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407章 什么东西不能拿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407章 什么东西不能拿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407章 什么东西不能拿

  想知道她有什么心结,直接问不就可以了,为什么要偷听人说话,这种行为真的很令人讨厌。

  他见她似乎并没有消气,他知道他不应该偷听,但是每次他想好好和她谈,总是会被她打断,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问下去,他们现在连基本心平静和的聊天都做不到。

  柳青提看向院子里的花,心里充满不解,也不想再跟他说下去。

  江雨晨端着热腾腾的汤面上来:“你们都不要生气了,快来尝尝我的汤面,新菜色。”

  她拿起筷子,夹起面条吹凉塞嘴里:“味道不错,取什么名字?”

  江雨晨手肘杵了他一下:“邢医生,你说这汤面取什么名字好?”

  邢越毫不犹豫:“原谅汤饼。”

  “这个名字不错,青提,你觉得呢?”江雨晨笑着问。

  “不怎么样。”柳青提端着面,背对着他们。

  知道她想当和事佬,但是现在她还不打算原谅邢越,他这次做的真的很过分。

  江雨晨推了下他手臂,眼神暗示他快上啊,现在不说清楚,等到什么时候才说。

  邢越坐到她身边,把碗里的肉挑到她碗里:“多吃点。”

  “你吃你的,我不需要你操心。”柳青提这次没有夹开他给的肉,只是言语上的警告。

  她扒了几口面,瞬间觉得吃进嘴里的东西不香了,再三思考,觉得还是应该把话说清楚。

  柳青提转身看向他:“邢越,我现在的心结,是我根本不知道,待在你身边,我能不能做好一个母亲。”

  “青提,你不要有压力。”他感觉她已经有产前焦虑症了,也许她自己都不知道。

  “我现在真的不知道,该不该留在你身边,我很混乱,我真的,怕以后,不知道谁会后悔,这样对孩子说不定是伤害,所以我害怕。”柳青提认真的面对他。

  邢越凑过去,把她拥在怀里,温柔的说:“青提,不要怀疑我对你的真心,我很喜欢你,很喜欢这个孩子。”

  就是因为这样,她心里才更加没底,她怕有天他说翻脸就翻脸,到时候她该怎么面对孩子。

  倒不如一开始,孩子就不知道这些,这样以后也不用去解释。

  “青提,我会用行动证明,我很在意你的想法,包括你的一切。”邢越眼神透着真诚。

  “你愿意相信我一次吗?”而后他缓缓开口。

  为了孩子,她是不是应该要迈出这步,万一他很好呢!

  邢越见她不说话,心里着急了,他蹲下身,握住她肩膀:“孩子生出来,没到一岁之前,记忆力都不会特别深刻,你可以让我照顾你们吗?”

  夜很静,吹来的风,带着暖意,透着阵阵花香,她看着他真诚的眼眸,竟然失了控制的点头了。

  他激动的满眼欣喜,又带着不知所措,她终于不再抗拒他了。

  江雨晨透过厨房的窗户,看到他们和好如初,嘴角忍不住挂起笑意。

  他们吃完面,时间很晚了,江雨晨从楼上下来说:“给你们收拾好房间了,今晚就在我这里住下。”

  柳青提看向他,他这个人不是一般的洁癖,所以任何出差住酒店,对他来说,可能都是一种煎熬。

  邢越握住她的手,看向江雨晨:“麻烦了。”

  他拉着她上楼,她不确定的歪头打量他:“邢医生,真的不回去?”

  邢越深吸一口气,浑身放松:“来回开车还挺危险的。”

  她嘴角仰起笑意,他这一本正经体谅的样子,还怪可爱的。

  他们路过孙潇房间,听到孙潇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:“邢越。”

  他们停下脚步,柳青提耸耸肩:“我,有点困了,回房间等你。”

  柳青提推开房间门打开灯,手轻轻抚摸肚子,她现在没有精力去多管闲事,而且邢越这么瞒着,肯定是有事情。

  说不定这件事情还很危险,她不知道,也是为了她好,她解开衣服,打开喷洒,让水落在身上。

  邢越推开门走进去,顺手把门关死:“有事?”

  “我联络上我要联络的人,他这几天派去做任务,过几天才能来接我,你这里可以再让我待几天吗?钱,我会照付,双倍。”孙潇不安的说。

  钱添福的人,肯定在外面步下天罗地网,他只要一出去,肯定会横尸街头,他身上还带着钱添福的犯罪证据,他还不可以死。

  邢越睨了眼:“你能不能留在这里,我说了不算。”他直接扔下一句话,就离开房间。

  他在转角处撞见江雨晨,她拿着被单,犹豫了很久才敢说:“孙潇是不是犯什么事了?他什么时候走?”

  “可能过几天。”邢越开口,目的是想让她有些心里准备。

  江雨晨追上他的身影:“离开了雷明,我只想过些安稳的日子,不想碰这些乱七八糟的事,那些人要是知道他在这里,肯定会把我的店给砸了。”

  “不会的。”邢越开口,只要有他在,这些人不会得逞。

  次日,他们离开后,钱添福的人带足兄弟对付他的保镖,他请来的保镖固然能打,但架不住人多,很快就被控制。

  他们冲进民宿,把她从厨房揪出来:“你这里,有没有外来人?受过伤的。”

  江雨晨害怕的抱住脑袋,声音跟着颤抖:“我,我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,我民宿就在这里,你要找什么人,就自己去找。”

  “是你让我们找的。”他手一挥,带来的兄弟立刻往楼上冲。

  而此时的孙潇还在睡梦中,就被带到楼下,他用力拍打孙潇的脑袋:“孙子,你不是很能跑吗,你倒是跑啊,跑啊。”

  他抬脚重重落在孙潇小腿肚上,用力碾压着,孙潇吃痛的咬紧牙关,就是不发出声音。

  他蹲下身盯着犹如丧家之犬的孙潇笑道:“呦,还挺有骨气,你们,把他手脚打断,让他长长记性,什么东西能拿,什么东西不能拿。”

  江雨晨这才意识到,这些人不是普普通通的把人带走,而是要把孙潇往死里整,这是出人命的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