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411章 一脸淡定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411章 一脸淡定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411章 一脸淡定

  邢越挥手,他们抡起拳头就把这些人乱揍一通,弄的这些人防不胜防,混乱中,这些人抱住脑袋。

  “别打了,我们真的没碰她,她自己得了那样的病,谁敢碰她。”

  江雨晨忽的停下脚步,牙齿死死咬住嘴唇:“你再说一遍。”

  “你自己是个什么货,你不清楚吗,我们根本就没碰你。”这人野蛮惯了,即便在这被压迫的环境,能多说一句是一句,起码口头过瘾了。

  她嘴唇泛起了白,用力拽紧拳头,眼睛瞥见地板有落下的刀,她捡起,就朝他们冲去,一刀刺穿他胸口。

  然后她用力将刀拔出,再往他沾满血的那块布料扎去,一刀刀狠狠的刺进去。

  此时的她已经被侮辱的画面,蒙蔽了理智,她心里只想让他死。

  那人倒在地上,失去了意识,血从他伤口渗出,越来越多。

  邢越将他拉住:“再这样下去,他会死的。”

  江雨晨愤恨的瞪着他:“他不该死,谁该死?我做了什么,我要承受这一切。”

  柳青提握住她拽着刀的手:“雨晨,在医院都没把你打倒,在这里,你不能倒下,你杀了他,是要坐牢的。”

  “我现在跟死了有什么区别?”江雨晨用力甩开她的手。

  “雨晨,你清醒点,把手上的刀放下来。”柳青提伸出手,想去抢走她手里的刀。

  江雨晨握着刀,划过她伸过来的手,她下意识收回,只能看着江雨晨把刀架在脖子上,后退,远离他们。

  柳青提激动的喊:“雨晨,你不要这样,你快把刀放下。”

  江雨晨嘴角露出笑容,可眼泪却在脸颊流淌,有些人,在绝望中,笑着笑着就哭了。

  说不管再艰难,也要笑着面对生活,可是这笑里真的有太多的苦涩。

  “青提,在我们三个人当中,你已经很幸福了,邢医生是个好人,尽管他做了很多你无法理解的事,但最后的答案都是爱你的,你可能当局者迷,我却看得很清楚。”

  柳青提扭头看向他,都到这个时候了,扯他做什么。

  邢越低沉的嗓音,透过密不透风的地下室,声音回响着:“人活着就会有无限的可能,死了,就真的什么都没有。”

  他曾经也有无数次可以死的机会,但是那些伤害过他的人,还活的好好的,他凭什么要死。

  “无限的可能,我还有什么可能?”她眼神呆滞着,脚步有些虚晃。

  她抬头看向门口透进来的光亮,像她这种人,活着还有什么可能,都已经是半条腿踏进黄泉路的人了。

  雷明说得对,一个女人基本的事情都做不了,她还算什么女人,她连孩子都没办法生,真的算不上女人。

  她这种人活着干嘛啊,给人取笑吗,还不如死了一了百了。

  江雨晨眼底划过一丝决绝,握着刀又更近了些,就要划过脖子的时候,有只手抓住了刀片。

  她耳旁只听到水滴落下的声音,一滴滴,清脆,让她的心变得异常冷静。

  她感觉手上的刀拿偏了些,她睁开眼睛,看到孙潇的手全是血,站在她面前。

  “蠢女人,你有什么想不开的?”

  江雨晨害怕的松开手,刀立刻被孙潇取走,她无助的说:“我,我。”

  孙潇板着脸:“这个世界比你不容易的人很多,你这样做,无济于事,只会让那些嘲笑你的人,过得更加肆意。”

  她眼神躲闪,想到这些人的老大说,让他把视频发给孙潇,那孙潇是不是知道她所发生的事了。

  江雨晨羞愧的想捡起刀,可是却被他更快一步发现,把刀提的更远。

  柳青提想冲上去安慰她,但被邢越拦住,他牵着她的手走出地下室。

  他犹豫了下扭头说道:“那个能打的,应该快醒了,我们得赶紧撤。”

  另一边,他把钱添福带回警局,双手撑在桌面上:“钱添福,我盯了你几年,你终于还是进来了。”

  钱添福看着手腕上的手铐,却一脸淡定,他进的局子,比这个警官看的女人都多,对付警察他最有办法了。

  “警察先生,我这次又犯了什么法?”

  他把罪证一条条说给钱添福听,钱添福就像在听戏,神情那叫如痴如醉。

  终于说完,不可否认这个警官说的罪证全是真的,但,他猛然睁开眼睛:“警官,现在做事情是要讲证据的,有人证,物证?”

  这时,审讯室的门打开,小警员匆忙跑进来,在他耳边小声说着话,他顿时脸色大变。

  “怎么会这样?”

  他立刻抛下钱添福,走出审讯室,在他关上门的时候,听到钱添福很享受的唱着昆曲。

  他开车赶到医院,在太平间面对两具尸体:“这两个就是人证?”

  手下把他们的资料递给他,他匆匆翻阅了下,烦躁的说:“难怪他这么有恃无恐,原来早就留有后手。”

  孙潇接到消息,急忙赶到医院,如果这次不能将钱添福就地正法,那他这么多年做的事,不过是徒劳。

  他们已经打草惊蛇一次,再想往钱添福身边安插眼线,很难了。

  孙潇着急的问:“你不要告诉我,这次我们还不能抓捕钱添福。”

  他也是一脸惆怅:“理论上是不能,因为我们缺少直接证据。”

  光有钱添福的账本,只能控告他两项罪名,那这些人真的冤死了。

  孙潇用力拽紧拳头,控制不住一拳砸在他脸上:“是你说,会让他承认所有的罪名,你现在跟我说,没有直接证据,你是想我死吗?”

  “没人想你死,现在这种情况,是我想看到的吗,我比谁都想亲眼看着他进去,把牢底坐穿。”他气愤的说。

  医院分别打电话给死者家属认领尸体,电话打到章可可那里,她第一反应肯定是假的。

  可当她到医院揭开白布时,她吓的瘫倒在地上,手颤抖的拿出手机,跑出医院。

  她拨通此时能给予她安全感的号码:“邢医生,你能来医院一趟吗?”

  “你怎么了,是出什么事了?”邢越蹙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