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392章 我不是非得要你照顾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392章 我不是非得要你照顾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392章 我不是非得要你照顾

  那些人听到她这么说,眼神乱瞟着,很明显的心虚,警察也看出端倪,走过去:“在场的人手上,有没有拿着你的包?”

  纪紫君扫过一眼,这些人平时好吃懒做不说,关键时候还不带脑子,她把其中三个人手上的包拽下来。

  那些人蹭的下站起来,一下子就有意见了:“你干嘛拿我们的包。”

  警察听见聒噪,带着威严的面孔看向她们,她们立刻龟缩回自己的位置上,默默不说话。

  纪紫君打开其中一个包,把里面的东西倒出来,包包底部确实是有墨水黑渍,警察当场判定这个包归她。

  过了会儿,专柜专门负责卖包给她的柜姐战战兢兢的走进警察局,她看到警察立刻开口:“警察,我卖的包都是真的,我没有犯法。”

  纪紫君把小票交给她:“你只需要帮我认出两个包就可以。”

  她看着小票上的时间,对这两款包都有印象,这个牌子的包每只都是手工纯制作,所以做出来的成品多多少少都有些差别。

  但这些百分百是正品,用的材料一样,只是手法上有些偏差,她打开这两款包,一下子就说清楚这两包的特别,是独一无二无法复制的。

  带走那个蛮横的女生顿时有些坐不住了,恨铁不成钢的指着她们:“你们干嘛把包背在身上?”

  她们干瞪着眼敢怒不敢言,说好一人背一天,她们就拿去卖,这次轮到她们了,她们挺喜欢这三个包的,也知道错过这次机会,可能就再也不能碰这个包了,所以格外宝贝。

  纪紫君幸灾乐祸的说:“警察叔叔,你听到她们说了吗,她们都承认这三个包是我的了。”

  警察只想赶紧结束这场闹剧:“行了,没事少来这里,你们都是祖国未来的花朵,就应该好好读书。”

  纪紫君点点头,一副受教的样子:“是。”

  她们顿时群起:“纪紫君,你都被学校开除了,好意思在这里装三好学生吗,你是忘记你自己做过的那些不要脸的事了吧,和别的男人勾搭上,还怀了杂种,最后不知道父亲是谁,只能选择堕胎。”

  纪紫君用力捏紧拳头,这个是她最痛的记忆,就这么被这些人揭开,她脸色变得特别难看。

  她激动的说:“你们再说一次试试,信不信我撕烂你们的嘴。”

  “我们做的顶多是贪财,你呢,那是不要脸到极致,你知不知道,就因为你住在我们宿舍,我们出门都抬不起头。”

  “你刚住进来的时候,嘴巴那么能吹,还以为你有多好,没想到就是个表子,恶心死了。”

  “幸好校长把你开除了,不然你睡在我隔壁,我每天都犯恶心。”

  她们说完,直接走出警察局,到了门口还不屑的朝她吐口水,纪紫君气愤的想冲上去撕破她们的脸,但却被柳青提摁住肩膀。

  “这里是警察局,你想干嘛?”她还有父亲等着照顾,真想后半辈子蹲在监狱里啊,柳青提直视她。

  纪紫君拿起包跑出去,邢越和她紧跟而上,邢越开车停在她们两人距离之间,柳青提打开副驾驶坐上去。

  邢越等了很久,见纪紫君没有任何动作,拉下车窗:“上车。”

  纪紫君面无表情的说:“你们走你们的,我跟你们不顺路。”

  邢越指尖点着方向盘,她该不会还想去找那些女生打架,别忘了,她刚从警察局走出来,他不想再来一趟保释她。

  他不容抗拒的说:“上车!”

  纪紫君生气的瞪着他:“别以为你保释我一次,你就能管我了,你之前不是那么讨厌我们吗,那你就继续啊,在这里给我装什么好人。”

  柳青提手附在他手背上:“我们走吧。”

  现在纪紫君浑身带刺,根本听不进任何话,还是让她自己静一静吧!

  邢越送她到公寓楼下:“上去好好休息。”

  “你,你不上去吗?”柳青提看向他。

  “我去医院看一眼。”现在的他做什么都不需要隐瞒。

  她就知道,虽然他逼自己狠,但是他心底还是很软的,他不就是不放心纪叔一个人在医院,所以才要去的嘛。

  柳青提解开安全带,愣了下询问:“邢越,有个问题,我一直想问你,你身价过亿,怎么不给自己换辆好车?”

  之前送他这辆车,就是怕太贵的,他不收,所以特地选了个性价比不错,功能性实用,价格一般的车给他。

  邢越毫不避讳:“因为你送的。”再好的车在他眼里,也不过如此。

  嘴巴这么甜,可惜她是不会考虑复合的,她什么都没说,径直走进电梯。

  邢越看不见她的身影,才开车去医院,他走到纪叔的病房门口,确定纪叔是睡着的,才推开门。

  他坐在椅子上守着纪叔,时不时打开手机看时间,纪紫君怎么还不来医院,是不是找那些同学打架去了。

  眼看时间十一点了,她还是没有来,他有些不放心,想要打电话给她,这时,病房门却突然打开了。

  纪紫君兴冲冲的走进来,从包里掏出一张卡递到他面前:“把手术费,还有住院费的钱还给你,你走吧。”

  邢越盯着卡:“你哪来的钱?”

  “我出去卖的,可以吗,反正你也不管我们死活,就是要钱,只要钱给到位不就可以了。”纪紫君气愤的看向他。

  邢越气急了,想伸手把她打醒,这种话也是该从她嘴里说出来的吗,纪家撞死了他父母,想要他怎么样,感恩戴德?

  纪紫君盯着他严肃的神情,忍不住凑近:“怎么,你不喜欢听我说这些,还想像以前那样打我吗?”

  邢越强忍住内心的怒火:“我走了。”

  “走了就别回来了,我不是非得要你照顾,我可以靠自己。”纪紫君补上一句。

  邢越扭头看了眼,顺手关上病房门,他走到电梯门口,深深叹了口气,希望她是真的长大了。

  他回到车里,打电话给保镖:“查一下,纪紫君的钱哪里来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