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382章 分手两字,太过沉重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382章 分手两字,太过沉重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382章 分手两字,太过沉重

  巴叔拿着细长的烟斗,狠吸了一口,随后吐出白烟,苍白的眼眸带着憔悴:“人都没了,还要啥钱啊?”

  巴婶醒来后,一直在那里抹眼泪,邢越深表愧疚:“对不起,是我没照顾好巴园。”他当时要是能快点进去,说不定巴园就不会死。

  巴叔虽然大字不识几个,但道理还是懂的,邢越是医生,每天都忙着救人,哪有时间看他儿子啊。

  “巴园的事不怪你,只能说这孩子命里有一劫,老天爷也不许他躲过去,邢越,大老远来一趟也不易,要不然就留下来吃顿饭吧。”巴叔看向他,嘴又狠吸了口烟,满脸的惆怅。

  岳汀看着他们难过的神情,顿时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做错了,这两夫妻都不要钱,也什么都不要他做。

  “巴叔,今天来,主要就是交代巴园的事,巴叔,从今以后我就是您儿子,你有什么需要尽管找我。”

  在纪家穷的吃不起饭时,是巴叔和巴婶给了他口饭吃,让他不愁三餐温饱,这份情他要还,而且要还一辈子。

  巴婶难过的说:“好孩子,就是我们巴园死的时候,我们都不在身边,也不知道他还有啥想的。”

  “巴园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们,所以,以后就由我代替巴园照顾你们。”邢越认真的说。

  “好孩子。”巴园湿了湿眼眶,他们两夫妻对视了眼,可是他们只想要他们的巴园,这孩子怎么这么命苦,还没成亲就死了。

  这让他们白发人送黑发人,他还没留个种,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,他们一下子就愁白了头。

  岳汀开口,尽量把诚意做足:“我在市区给你们买套房子养老,以后你们的生活费用,也由我给,希望你们可以理解我。”

  巴婶难过的哭起来,巴叔觉得她的声音烦躁的有些挠心,于是开口:“哭哭哭,你就知道哭,当初我就不同意巴园跟着邢越去城里,你还亲自去求邢越,现在好啦,儿子回不来了。”

  巴婶撕心裂肺的喊着:“我当初是觉得城里的机会多,姑娘也多,这以后巴园能讨个城里老婆回来,我们也有面儿,谁知道会没命啊。”

  “要什么面子,面子哪有命重要,你,你,滚去做饭。”巴叔气急败坏瞪着她。

  巴婶被他凶的,也知道这件事不能再深入说下去:“我,你别动怒,你身体不好,我现在就去做饭。”

  他们拗不过巴叔的坚持,便在这里吃了晚饭才离开,他们坐在直升飞机上,岳汀坚定的说:“我以后会照顾好巴园的父母。”

  邢越盯着飞机窗外,整个城市的房屋都尽收眼底,很美的一幅图,他拿出手机:“青提,在家里等我。”

  他已经把事情处理好了,他想第一时间和她说,而此时,张军浩和她坐在一张沙发上,他喝酒,她吃着菜。

  她拿起手机看了眼信息,喝了口果汁缓缓开口:“邢越要回来了。”

  张军浩心里咯噔了下:“回来了?回哪里?这里吗?”他从她眼神里得到肯定,猛的从沙发上站起来。

  “我靠,那不是捉奸在床了吗?我现在就走。”他捞起外套,拎起鞋子就往门口跑,这动作熟练的,让人以为他经常干这种事。

  柳青提淡定的起身:“我们两什么关系?”还捉奸在床,就怕睡在一张床上,邢越也以为他们只是在纯睡觉。

  张军浩也觉得,他们什么关系啊,明明就什么关系都没有,他紧张个锤子,于是他冷静的坐回到她身边。

  “你说的对,我显得越紧张,就越证明我心虚,来,继续喝。”张军浩举起酒杯。

  柳青提吸了口麻辣小龙虾的汁:“不过,你还是要回避一下,最近邢越情绪上有些反复无常,可能看到你,还以为我在出轨也不一定。”

  被她这么说,搞得他又有点紧张:“你和邢越什么时候和好的?真打算在这里跟他相守一生了?”

  她吮吸了下手指:“没有,我明天的飞机。”

  张军浩又缩回身体:“关键邢越最近风头正盛,再加上我之前有又给他下马威,我怕他打击报复我,我爸已经警告过我了,不让我惹事,不然就把我扫地出门。”

  柳青提停了下手上的动作,:“你不是独生子吗?你爸宝贝着呢,怎么舍得把你扫地出门。”

  “就我那个后妈,应该是属猪的,给我生了两个妹妹,今年还生了个弟弟出来,所以我现在的地位是直线下降,可能再过段时间,我真的走投无路了。”张军浩叹了口气。

  她同情的点点头:“是挺可怜的,那你快点走,这里交给我收拾。”

  张军浩拎起东西,给她竖起大拇指:“仗义,改天再找你喝酒。”

  他打开门走出去,他离开后,柳青提继续吃,吃的很嗨,停不下。

  过了会儿邢越走进来,闻到屋子里有酒味,他换了鞋走进去:“你喝酒了?”

  “没喝,是张军浩喝的,他临时有事先回去了,你找我有事吗?”还特地发信息给她,让她在家里等他。

  “我已经解决了所有的事,青提,你可以留下来吗?”邢越诚恳的问。

  “邢越,我跟你说过,很多事情,不是你一句道歉就可以重来的,我不会留下来,所以你不用再说了。”这个问题,她不想再谈,明天得飞机,她想给彼此留下个好印象,以后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。

  “你不是说过,只要我收手,你怎么样都可以,我只是想你留下来。”邢越有些郁结。

  “邢越,你已经不是我最初遇见的那个你,我们可能…”她用力的摇头,分手这两个字,真的太过沉重,她真的说不出口。

  但很多事情,有了开始,就会有结果,她或许应该再明朗点,她张口要把分手的话说出来,却被他打断。

  “青提,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,除非我死!”

  他坚定的把话说出来,似乎和她打算纠缠到死,绝不可能放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