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379章 红糖姜水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379章 红糖姜水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379章 红糖姜水

  至于谁站在他身边,她不会在意,她只在意这个男人的心,只要牢牢拴住男人的心,还愁什么没有。

  她自己想歪歪半天,却迎来邢越的一句:“以后你不用来了。”

  阿娟以为他在和柳青提说话,一脸得意的看向她,却对上邢越的眼眸,没想到小丑竟然是自己。

  她不可置信的看向他,不是说他们要联合把柳青提赶走吗?怎么反倒让她走了,不,她不走,目的不是还没有达到吗。

  阿娟提醒他,是不是忘记他们要做什么了:“邢越,你在说什么?”

  柳青提眯了眯眼睛,前几天他们好的不是跟一个人似的吗,今天这是闹什么?反目?真有意思。

  邢越淡淡开口:“我们本来就是演戏,现在你的任务结束了。”

  阿娟眼眸有些跳跃的亮光,所以这个女人愿意离开了,难怪说最后一餐,这种话,她的好日子就要来临了。

  柳青提依旧面无表情看着他们演,阿娟拿起随身的包包笑着说:“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。”

  门关上,屋里再次陷入安静,只留下他们两个面面相觑,邢越拉开椅子坐下,拿起筷子往她碗里夹菜。

  柳青提心里想着反正是分手宴,吃就吃吧,以后面对面坐下的机会不多。

  她把菜塞进嘴里,酸酸甜甜的很开胃,他往里面加了,醋吗?真好吃,她小口小口吃起来。

  邢越倒了杯红酒一饮而尽,模样像是鼓足了勇气,她双手握着筷子,有些看愣住,他以前不是不喝酒吗,怎么突然间就喝上了。

  “青提,我错了!”

  啊?她猛然抬头,惊的嘴里的菜都来不及嚼,这个道歉还真是让她猝不及防,他做的事,不是一句道歉就可以原谅的。

  如果他有天出事,她会豁出命去救他,可是反之,他做不到,他们就不是一个层面上的平等对待。

  他这次连她性命都不顾,还是坚持要收购洛枫的公司,让她寒透了心,她不会再回头了,吃完这顿饭,她就会离开。

  “我嫉妒,嫉妒能成为你嘴里保护的人,你为了他们反抗我,不赞同我,我受不了,所以才做出那些伤害你的事。”

  “这次绑架,洛枫想要我的一切,我怕我一旦给了,就会危及我的性命,我不舍得留你一个人,我是挺自私的,包括现在,我也不想让你离开我身边,青提,你能接受我的道歉吗。”他眼神哀求着。

  此刻他就像是无家可归的可怜人,那么无助,那么孤单,但是…

  她回想起他的话,却抓到了重点,洛枫不是说,只威胁他放弃针对洛视,没说威胁他放弃现在拥有的一切,这个洛枫胃口还真大,跟洛老一样。

  柳青提看向他:“如果洛枫杀了我呢?”

  “那我就去陪你。”邢越眼神有些微醺,迷离的看着她。

  柳青提觉得这是他喝过酒说出来的话,多半是不可信的,于是开口:“你醉了,有什么事我们明天再谈。”

  邢越拉住她的手:“我没有醉,我说的都是真的。”如果不是喝了酒,他说不出这些话,但是现在他们误会实在太深了,不得不说出来。

  柳青提很轻易就挣脱他的手:“邢越,洛视是你最后一个目标吗?”

  “穆家是我最后一个目标。”但现在穆家已经被岳汀牢牢抓在手里,如果岳汀能去巴婶家认错,他就会收手。

  所以他还不打算收手吗,还要去伤害穆沐的家人,在公司的时候,虽然这个妹妹做事不带脑子,但却对她说真心实意的。

  柳青提激动的说:“邢越,既然我留在这里,不能平息你的怒火,我这人不会做没有意义的事,所以我决定离开,你不用再跟我说太多,没有用的。”

  让她留在这里,看着朋友一个一个受到伤害,虽然不是因为她个人原因,但是她真的很难受,还不如选择眼不见为净。

  邢越着急追上她的身影,迎面而来的,却是用力的关门声,风犀利的刮过他鼻尖,警示他再靠近会痛。

  他手锤着门,一下下,似乎不厌其烦:“青提,我不想你离开,你留下来好不好。”

  柳青提捂住耳朵,听着他声音很久很久,她手抓住被子,直接拉起,把整个人盖住,直到后半夜,兴许是因为困意袭来,她陷入沉睡。

  次日早晨,她打开门,邢越的身体直直倒下,她盯着他,神情显得呆滞,他昨晚都没回自己房间睡吗。

  她俯身摇晃他身体,察觉到他体温有些异常,于是摸上他额头:“邢越,你发烧了,走,我带你回房间。”

  就近原则,她把他扶回自己睡的房间,被窝还是暖和的,她拉起被子盖住他身体,走进厨房找到生姜。

  之前看邢越都是切成整齐的丝,然后煮出来的姜糖水,又辣又甜,她耐心的去掉皮,然后拿刀切,看着砧板上奇形怪状的模样,她有些歪脑袋,算了,其实也差不多。

  她把生姜放进锅里,再添水,拿起一包用的只剩下半包的红糖,这么多水,应该放完也没事,于是她把口子撕的再大点,看着红糖哗啦啦的洒进锅里,她满意的盖上盖子。

  煮了很久,水都快干了,她才关掉煤气,这时,屋里传出咳嗽声,她立刻跑进去:“邢越,你感觉怎么样?”

  他咳嗽几声,拿起柜子上的水杯一饮而尽:“你在煮什么?”屋子里一股怪味,肯定是她又动厨房了。

  “你发烧了,我给你煮了红糖姜水,你等等,我给你盛一碗过来。”

  柳青提又马不停蹄的回到厨房。

  她拿起勺子往锅底捞,只是这红糖姜水怎么和邢越煮出来的不一样啊?正当她犯愁,邢越走到她身后。

  “这是你煮的?”他看着碗里粘稠、黑乎乎的东西,连勺子都粘的很紧。

  “嗯,就是不太一样,你尝尝。”柳青提把一勺子的黏糊递到他嘴边。

  凑近他闻到一股红糖味,无奈的伸手揉揉她脑袋,这次没把厨房点着,她已经进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