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389章 这病不治会死吗?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389章 这病不治会死吗?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389章 这病不治会死吗?

  她哥不在身边,确实有些无助,毕竟年长的,承受的会更多,但有些病不负责任的除外。

  柳青提心软了:“好吧,你在医院等我,我马上到。”

  她拿起小包,看向飞机大门,想着邢越应该还没有离开,于是跑出门口,看到他车才启动,她上前拦住。

  邢越眼眸触及到她时,心里顿时风起云涌,他没想到她最后还是愿意留下来,他立刻刹住车,激动的推开车门。

  却听见她着急的声音:“方便吗,送我去医院。”

  邢越重新系上安全带看向她:“你想去医院了?”之前她不是坚信自己没事吗,说不用看医生,现在怎么又想去了。

  “不是,是穆沐的爷爷,医生已经下达病危通知书,穆庭又一直不出现,所以,我只能去看看。”她认真的说。

  他原本眼眸出现的亮光,一点点暗灭,心里一阵失落,原来她不是因为他才留下的,是他自作多情了。

  邢越收敛情绪:“去哪个医院?”

  柳青提说出医院地址,竟然和他要去的是同一所医院,车子缓缓朝医院出发,一路上,他们沉默不语。

  她是担心穆老爷子的身体,而他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,她始终都不是为了他而留下。

  他们抵达医院,各自朝自己要去的方向走,最后他们背道而驰。

  柳青提找到病房,轻轻敲了敲门,穆沐走到门口,透过门口的透明玻璃,她看到穆沐眼睛红肿,黑眼圈很重,神情憔悴,一看最近挺不好过的。

  穆沐目光呆滞的打开门,看到她来了,眼睛微微发出丝亮光,穆沐用力抓住她手:“青提,你终于来了。”

  柳青提看了眼病床上的穆老爷子,戴着氧气罩,脸色苍白,消瘦了许多。

  她看到这幕忽然有些感叹,很久之前刚看到穆老爷子的时候,他还是个中气十足的老人,身体还很硬朗,再次见面,没想到会这样,真的世事无常。

  穆沐抱住她,轻轻把脑袋靠在她肩膀上:“青提,我真的好累,但是我不能睡,我怕爷爷起来找我,我睡的太死了,没听见。”

  她轻抚穆沐的后背哄着:“我来了,你睡吧,没事,我看着,等穆老爷子醒了,我就叫你。”

  穆沐点头,她真的太困了,快撑不住了,她躺在病房里的小沙发上,拿起毛毯盖住身体,很快就睡死过去。

  柳青提拉过一张椅子坐下,拿出手机开了局游戏,时不时看向病床上的人,就这样一直守着。

  邢越赶到手术室,只见纪紫君坐在长椅上等着,他走过去,居高临下看着她:“他怎么样了?”

  纪紫君无助的抱住他大腿,把脑袋靠在他腿上,眼睛明显流泪后被风干的酸涩,显得有些空洞。

  邢越没有第一时间推开她,因为他很清楚,她现在的心情很难过,她这样做,心里应该是没有别的目的。

  纪紫君缓缓开口:“之前我还和妈妈有联系,是她让我讨好你,最好能让我们不还债,后来我真的彻底失去了她的消息,联系不上,我爸这段时间,为了还债,没日没夜的做木工,最后自己倒下了。”

  她真没用,什么都做不了,只能看着父亲这么累,她要是会做点什么就好了,她现在甚至都有些怀疑,母亲利用了她,然后跑路了。

  回想起那晚母亲和她说的话,她心里已经有些笃定了,当时她也就一头脑热,想把这些全部推到柳青提头上,这样好让哥和柳青提分开,可是没想到,哥这么相信那个女人,到现在都好好的。

  还有哥说她父母撞死了,他的父母,这件事虽然一直被她家里否定,但是事儿说多了,似乎也有点相信了。

  纪紫君没有任何情绪的说:“哥,你说人是不是不能做坏事啊,做了坏事就会遭到报应。”

  他们家就是遭报应了,现在只剩下她一个人了,眼前的哥哥,已经不再是她能依赖的家人。

  邢越想到自己的父母,忍不住开口:“有时候好人也活不长。”

  纪紫君吸了吸鼻子松开手:“不管怎么样,还是很谢谢你,让我跟祥叔学手艺,至少我是感兴趣的。”

  邢越觉得这件事应该要解释下:“你学糕点,是青提提议的,也是她和祥叔说了很多,祥叔才收下你。”

  不然以她之前的大小姐脾气,又嫌弃脏,祥叔是不会收她的,这一切都是青提在后面促成,他什么都没做。

  纪紫君整个人愣住,没想到柳青提照顾她到这份上,不过,肯定也是看在哥的面子上,所以才这么帮她的,别想她会向柳青提道谢,崇年的事她还没跟柳青提算账呢,现在顶多算是一笔勾销。

  手术室的灯暗灭,医生从里面走出来:“病人得了肺炎,要住院治疗。”

  纪紫君冲上前:“医生,住院治疗要花很多钱吗?”

  她可能没有那么多钱,这病不治会死吗?她眼神诚挚的看向医生。

  “你们这些做儿女的,家人病了,你们都不注意,偏要等到病情严重才送进来手术,肯定少花不了钱。”

  被医生这么说,她脸颊顿时红透,她的确平时很少关心家人,她每天都在学校,和那些同学聊名牌包包,做什么兼职才能买的上。

  对了,她在学校还有几个名牌包,把它们卖了应该能交上费用,于是她急忙跑出医院。

  邢越看着她急冲冲的身影,从钱包拿出卡,去缴费窗口缴费,然后走进病房里,守着他。

  直到中午,他拿出手机打给青提:“你还在医院吗?吃过饭没?”

  他不说,她还没感觉到饿,她看了眼时间,都这么晚了,她偏头看向睡在沙发上,一脸香甜的穆沐。

  “还没有,我还在穆老爷子病房里。”柳青提认真的说。

  “我点些吃的,给你送过去。”邢越不由分说挂断电话。

  她还想拒绝来着,她自己可以的,见电话已经挂断,她话到嘴边,又咽了回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