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415章 我都是要还的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415章 我都是要还的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415章 我都是要还的

  江雨晨擦干净手走出来:“我去看看怎么回事。”

  柳青提拉住她的手,在外面的还能是谁,都是一些无聊的人,柳青提笑着说:“我可是两个人,你不应该照顾我们吗?”

  “好吧,那我去做吃的给你,你在这里等我。”江雨晨走进厨房。

  她淡定的拿起茶杯抿了口清茶,狠狠吸了口气,这里连空气都带着花香,很好闻,她很喜欢这里。

  邢越启动车子快速离开,他赶到公寓,里面早已没有人,他拿出手机打给她,还是关机的,于是只能让人调查她的行踪。

  最后在章前程的老家找到她,此时她拿着铲子,正在院子里铲土。

  他推开门,她警惕的把铲子护在胸前当武器,看到是他,肢体随着放松。

  “邢医生,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?”

  他还以为她不自量力跑去和钱添福拼命,原来是回了老家,要是她出了什么事,他怎么和章前程交代。

  “你在这里做什么?”邢越蹙眉。

  章可可忽然想起,自己拿着铲子来院子做什么,她蹲下身,继续挖着土:“我有次不小心看到我爸往井边埋什么东西,如果不是很重要的东西,我爸不会这么小心翼翼的,所以我要挖出来看看,到底是什么东西。”

  她挖了没多久,就感觉铲子抵到硬物,她把铲子扔到一边,把土刨开,从地里拿出一个正正方方的盒子,外层还包了层防水膜。

  章可可撕开,打开盒子,看到里面只有一个录音笔,她点开,里面是钱添福和蒋庆云的通话。

  这录音是钱添福和蒋庆云说的话,而章前程藏起来,那就说明,蒋庆云这么多年和钱添福打交道,是留有一手,说不定这个证据,能治钱添福的罪。

  邢越握住录音笔:“可可,我们先回去,这件事交给我。”

  章可可听到里面的内容,好像涉及到杀人,她察觉到事情很复杂,可能是她承受不来的,在脑袋一片混乱中,她接受邢越的安排,回到公寓里。

  警察局

  他双手气愤的撑在桌面上:“钱添福,你再这么嘴硬救不了你。”

  钱添福挑了挑眉,一脸淡定的举着手,亮出手腕上的手铐。

  这时下属走进来,在他耳边小声的说着话,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,冲过去抓住他衣领愤怒的说:“所有的事情都是你搞出来的,你竟然还让别人给你顶嘴。”

  钱添福禁锢在椅子上的身体踉跄了下,手心整理了下头发,指向周围:“这里都是监视器,你可别乱说,我人就在这里,怎么能让别人给我顶罪呢。”

  现在连唯一孙潇带出来的账本,都被推翻了,上面用的是钱添福的私章,钱添福有心找人顶罪,这些就算不得证据了。

  他惆怅的坐在椅子上,颓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孙潇,孙潇在钱添福手底下熬了这么多年,好不容易拿到铁证,可是却被这老狐狸推翻了。

  钱添福笑着说:“你也别气馁,等我从这里出去,给你颁个旗,就说大公无私,断案如神怎么?”

  “闭嘴!”他怒吼了声,转身离开审讯室。

  邢越赶到,只是问了一句:“你能不能查明可可父亲的死因。”

  他扭头看向邢越,立刻掐灭手里的烟:“对不起,我暂时可能。”

  邢越掏出手机给他放了一段录音:“我有钱添福直接的证据,但是这不是原件,你可以用这个审他。”

  “不是原件,根本做不得证物。”他提醒道。

  邢越直视他:“我不相信你,所以更不会给你原件。”

  他随后补充道:“不过等开庭那天,我会把证物呈上去。”

  只要能让钱添福伏法,他什么都可以,邢越把录音发给他,他立刻拿着手机进入审讯室,继续审。

  如果声音伪造,技术科的人会查出,但事实证明,这段录音是来自本人的,没有做过一丝手脚。

  钱添福脸色凝重,他是没想到蒋庆云还留有一手,原来蒋庆云死之前说的话是真的,真的留有证据。

  不就是坐牢嘛,他已经案例多多,不差这一桩:“那你也只能说明我蓄意杀人这一条罪名,其他的,我不认。”

  只有这条就够了,等钱添福进去,他会费尽心思去找更多钱添福犯罪证据,保证他进得去,出不来。

  钱添福被抓,他的手下也被警察逮捕,孙潇的危险接触,可以离开安全屋,彻底自己有了。

  他拎着包站在民宿门口,他敲了敲门,江雨晨擦了擦手,从厨房走出来,看到是他,脸色特别的不自然。

  “你来我这里做什么?不欢迎你。”她说着就想把门关上。

  孙潇立刻伸手挡住:“我被他们赶出来了,又饿又困的,你给我做点吃的,我才好走。”

  “没吃的,你赶紧走。”江雨晨冷着脸,手掌使劲,想把门关上。

  孙潇信誓旦旦保证:“我真的饿的走不动了,你给我点吃的,我就立刻离开。”

  江雨晨看他眼窝下黑眼圈是有点明显,于是走去厨房下了碗汤面,端到院子里:“吃了赶紧走。”

  他囫囵吞枣干掉一碗面,还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,她看着心软:“你是不是没吃饱?我再给你拿一碗。”

  再来一碗,他依旧吃的很香,江雨晨心里忍不住嘀咕,这,他是有多久没吃饭了,安全屋不管饭吗,太吝啬了吧。

  他整整吃了三大碗才感觉到饱,江雨晨见他吃不动了,开口:“你可以走了吧!”

  孙潇看向周围,立马站起来:“我在你这里养伤那么久,又欠你三碗汤面,反正我是没钱还了,但是我有力气,我做工还债,我看你这院子有点脏,我来帮你扫。”

  他拿起用枝条做的扫把,画了个半圈,基本干净了,江雨晨着急的说:“我不用你还,你赶紧走,出去。”

  孙潇被她推到门口,转了个身又折回来:“我这人很轴的,不喜欢欠被人,所以你的钱和人情,我都是要还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