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381章 我们各退一步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381章 我们各退一步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381章 我们各退一步

  老二淡淡的说:“在我们还没出现时,纪家就是他的家人,可是纪家做出这样的事,那一瞬间,真的全世界都背叛了他。”

  老三听到他这么说,瞬间就没话了,本来也是他们理亏,现在突然让少爷承认他们,把他们当家人,哪那么容易的事情,算了,他还是什么都不做,交给大哥处理,如果实在没法子了,他再出面以死谢罪吧。

  次日岳汀做私人飞机回到公司,看到少爷坐在他办公椅上,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。

  “少爷,你有你家人的交代,我也有我的兄弟要保护,我们各退一步,这个歉我可以道,我也可以负责巴园家里的一切开支,但是我不能告诉他们巴园真正的死因。”岳汀谈判的口吻。

  这也许是两全其美的方法,但他还是觉得岳汀差点诚意,他直勾勾的打量岳汀什么话都没有说。

  过了很久,岳汀忍不住询问他的意见:“少爷,你觉得怎么样。”

  “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?”邢越询问。

  “少爷,你想知道的事情,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,我不知道我隐瞒你什么。”岳汀嘴角微笑,表面很是恭敬,一点都不懈怠。

  邢越忍不住询问:“为什么不把真相说出来,每个人不都应该为自己做过的事情而负责吗?”

  这是加入岳汀之后,岳汀教会他的第一件事,这些曾经背叛过父亲的人,是不配拥有好的生活,怎么轮到岳汀就不一样了。

  “我们不是坏人,那批货在还没送出去之前,就被我发现了,我赔了很多钱,才把这批货销毁,最后还差点没了命,我们得罪的是一些亡命之徒,他们平时靠着走私赚钱。”

  他深深叹了口气:“这件事不是我不愿意说出来,而是时间相隔太远,很多证据都已经销毁,在他们看来,那些货就是我们走私的,我们什么都没有做过,凭什么要担这个罪名?”

  “少爷,这已经是我最后能承诺的决定,如果你觉得还不够,随便你闹下去,公司没了,也是你父亲的心血。”岳汀起身朝办公室门口走去。

  “慢着,好,就依你说的做。”邢越安排了辆私人飞机,即可启程回纪家的老家。

  村子里的人可能一辈子都没见过真正的飞机,天空突然出现这么大的一辆飞机,这可是稀罕事,几乎整个村子里的人都聚集了。

  飞机停在荒了的田里,邢越从里面走出来,径直朝巴园家里走去,村子里的人充满羡慕的眼神,追着他身影,直到巴婶家。

  “巴婶,好福气啊,竟然有这么贵气的亲戚。”

  “是啊是啊,有钱了,千万别忘了我们啊。”

  巴婶刚好在院子里磨豆腐,听到这些人一人一句,洗干净手走出去,就看到邢越站在门口。

  她擦干净手,领着他进屋:“邢越,你杵在门口干啥子,快进来啊。”

  岳汀跟在他身后走进院子,巴婶朝门口张望:“巴园没跟你一起回来吗?这孩子,肯定在外面野了,这么久也不知道给家里来个电话,你等着,我去倒碗水给你们。”

  岳汀伸手接过递来的碗,一饮而尽,一点都没有嫌弃脏的意思,他们之前训练的时候,环境比这个困苦的多,所以这个对于他来说,算是安逸的。

  邢越看到他是带着诚意来的,于是含了几口水,便把碗放在木墩上,扭头盯着门外围堵久久未散的人。

  巴婶看了眼,走到门口:“诶,你们都没事干是不是,杵我家门口做什么,改天,改天,我把酿的酒拿出来,吃好喝好。”

  他们一听巴婶还惦记他们,大家乐呵呵的就抬步回家了,整个院子只剩下鸡鸭的叫声。

  巴婶看着他从进屋到坐下都一句话不说,心里总觉得不是很踏实,她询问:“邢越,你实话跟我说,是不是巴园在外面惹什么事了?”

  邢越跪在地上,巴婶伸手想去拉他,但是看到自己常年干农活,连指甲缝隙都是黑乎乎的,再看他身上的衣服整整齐齐,干干净净,她又停住了,怕弄脏他的衣服。

  “邢越,你这是做什么啊,你快起来,这可使不得,使不得。”巴婶无助的看向邢越带来的人。

  岳汀坐在一旁也是一言不发,他们就像是带着什么重大的事情来见他的,她心里嘀咕着,似乎有了答案。

  她身体不稳的朝木墩靠去:“是,不是,巴园在外面惹了什么祸事?”

  邢越鼓起勇气:“巴婶,是我没照顾好表弟,他在。”

  他特地看了岳汀一眼,忍不住开口:“他工作的时候,不小心摔下楼,人没抢救回来。”

  这时岳汀主动站出来:“我是巴园的老板,这次来主要是提赔偿,你们有什么要求,我都会尽量答应。”

  巴婶手撑着木墩看向他们,用力摇着脑袋:“不,你们说的不是真的,巴园这孩子从小福大命大,天花都没要他的命,他怎么就死了呢,肯定是你们在跟我开玩笑。”

  邢越从口袋掏出巴园从小戴在脖子上的铜钱,巴婶手颤抖的接过,看到上面的缺口,难过的哽咽起来,紧接着眼泪就落下了:“是,是巴园的东西,我儿啊!”

  她仰头喊了声,跌倒在地上,屋里的老伴儿听到声音,立马走出来:“你怎么了?”

  她把红绳举起,让他看到铜钱上面的缺口,她难过的摇晃着头:“他们说我们儿子死了。”

  巴叔看向他,邢越肯定的点头,随后垂下脑袋,他们两夫妻只有一个孩子,巴园又是独子,从小能干,惹人喜欢,他知道巴园去世,他们一时半会儿肯定接受不了。

  巴婶揪着他衣领,用力拽着:“你不是医生吗,你怎么没救活我的巴园,你还我儿子,还我。”她伤心过度,一下子晕了过去。

  随后他们几个人惆怅的围着木墩坐下,岳汀率先打破安静:“你们有什么需要尽管告诉我,只要我能做到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