在忍不住了,打开门:“你们打电话给邢越,我找他聊事情,我找不到他了,打电话也不接。”

  保镖面面相觑,而后拿出手机拨通他号码:“老板,柳小姐想见你。”

  柳青提抢过他手机:“邢越,我想和你聊聊,我在家里等你,你要是不出现,我就真的离开了,你别想找到我。”

  半小时后,邢越急急忙忙回到家里,他站在门口缓了缓,其实他这几天一直在附近,没有走远,只是一想到她说的,他做的东西她不吃,心里就很难过,所以就没有回来。

  门推开,他佯装什么事都没发生过走进去,柳青提扭头看了眼:“你回来了,有件事,我想和你谈谈,那些人曾经怎么伤害你,我不清楚,但是你现在也在伤害些无辜的人,我想你住手。”

  所以她现在是在为那些该死的人求情,她那么抗拒他,可是却能为那些不相干的人接近他,她是在告诉他,她正在做一件多么伟大的事情吗!

  “你做的这些,那些人会感谢你?”他们只是觉得他没有能力再继续下去了,这些人,一直在等看他的笑话。

  “他们会不会感谢我,我不管,但是我不能看着不管,邢越,以前的往事都结束了,你就不能放下吗?”柳青提安慰道。

  邢越愤怒的握紧拳头:“你根本什么都不懂,当年出车祸,我的妹妹就快要出生了,可是却胎死腹中,我身上背着三条人命。”

  当时要是纪家的人能早点送他们去医院,他的父母就不会死,这些胆小懦弱的人,背着鲜活的人命,却越活越滋润,他呢,什么都没有了。

  柳青提听着心疼,当时的邢越,还只是个十几岁的少年,就要独自承受这些,她伸手抱住他。

  “邢越,你不要这样,这些不是你的错,你也已经惩罚了纪家,一切就到此为止吧。”柳青提轻轻抚摸他的背部。

  邢越内心的怒火被平息,可接踵而来的却是讽刺:“所以你是为了那些人才留下来面对我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