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397章 我给孩子找爹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397章 我给孩子找爹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397章 我给孩子找爹

  酒保好奇的问:“小姐,是不是我手艺退步了?”所以她不愿意喝他调的酒。

  “没有的事,是我最近身体不太舒服,不想喝酒。”柳青提淡淡的说。

  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这份工资又高,又对他的专业,他暂时还不想离开。

  酒保倒了杯温水放到她面前,转身就去忙了,她手捧着杯子,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,眼睛看向最热闹的舞池。

  这时,有个男的随着音乐晃动,手拿着酒杯走到她身边:“美女,一个人啊?”

  柳青提很没心情的凑过去:“两个人。”

  他看向她身边,她两旁都没有人坐啊,难道是在等人,他招来酒保,给她点了杯酒:“美女,在你等人期间,我们可以聊一聊,交个朋友。”

  柳青提看向他,怎么还不走啊:“我不找朋友,我给孩子找爹。”

  他下意识打量她,他怎么没发现她是个孕妇,难道是他现在眼光不行了。

  她手轻柔的抚摸肚子:“你想当我孩子爹吗?”

  他伸手拒绝:“抱歉美女,打扰了。”

  他回到一群朋友堆里,看着她在议论什么,柳青提余光看见,面无表情的拿起水杯喝起来。

  邢越拎着保温壶回到医院,他特地赶回去熬了好几小时的鸡汤,大人和孩子喝了都有益。

  他推开病房门,看到里面空空如也,只留下一地的保胎药水,他慌乱的跑到前台。

  查看医院的监控,才确定她往哪个方向离开,他拿出手机不停打电话给她,可她就是不接。

  邢越着急的发动所有人去找,得知她在酒吧买醉,火迅速燃烧全身,他带着人闯进酒吧,命令清场。

  于叔本来在后台打麻将打的好好的,听说有人闹事,立刻带着人杀到前台,却瞧见是小姐和姑爷,他伸手制止他的人,开口道:“把门锁好了,我们继续回去玩牌。”

  邢越朝她走过去,生气的抓住她的手:“你想干什么?”

  “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,邢越,你想干什么?”柳青提看着全场都是他的人。

  “走,我们回家,你现在还怀着孩子,不能喝酒。”邢越抓住她的手,扯着她离开。

  柳青提烦躁的说:“我当然知道,可孩子又不是你的,你管那么多做什么?”

  邢越薄唇微启,欲言而止,青提还不知道那天发生的事,于是板正她身体,十分认真的说:“青提,我不允许你伤害自己,我不管这孩子是谁的,我愿意负责。”

  她凑近,歪着脑袋打量他:“邢越,你会不会太虚伪了!没有哪个男人,愿意为别人的孩子负责,我会把这个孩子打掉,你走吧。”

  邢越难透的皱起眉头,该怎么和她说,这是他们的孩子呢。

  柳青提余光注意到他还不走,于是她拿起包起身,朝酒吧门口走去,他不走,她走!

  守在门口的保镖,看向他,想要他给点暗示,这人到底是拦,还是不拦啊?可他一直没说话,保镖也只能看着她走出酒吧。

  邢越追上去,抓住她的手,认真的说:“孩子是我的,就那天,你没有印象,我们在一起了。”

  四个月之前,他们还因为催眠的事情闹得不可开交,他现在跟她说,孩子是他的,那就说明那段时间,邢越还有在对她用催眠术。

  她严肃的低吼着:“邢越,你知不知道你这是犯法的。”

  “只要你报案,我会供认不讳。”她想让他坐牢,那他就去做,他什么都愿意。

  听到这孩子是邢越的,心里突然涌过一丝暖流,好险不是别人的,她一直都想和邢越有个孩子,但是他身上背负的东西太多了,她担心他不能全心全意回到家庭中,所以带着困惑,秉着负责,硬是没要孩子。

  现在有了,只是邢越对她做的事情,她真的接受不了,甚至她都迷茫不知道该不该留下这个孩子。

  他是个生命,既然是她把他带到这个世界,那她就要负责到底。

  柳青提转身继续往前走,邢越在身后跟着,虽然现在是三月天,没有一月二月的寒冷,但是夜晚的风,还是充斥着寒气,让人瑟瑟发抖。

  邢越脱下衣服披在她身上:“你现在不能着凉。”

  柳青提看向他,在还没想好之前,她不能让这个孩子出事,于是拉紧他的外套,继续往前走。

  他跟在她身后走了很久,他到店里买了杯热水递给她:“渴了吗?”

  她看了眼,拿起喝了口,感觉全身都暖了,她瞧见前面有张椅子,于是走过去坐下,晃动着有些酸胀的脚丫。

  邢越很自然的把她的小腿肚搭在自己的腿上,然后轻轻的按捏,路过的几对情侣,纷纷投来羡慕的目光。

  隔着有些远,都能听到那个女生在抱怨自己男朋友,柳青提呆呆的看着他,难道她要为了孩子再妥协一次,和他在一起吗?

  那她以后想过什么样的生活,相夫教子,还是出去外面打拼?

  邢越搂着她肩膀:“你晚上什么都没吃,饿了吧?我们回家。”

  他不说还好,一说她肚子也跟着配合叫起来,柳青提有些娇气的说:“不是我想吃,是他饿了。”

  难怪最近张军浩说她口味有点重,原来是有了这个小家伙,于是柳青提妥协的起身,跟着他上车。

  邢越宠溺的说:“这段时间你想吃什么就跟我说。”

  之前他还以为她不想吃他做的菜,原来是真的没胃口,他还朝她发脾气,他真该打。

  一下车,邢越抱着她上公寓,将她轻轻放到沙发上,转身走进厨房。

  柳青提看到他在做菜,便拿起桌上的橙子充饥,没过一会儿,餐桌上色香味俱全,她拿起筷子,小口的吃着。

  紧接着邢越坐到她对面,刚才路边灯光昏暗,都没看到他脸颊的红肿,她忍不住说:“你的脸,还好吗?”

  “没事,你还想吃什么?”邢越一直没摘围裙,随时候命。

  “这些够了,我们也吃不完。”柳青提轻轻抚摸肚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