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384章 你要不然考虑下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384章 你要不然考虑下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384章 你要不然考虑下

  提到这件事,邢越下意识看向她,她有些错愕,上次的事?应该说的是她撞见他们在房间里的那次,就说他们两个怎么搞上了,原来是元雅华撮合的。

  要是她没想错,连药也是元雅华教纪紫君用的,还真是不走正规道路的人,歪路特别多。

  有其母,女儿能差到哪去,说不定又是把邢越诱惑回去,继续为纪家卖命,不过现在邢越钱多了,利益又该重新计算。

  反正她是看明白,至于邢越有没有看明白,这个不归她管,柳青提有些不耐烦:“我,先回房间,你们慢慢聊。”

  邢越抓住她的手:“没什么要回避的。”

  柳青提扭头,疑惑的看向他,她是担心她待在这里,会影响他们的发挥,要是让她知道不该知道的事情,那还得了。

  他冷漠的看向纪紫君:“以后不要再来找我。”

  纪紫君盯着他,看到他已经不再心软,只能气急离开,再回去想想办法,一定要让他回家。

  直到凌晨,家里的门才有了动静,纪紫君打开灯:“妈,你怎么又这么晚回来,身上还一股酒味?”

  她指尖拎着包,轻轻一放,模样妩媚的看向纪紫君:“我为什么喝酒,我高兴呗,我回不回来,还用跟你报备啊。”

  纪紫君拎起抱枕放在腿上,拳头气愤的砸了几下:“妈,你知道哥现在有多过分吗,他现在完完全全被柳青提洗脑了,连我撒娇都不管用,你说柳青提干嘛处处针对我们家啊?”

  元雅华气愤的说:“别再跟我提那个白眼狼,要不是他,我们怎么会过成现在这样,他现在宁愿去给别人当儿子,都不愿意进这个门,这十多年,我养他有什么用。”

  纪紫君见母亲还是第一次对她这么凶,她有些害怕的往旁边坐些,元雅华指着自己说:“你看看我现在这个年纪,不说年轻,但起码也是风韵犹存,可是我偏偏要守着一个残废丈夫,还得每天绞尽脑汁还钱,我现在都不想活了。”

  她动容的抱住元雅华:“妈,你别这么说,你还有我,以后我们一起还债,这样会轻松很多。”

  元雅华可怜的抚摸她脸颊,谁不想自己的孩子过得好:“女儿,现在有个机会,我们可以重新开始,你愿不愿意跟我离开这里?”

  “留爸一个人在这里吗?我们不可以带上爸吗?”

  元雅华觉得她这个女儿有些不开窍:“这债务怎么都要有一个人留下来撑着,不然我们走到哪里都过不好。”

  她毕竟姓纪,总不能去害自己的亲生父亲,这种事情她做不出来,也不能让她母亲去做。

  她用力握住元雅华的手:“妈,我们一起踏踏实实把哥的钱还清了吧,只要我们一家人在一起,总是开开心心的。”

  她盯着纪紫君,这个女儿是带不走了,她过惯了大手大脚的日子,怎么可能会适应以后紧巴巴,扣扣搜搜还债的日子,所以即便纪紫君不走,也不会影响她离开的决定。

  只是邢越竟然做巴婶的儿子,这件事传遍了整个村子,原本听说他儿子死了,还有些幸灾乐祸,谁让他们家一直瞧不起她只生了个女儿。

  现在好了,他们家连唯一能传宗接代的都死了,没有什么比这件事更让人开心,可是这个邢越,竟然跑去当他们家亲属,这不是在给她难堪嘛。

  此时邢越正在厨房里一顿忙活,都听做饭的阿姨说了,她做的饭青提都不怎么吃,饿了就点外卖。

  他利索的处理食材放进汤锅里,最近看她瘦了很多,该好好补补。

  柳青提抬起手臂看了眼时间:“邢越,你不是说有份礼物要送给我吗?”有礼物就快点拿出来,她还赶着上飞机呢。

  邢越把炒好的菜端出放在桌面上:“先吃饭。”

  “我有点晕车,不吃东西。”反正他也知道她要离开这里,那索性她就把事情说开。

  邢越淡淡的说:“你不吃点东西,会饿,等一下我送你去机场。”

  柳青提狐疑的看向他,可却从他眼眸看到了确定,她忽然又有些相信了。

  外面那些司机,反正是她坐过的车,开的一个比一个不要命,也就自己开,和坐邢越的车会舒服些,于是她拿起筷子,夹起菜塞嘴里。

  邢越期待的看向她:“味道怎么样?”

  柳青提认可的点头,他的手艺还能有差吗,他要对自己手艺自信,她吃了好几口饭,突然感觉脑袋晕眩,她抬头看向他,感觉他脑袋一直在晃,她这才意识到她被下药了。

  她该明白,邢越在这件事上,怎么可能会突然好说话了,她直直朝桌子杵。

  邢越眼疾手快接住她脑袋,俯身将她抱起来,朝房间走去,他拉起被子盖住她身体,温柔的抚摸她脸颊。

  “青提,这个就是我送给你的礼物。”

  柳青提再次醒来,已经是第二天清晨了,她气急败坏的冲出房间:“邢越,这次我不会再相信你了,我要搬出去。”

  邢越拿出手机,当着她面给她订机票回家:“最早的一班机也是后天,你要不然考虑下,在这里住两天?”

  “住你个头,我要是再相信你,我柳字倒过来写。”柳青提气鼓鼓的说。

  邢越搂着她腰:“这两天,我们都出去吃,这样你放心了吧。”

  柳青提抬头看向他,他又在玩什么把戏,邢越拿出热牛奶,举起给她看:“或者,我可以把食物尝一遍,你确定没事了再吃。”

  她跟他吵的都有些口渴了,她直接拿起热牛奶,一喝喝半杯,然后把杯子重重放在桌面上:“邢越,我告诉你,我是不会留下来的。”

  “这个城市所有的酒店都客满了。”邢越看着她离开的背影,淡淡的说。

  柳青提愣住,扭头看向他,双手叉腰,他又搞什么鬼,他把酒店都包下来了?

  “邢越,你就是不想我好过。”

  邢越端着煎饺走过去:“我很关心你。”

  她跟他吵着都有些饿了,于是拿起叉子戳着一个饺子放嘴里,这馅挺好吃的,于是她又吃第二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