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387章 我今天突然不怎么想喝酒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387章 我今天突然不怎么想喝酒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387章 我今天突然不怎么想喝酒

  元雅华眼眸很是缠绵,她指尖划过他脸颊:“所以,你是后悔收留我了?男人都一个德性,你直说就行。”

  楚勤平狠狠吻上她嘴唇:“怎么会呢,我只是在担心,警察找到你,你就不能再留在我这里了。”

  元雅华转身抱住他:“那你就想办法让我永远跟着你啊。”

  一场激烈过后…

  楚勤平轻轻搂着她:“雅华,我想好了,要不然,我们结婚吧,这样你就能永远留在我身边了。”

  元雅华佯装感动,眼泪在眼眶里打转:“勤平,你真的愿意娶我,这的不介意我结过婚,还有个孩子吗?”

  楚勤平认真的说:“都到我们这个年纪了,怎么可能没结婚呢,我也结过一次在国外,不过最后是和平分手,我们没有孩子,我分走了她一半的财产。”

  一提到钱,她就来劲了:“那你很有钱吗?”

  楚勤平温柔的笑了笑:“也不算,干律师这行业,有案子的时候才能赚钱,没有案子,也只是吃保底工资,我比较惨,我是律师事务所创始人,整栋楼的租金,员工费用,都压在我身上。”

  元雅华听不懂他的意思,只以为他在说开销巨大,眼神又暗了暗:“那你的意思是,你律师楼在亏钱?”

  他接到过很多案子,都是女方看中男方的钱,然后为了钱而打官司,他认为她不会,但是律师楼里的弯弯绕绕,不想她牵扯其中,于是想了想说:“还行,不亏不赚,勉强维持生计。”

  元雅华眼底暗沉,那他的意思就是没钱呗,没钱还拉着她做什么,想让她从老纪那坑里出来,再跳进他这个坑里,陪他一起拖着这不赚钱的律师楼度日吗,她是不愿意的。

  她想过上流社会太太的生活,每天满脑子就想着怎么打扮自己,知道哪里的包好看,衣服不会撞衫。

  可是她现在呢,在过什么日子,每天醒来,就要面对没腿老公,每个月还有债务要还,她真的一刻都不过下去了。

  她眼睛突然闪过一丝精光:“勤平,以后我们结婚,财产是不是应该归我管?”

  楚勤平心里对她没有丝毫的防备:“对,那当然,能娶你这么个漂亮贤惠的老婆,是我之幸。”

  邢越把手机放到桌面上,面无表情的看向他们:“你们回去吧,我会派人去找她的。”

  纪叔看着他,心里有些失落,他现在都不愿意叫他叔叔了。

  纪紫君厚着脸皮靠近他:“哥,平时都是我妈管钱,她这离开,什么也没给我们留,刚才打车是我最后的零花钱,哥,你可不可以给我点钱。”她眼神哀求着。

  邢越拿出钱包,从里面拿出一沓钞票放到她手里:“记在要还钱的账上。”

  纪紫君忍不住咬住嘴唇:“哥,你至于跟我算这么清楚吗,你放心,这钱我会还的,一分钱都不会少给你。”

  她气呼呼的推着轮椅往外走,门用力关上,屋里陷入安静,柳青提喝了口白开水,把杯子放到桌面上,却没想到会发出巨大的响声,惊扰了他们两个人。

  邢越搂着她:“刚才紫君说的那些话,你别放在心上,我知道跟你没关系。”

  柳青提听的心口一阵暖意,所以他相信,她是无辜的。

  但是看到纪家成现在这样,她有些担心:“邢越,纪家都这样了,你还逼他们还钱,会不会把他们往绝路上逼啊?”

  邢越眼神冷漠,每次他对纪家心软,晚上都会梦见车祸,在车里的画面,他的父母拼劲全力护住他,只为让他活下来。

  如果不是他们,他的父母就不会死,他现在家庭肯定过的很幸福,都是他们,亲手毁了他的生活。

  “死了更好。”他无意识又带着痛恨说出这句话。

  柳青提被他的话惊到了,什么,他说什么,曾经是他世界中心的纪家,没想到有天会混到这种地步。

  他们坐出租车回到家里,纪紫君坐在沙发上耍着大小姐脾气,不停地说柳青提不好,还诅咒柳青提,说了很多恶毒的话。

  而纪叔却一脸惆怅,拿着打磨纸继续干活,她听到锯子摩擦的声音,还有锤头的敲击声,脑袋就一阵痛裂。

  纪紫君捂住脑袋:“爸,你身为一家之主,就没个法子吗?难怪妈会走掉,你真是没用。”

  纪叔怒吼:“反了你,你说什么呢?”

  纪紫君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,下意识捂住嘴巴:“爸,我朋友约我,今晚就不在家里吃饭了。”她拿起包撤的很快。

  傍晚,邢越煎好牛排,精心摆盘,紧接着门铃响起,他神神秘秘拿了个礼盒进来,但就是不让她看是什么东西,藏进了房间里。

  柳青提不以为意,继续吃着盘子里的水果,过了会儿,屋里的灯突然灭了,她下意识以为停电了,但是电视还在回荡声音。

  她扭头看着身后唯一的烛光,邢越微笑着说:“你们不是喜欢浪漫吗?请坐。”

  柳青提走过去,忐忑的坐下,以前他们属于聚少离多,他是医生,通常一个电话就召回自己的岗位,所以他们很少有时间能出去逛街吃饭,做一些普通情侣能干的事。

  现在他突然跟她说‘浪漫’,这个词真的和他不太搭,在她惶恐的想象画面时,他从房间里拿出那个礼盒。

  邢越递到她面前:“送给你。”

  她看到礼盒里面是新鲜的红玫瑰,她礼貌性地笑了下,并没有想拆开的意思。

  邢越见她似乎有些放不开,于是拆开礼盒,把花拿出来,放到她怀里:“玫瑰花的功效很多。”

  “邢医生,今天是烛光晚餐,不是医学课,是不是应该收收你的专业知识?”柳青提好心提醒。

  “嗯,喝红酒吗?”邢越拧开一瓶红酒,倒进杯子里。

  柳青提拿起高脚杯轻轻摇晃,放到嘴边,顿时有些反胃,她立刻放下:“我今天突然不怎么想喝酒,我以水代酒怎么样?”

  他知道她最近胃口时好时不好,于是往温水里丢进一片柠檬,拿到她面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