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414章 送她去民宿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414章 送她去民宿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414章 送她去民宿

  那是因为他答应过章可可,要为她保密她父亲的事,所以他不能说,可是现在再不说,真的就要看着青提误会了。

  “青提。”

  这时,病房门被敲响,他以为是医生巡房,于是开口:“进来!”

  章可可怯懦的探头进来:“柳姐姐,邢医生你们都在,刚好,我也有事要跟你们说清楚,柳姐姐,你千万不要误会邢医生,事情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。”

  柳青提抬头瞪着他,他现在是嫌他气不死她,所以找帮手了是吗?

  她拿起柜子上的水杯,用力砸向地板,玻璃碎片四分五裂,向四周飞溅。

  章可可浑身一震,下意识躲到他后面,手紧紧拽着他的衣服。

  柳青提冷冷的说:“我现在是个病人,没心思看你们在这里唱双簧,就算我原谅又怎么样,妹妹,我一天不走,你是没办法替掉我位置的。”

  “你与其在这里跟我演,倒不如说服邢越,让我离开,这样对大家都有好处,你说是不是。”柳青提嘴角上扬。

  章可可用力摇头:“柳姐姐,我对邢医生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,是因为我父亲刚刚去世,他想保护我,所以才让我住在那里。”

  柳青提伸出手制止她:“妹妹,你跟我套近乎没有用,我这个人,不是和什么人都能交朋友的,苦肉计,这都是我玩剩下的。”

  这件事,原本他可以自己解释清楚,可是现在她一来,感觉好像全乱了。

  邢越不停的告诉自己,她只是个孩子,这件事她可能没意识到,但他真的很生气,便转身斥责:“不是让她别到处乱走?谁让你来的?”

  章可可紧张的说:“邢医生,是我以死要挟他们放我出来,我只想和柳姐姐解释清楚,我没有别的意思,你别怪他们。”

  柳青提淡定的吃完碗里的馄饨,现在的每次愤怒,都是她离开这里的动力,所以她必须照顾好自己,才有力气逃离这里。

  吃的太急了,她有些呛到咳嗽几声,她的声音吸引了邢越的注意,他关心的询问:“青提,你怎么了?”

  “我吃饱了,想要休息,你们给我出去。”柳青提把碗放在桌面上。

  邢越不放心看了几眼,便领着她离开,在病房门口,她小心翼翼的问:“邢医生,我是不是又做错事了?”

  “没你的事,你回去吧。”邢越疲惫的揉着眉心。

  到凌晨为止,他还没有睡觉过,有些精疲力尽了,真的不想再说太多。

  章可可一步三回头,由保镖领着离开医院,她在后座不解的说了一堆,可保镖却一句话没说,她感觉闷得慌,于是扭头看向窗外。

  次日清晨,柳青提睁开眼,就看到床头柜放着新的保温壶,她推着吊瓶架子走进洗手间,洗漱干净后,把保温壶里的东西倒出来。

  过了会儿,护士走进来,柳青提询问:“这个,我还要打多久?”

  “这瓶结束,你就可以出院了,要定时做产检。”护士见点滴还有一点,便拔掉带走。

  柳青提掀开被子,换上自己的衣服,打开病房门,保镖伸手将她拦住:“柳小姐,没有老板的吩咐,你不能离开这里。”

  “真想把医院住成家啊?护士说我可以出院了,我要去办理出院手续。”柳青提板着脸,双手放在胸前。

  保镖面面相觑,而后拨通老板的号码,说明情况,他立刻掉头,赶回医院。

  一晚没睡,他黑眼圈有些重,但眼眸却因为高兴,而泛起了亮光:“青提,我接你回家。”

  “我不想跟你回去,不想天天看到你。”柳青提冷漠的说。

  “那你想去哪里?”邢越用力拽紧拳头。

  “我说想去哪里,你就能送我去吗?”柳青提一眼看透,不跟他继续贫:“我想去看看雨晨。”

  他早出晚归的这几天,她经常会去江雨晨的民宿里,和江雨晨说说话,彼此也有个说话的伴儿吧。

  她最近的行踪,他是清楚的,但只要她晚上回家,他什么都可以不计较。

  “好,我晚上接你回来。”他试探的说到。

  “你管章可可就可以了,她还是孩子,我已经成年了,可以为自己行为负责,晚上你别来接我,我不会回去的。”她走到病房门口。

  邢越拽住她的手:“这就是你此刻的态度吗?”

  “对,你别把我逼急了,否则,我没命,孩子你也见不着。”柳青提率先走出病房。

  她穿着平底鞋走进电梯里,保镖立即跟上,为她打开车门,她眼睛都懒得抬,直接坐进去。

  保镖坐进驾驶位置上,等着老板发话,到底要把柳小姐送到哪里。

  柳青提深呼了口气,拿出手机拨通他号码:“想清楚了?我有些累了。”

  邢越拿着出院单,站在医院门口,拨通保镖号码:“送她去民宿,看好她。”

  她在车里闭目养神,听着保镖叨叨的说着邢越对她的好,对她的体贴,没有多少男人能做到,为一个女人成天和厨房打交道,甚至为了一句她想吃什么,就跑遍整座城市,给她买到。

  可是她始终无动于衷,兴许是她内心真的凉了:“他那么好,你怎么不跟他过?”

  保镖被她这句话噎死,久久都不再说话,车子缓缓停在民宿门口,柳青提敲了敲门:“雨晨,是我。”

  随后大门打开,她大大方方走进去,江雨晨淡淡的说:“你吃过了吗?”

  “我又饿了,你做你的拿手菜给我吃呗。”她笑着,更像是撒娇。

  “好,你等着。”江雨晨拿起围裙走进厨房。

  邢越开车到民宿门口,守着她什么时候出来,却接到章可可的电话。

  “邢医生,我知道是谁害死了我爸,谢谢你这几天的收留,但我不能连累你。”

  邢越着急的说:“你别乱来,他不是你能对付的。”

  “但我不能什么都不做,你不会懂的。”章可可说完,立刻挂断电话。

  他怎么可能会不懂,等他再打她号码,发现她已经关机了,他气急拍打方向盘,却不小心摁下喇叭,发出响声,打破这带的安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