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412章 我想见到你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412章 我想见到你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412章 我想见到你

  “我,我,邢医生,你能来医院吗,我想见到你。”章可可死死咬住手指,浑身颤抖着,嗓音哽咽。

  邢越挂断电话,犹豫了下,还是要出趟门,确定她没事才好。

  他拿起外套,把做好的馄饨端到她面前:“我出去一下,不确定多晚回来,你注意锁好门窗再睡。”

  他想着还是不放心,于是先确定门窗是不是关紧,然后才拿起外套。

  “没事,你出去吧,我可以照顾好自己。”柳青提低头小口吃着。

  邢越拿起车钥匙,往前走一步,立刻回头:“要是出什么事,立刻打电话给我。”

  “好,放心去吧,你真啰嗦。”她催促道。

  邢越在她催促下,终于出了门,他离开后,她看向周围,感觉整个房子空荡荡的,之前有他在,她似乎一抬头就能看到他的身影,有时候甚至会觉得很烦。

  可他才刚走一会,她内心就空落落的,很不是滋味,她可能已经习惯生活里是有邢越的。

  邢越赶到医院,在天平间找到她:“可可。”

  章可可把头从腿间抬起来,看到他,眼神整个都亮了。

  她身体就像刮起了一阵风,直接吹到他怀里,她张开双臂抱住他,感受到他怀里的温度,害怕的情绪降低许多。

  “邢医生,你不是说我爸没什么事,两年就可以出来了吗,他怎么,怎么就死了?”

  之前邢医生还说她父亲在外面出差,要不是她知道留意到蒋庆云的新闻,她恐怕一直都不知道,父亲正在监狱里。

  邢越看了眼,章前程很快就会被释放,怎么就突然死了。

  他初步检查了下章前程的尸体,没有明显的外伤,他拿起章前程的死亡报告,是服用了氰化钾,属于自杀。

  奇怪的是,他身旁的蒋庆云死因竟然是一样的,他们都属于自杀,怎么可能呢。

  邢越嗅到不寻常的味道,他看向她:“可可,我送你出国,记住,你以后叫邢可可。”

  章可可看向他,拼命的摇头:“我为什么要出国,我要为我爸报仇。”

  他俯身认真的告诉她:“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,你现在还是个孩子,什么都不能做,所以你现在要做的,是保护好自己。”

  “可是我不能让我父亲死的这么不明不白,我一定要找到凶手,离开,只是懦夫的行为。”她不离开,死也不走。

  邢越看到她这么倔,实在没办法劝,于是只能安排她住的地方,还派保镖保护好她。

  他忙到很晚才回到家里,他推开门,看到客厅留着灯,心里顿时充满暖意。

  他脱下外套,去洗了个澡,进到房间,习以为常的捡起地上遗落的枕头,贴在她背部,把她翻身,睡在左侧。

  次日,他做好早餐,就出发去警察局,找到上次在医院见到的警官,质问:“在监狱那种地方,怎么可能会用到氰化钾自杀,你们的智商真是令人堪忧。”

  他叹了口气,看向邢越:“你能想到的,我也想到了,但是这件事还在钱添福的掌控中。”

  邢越有些失望的嗤笑,原来不止医院这么不公平,连警局也是一样的。

  但他有义务让他们这些知道,事情的严重性:“章前程,本来就是个牵连其中无辜的人,他还有几个月就能出来和自己女儿团聚,现在却自杀了。”

  “抱歉,这种事情,我们也没办法估算到。”是他低估了敌人。

  邢越见他只会说些无用的废话搪塞,便生气的离开。

  最近几天,邢越每天都早出晚归,她一天都见不着他身影,静下来之后,她会时常想起他们以前经历的点点滴滴。

  时而甜蜜,时而烦心,但又不得不承认,他对她真的挺不错的。

  柳青提把洗好的衣服,从洗衣机里拿出来到阳台晾晒,她瞧见今天天气不错,老是闷在家里,都快闷出问题了,于是告诉邢越的保镖,她想出门。

  她看着日益圆润的肚子,于是去商场买了些宝宝出生会用到的东西,由保镖拎到车上,没过一会儿,车子的后备箱就装满了,柳青提买了些吃的回到车里。

  保镖扭头询问:“柳小姐,我们现在是回家吗?”

  “先不回家,我还要去一个地方。”柳青提嘴角扬起笑意。

  那里是她和邢越开始的地方,她想拾起那些甜蜜的画面,保镖把车子开到公寓楼下。

  她记得邢越是住在三楼,她正要打开车门,却看到有个女生走出阳台,晒着内衣。

  紧接着一个男的走出来,似乎在跟女生谈论什么,而后女生抱住他。

  她打开车窗,想看清楚上面的人,却不可置信的问:“你看,那人像邢越吗?”

  保镖急忙朝上看了眼,好像真的是,但是老板不是喜欢柳小姐吗,怎么又和别的女生。

  “我没看清。”

  柳青提打开车门,按下电梯直接奔三楼,敲了敲门,章可可听到门铃声,立刻跑过去开。

  邢越在客厅拿起外套,准备离开,看到她没留心眼就去开门,想去训斥一顿,却没想门打开,站在门外的是青提,于是他们六目相对。

  柳青提不敢相信的说:“这就是你说的,我不喜欢,就让她离开的意思?”

  邢越着急的抓住她的手:“青提,你听我解释,事情不是你看到的这样。”

  事到如今,他不想再帮她保守秘密,他准备和青提解释清楚,这本来就是误会。

  柳青提冷静的抽出手,冷冷的说:“我都看到了,你想说什么?邢医生,你这金屋藏娇,可真是隐秘,都藏到我眼皮底下了。”

  “青提,我和可可不是你想的那样,她父亲就在刚不久去世了。”邢越慌乱的解释。

  “你是孤儿院吗,所有身世很惨的女生,你都要收留,这话,你说的信吗,邢越,我真是看错了,原以为彼此退让一步,还是能和谐生活的,可是现在,我觉得,我错了。”柳青提转身朝电梯走去。

  章可可急忙抓住他的手:“邢医生,我是不是又给你惹祸了?要不然,我主动去解释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