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406章 不是故意要偷听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406章 不是故意要偷听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406章 不是故意要偷听

  邢越看到这些都是受伤的时候,家属一般会买的补品,可她买这些做什么?

  柳青提站在电梯上,看到楼下的保安到处跑,忍不住回头看向他:“你该不会为了找我,联系商场的保安了吧?”

  他挑了下眉,没承认,也没否定。

  柳青提看到他这样子就知道,肯定是他干的,连忙说:“我都找到了,让他们回去吧。”

  邢越一本正经的说:“他们做事效率太低。”明明靠监控就能找到她,非得这么瞎转。

  所以,就打算让他们一直这样了?柳青提不确定的看向他。

  只见邢越牵起她的手,带她走出商场,他打开车门,扶着她上车。

  柳青提透过车窗看向忙的满头大汗的保安,确实效率太低,车子缓缓启动,她见是回家的方向。

  “先不着急回家,去江雨晨民宿看看。”

  现在去,回来肯定很晚了,她是不打算回家吗,即便邢越心里有疑惑,但还是按照她说的去做,只要她开心就好。

  开了半个小时,才抵达郊外,她从车上下来,手扶着腰,感觉腰要断裂了,阵痛中。

  邢越滚烫的掌心抚摸上她的腰,轻轻的按揉,帮她舒缓不适,她抬头看向他,却似乎适应了这种被他照顾的感觉。

  他上前摁了摁门铃,江雨晨在院子里扫地,听到响声,浑身一震,生怕又是上次那波人闹事。

  于是她挺起腰杆,朝外面喊:“都说人不在我这里,你们再来,我就报警了。”

  柳青提走上前:“雨晨,是我们。”

  江雨晨立刻打开铁门抱住她,还警惕的朝他们身后看了眼,还好那些人没来。

  “青提,这几天都把我吓死了。”江雨晨露出小女人的样子。

  都这样了,她还能怎么办,她伸手拍拍江雨晨的后背:“好了,我不是来了吗,那人怎么样了?需不需要送医院?”她只能暂时充当给安全感的人。

  “他好多了,也能坐起来,跟我来吧。”江雨晨带他们进屋。

  她边走边担忧的说:“他要是一直留在这里也不是办法,我这毕竟是要做生意的。”

  他们走进房间,邢越把补品放在柜台上,他警惕的睁开眼睛,看到是他们,身体瞬间放松。

  “谢谢你们,对了,那个号码的人联系上了吗?”

  如果联系上,应该会第一时间来找他的,但是他等了这么久,都不见人来。

  邢越板着脸说:“你们先出去,我有话单独和他聊。”

  柳青提眯了眯眼睛,他们之间有什么秘密不能说给她们听的,江雨晨现在只想把他处理掉,所以邢越能出面,她心里十分感激。

  她扶着柳青提出门,还顺手关上房间门,她看了眼时间:“都这么晚了,你饿了吗,我给你做点吃的。”

  柳青提犹豫再三,还是跟着她下楼,去厨房吃东西。

  邢越坐在床边,表情十分的认真:“你要联系的那人是警察,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
  孙潇表情有些惊讶,他竟然能查出和他接头人的资料,可见邢越不是一般人。

  “你先告诉我,联系上他了吗?”孙潇着急的问。

  “没有。”邢越看向他。

  孙潇脑子快速过滤,忽然间记起那人告诉过他,如果联系不上,就联系另外一个人。

  于是他着急的坐起来:“我要打电话。”

  “如果你不说,这个电话,你恐怕不能打。”邢越威胁道。

  “我如果不打这通电话,我什么都不会说。”孙潇反驳。

  气氛一下子僵持住,现在是他们急着解决他,只要他留在这里多一天,这个民宿就不会太平。

  于是他把手机递给孙潇,孙潇拨通号码,朝电话里说了几个字,电话那头的人瞬间热络。

  他们说的,都是一些他听不懂意思的话,电话只通了几分钟,就挂断了。

  邢越接过电话,现在可以说了?

  孙潇默默打量他,在养伤这段时间,那些人都没来过,应该是他派人保护这里,所以他应该是可靠的人。

  但这件事毕竟事关重大,他不能全说:“我是他派去钱添福身边的线人,目的就是收集钱添福证据,那天之所以会被他们追杀,是因为他们发现我是奸细。”

  没想到他的身份还是保家卫国,他相信这个钱添福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
  “你好好养伤。”邢越面无表情的走出房间。

  他下楼到处寻找她的身影,却在厨房听到她如铃铛般悦耳的笑声。

  江雨晨红着脸:“青提,我炸的肉都快被你吃光了。”

  “我现在是两个人,就算我不吃,我儿子也想吃。”柳青提厚着脸皮看了眼肚子。

  江雨晨瞬间被她打败了:“好,我就当是对干儿子好了,你都知道是儿子了?”

  “有个医生爸爸,就是这点好处。”柳青提笑着说。

  邢越背部贴着墙壁,松了口气,看到她对儿子也是一如的喜欢,顿时就放下心了。

  “诶,肉弄完了,你还想吃点什么?诶,你怎么还吃,也不知道留点你孩子的父亲。”江雨晨认真的说。

  “之前,你不是还嚷嚷着帮我吗,这么快就被邢越收买了。”柳青提佯装生气。

  “我不是觉得邢越挺好的,对你又很体贴,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嘛?”

  “在你看来,体贴就是个好男人?其实我也不确定我能不能做好……”

  这时,门口传来脚步声,她们警惕的朝门口看了眼,邢越瞪着来人,来也不挑个好时候。

  保镖看了眼,脚步慢慢朝后退,直到走出院子,柳青提见他奇奇怪怪的,忍不住走出去,却在厨房门口撞见邢越。

  她脸色低沉下来:“以后你不要做这么无聊的事情。”说完后,她朝院子走去。

  江雨晨走出来,看到他靠着墙,似乎在偷听他们说话,忍不住开口:“其实女人,一旦受过伤,就会变得异常敏感,我看你也对青提真的很好,有什么误会早点解释清楚。”

  邢越朝她走过去:“青提,我,只想知道你有什么未解开的心结。”不是故意要偷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