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380章 做我的妻子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380章 做我的妻子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380章 做我的妻子

  邢越把她手里的碗,放在桌面上,轻咳几声:“青提,你不走了吗?”

  她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:“走,还是要走的,可是最近没有航班,最近的也是后天,我不是为了你留下的。”

  既然留下没有什么用,那她还不如去过自己的生活,邢越这边,她说彻底不抱希望了,就这样吧,各自安好,有一天如果再见面,还是朋友。

  邢越忍不住捏紧拳头,所以他们只剩两天的时间相处,他浑身突然不稳的向后仰,柳青提眼疾手快接住他身体:“你不舒服,回房间好好休息。”

  在她拉起被子盖住他身体时,他突然抱住她身体:“如果,如果我收手,你还愿意留下吗?”

  柳青提看向他:“我留下来做什么?又能做些什么?”

  邢越哽咽着:“做我的妻子,我会一辈子对你好。”

  “在你逃婚那刻起,还有你的逃避,我们,婚礼就结束了,邢越,你该明白,不是所有事,一句道歉就可以推翻重来,这一年里,我们经历了这么多,你对我的爱,对我的信任远远不够,我真的很迷茫,我想逃了。”柳青提这次没有挣脱,而是十分平静的说出这些话。

  逃?她要逃到哪里,就真的打算和他老死不相往来了,邢越抓住她的手:“青提,我不会让你离开的。”

  她要是想走,没人能拦的住她,她走出厨房:“冰箱里什么都没有了,我去买点吃的,你在这里等我。”

  邢越盯着她离开,他拿出手机打给岳汀:“巴园只是个无辜的人,我要你去和巴婶道歉。”

  岳汀停下手上的动作,这些年,死在他们手上的没有一个是无辜的,如果他不杀巴园,死的就是他们,老三干的事,是要枪毙的,不然这么多年,他不会让老三藏于幕后。

  “少爷,你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,我不会再翻起这件事,巴园是你的兄弟,老三也是我拜把子的亲兄弟。”是兄弟以后就是有钱一起花,有酒有肉一起吃,他绝对不会看着老三出事。

  “好,那你就是选择跟我决裂。”邢越挂断电话,订了张机票,亲自前往国外的公司,找律师拿回权利。

  柳青提提着很多东西回到公寓,找了一圈都没见他人,她挠了挠头,这人还生着病呢,怎么到处乱跑。

  门铃响起,保镖恭恭敬敬的站在门口:“柳小姐,老板让我们告诉你一声,他出国了,有事。”

  柳青提下意识开口:“他还生着病呢,有什么要紧事必须现在出国啊?你们这些人也还是拿钱办事,一点都不可靠。”

  他就是个传达员,怎么传个话还得挨骂啊,这事儿,以后他不干了。

  柳青提关上门,生着闷气坐在沙发上,打开电视机,想让偶像剧甜到齁牙的画面,抚平她内心的愤怒,可是却没想到,她却一直喋喋不休。

  “这人都不爱惜自己的身体,她跟着关心凑什么热闹啊,自己生着病都不知道好了再出门,非得现在急着出门吗,是赶着去投胎啊。”

  这时手机铃声响起,她拿起没好气的说:“有事吗?”

  张军浩还以为打错了,特地拿下来,看了眼号码,没错啊:“柳青提,你这是吃炸药啦,怎么语气这么冲,谁又惹你生气了?”

  “没谁,你有事快说有屁快放,我很忙。”柳青提烦躁的说。

  “你烦什么,你回家了,每天吃饱就睡,还说我们说寄生虫,你也差不多意思,出来吧,咱们来一局。”张军浩兴冲冲邀请。

  她知道他说的来一局,是赛车,平时他们聚在一起经常玩的:“我不在家,我没上飞机。”

  “你没上飞机?那你现在在哪里?不会被邢越拐了去吧?我去,你这玩笑开的真的有点大了。”张军浩忍不住挠头。

  “我在邢越这里,但没有被拐,两天后的飞机,你自己玩吧。”柳青提烦闷的挂断电话。

  国外,邢越知道这些一直跟在岳汀身边打拼的元老,肯定不会服他,所以他只负责把公司的水搅混,逼岳汀出面做决定。

  巴园本不该死的,所以这最后一步,他必须要给巴园一个交代,给巴婶一个道歉,虽然可能弥补不了什么,但他总要去做些什么,总比一直坐以待毙好,还有一些听说他事迹就连夜变卖财产离开的,他已经不想再找了,这种日子,他真的过得很累。

  他强迫一些老员工听他号令,还有比较极端的方式,辞退员工,弄得公司上上下下乱糟糟的,甚至用罢工抗议。

  公司一下子无法运转传到岳汀耳朵里,他坐在沙发上焦虑不安,老六煮好咖啡端出来,每人一杯,老三主动拿起一杯咖啡靠近他。

  “老大,你在想些什么?”

  “邢越到总公司大闹,工人罢工抗议,公司一下子可能没办法恢复运作。”岳汀深深蹙眉,总公司也是他的公司,他怎么可以做出这种事情。

  损害公司利益对于少爷来说,到底有什么好处,他百思不得其解,心里有很烦躁。

  老三知道少爷想要什么,于是他认真的说:“大哥,阻止这件事,只能我出面道歉,把整件事说清楚。”

  “你疯了,要是警察重新调查那件事,你是会坐牢的,你想死吗?”现在是法治社会,已经不是花钱就能掩去所有的案底,岳汀激动的呵斥。

  老三气愤的说:“我宁可死,也不愿看到少爷在糟蹋大哥的心血,这个公司,是大哥拼尽全力得来的,我必须要护住。”

  “这件事不许再提,明天我就回公司,和少爷好好谈谈。”岳汀起身,拖着沉重的身体上楼。

  老三还想追上去说清楚,这件事明明就是他闯的祸,怎么能让大哥伤神解决呢!

  老二走出来,拦住他:“他是我们的大哥,也是一家之主,我们都要听他的,你不要乱来,免得把事情弄的复杂。”

  “二哥你说,我们对少爷掏心掏肺的,他怎么转过身对付自己人。”老三握住他肩膀,愤愤不平的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