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417章 她半夜容易饿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417章 她半夜容易饿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417章 她半夜容易饿

  “是,在我这里就是拆散别人的婚姻,可是你别忘了,他们根本还没结婚,我做什么,包括青提的选择,都是自由的,没有触犯任何不道德的底线。”欧阳信还是第一次回怼父亲。

  他身体踉跄了下,控制不住往后退,以往欧阳信在他面前都是毕恭毕敬的,虽然偶尔犯浑,但也绝不敢违背他的意思。

  现在儿子是真的反了,连老子的话都不听了,他伸出手想打醒自己的儿子,但是手举在半空中,愣是下不去手。

  他最后气愤的说:“你这是要气死我啊,青提怀了别人的孩子,那就是她的选择,儿子,你何苦纠缠不清啊?”

  欧阳信执拗的说:“如果青提过的好,我自然不会干涉,但是邢越让她受伤了,我不能看在眼里什么都不做。”

  他劝道:“夫妻之间哪有不吵架的,看我跟你妈,不也过了这么多年。”

  欧阳信睨了眼,今天就想把多年积在心里的话统统说出来:“要不是我妈一辈子为家庭,会容忍你的过分。”

  “你这孩子,怎么说呢!”

  欧阳信挺直腰杆接着说:“你知道我们是一帮狐朋狗友胡来,但你知道,我们这群人里,都是在家里过得不好的,我们很团结,即便做什么,都没有太多心眼。”

  他气急败坏的指着欧阳信:“你,你你,真的反了你,你敢和我顶嘴,看我今天,不打死你。”

  欧阳信身影笔直的站在房间门口,没有躲避,眼神只是静静盯着他到处找能打的工具。

  他眼神暗淡,心顿时凉了大节:“如果不是因为我是你唯一的儿子,你早就把我打死了吧。”

  他怒吼:“混账,你这说的是什么话,你给我回房间去,没有我的命令,不准你出来。”

  欧阳信脚步后退,退到房间里,手抓住门把:“你是困不住我的,青提,我是一定回去接的。”

  他气急的瞪着欧阳信:“有我在,我看你怎么踏出这扇门,来人,把门给我锁住,锁死了,不能让这个逆子跑出来。”

  柳青提躺在床上辗转怎么都睡不着,刚才在电话里听到欧阳叔叔的声音,欧阳叔叔脾气火爆是出了名的,欧阳该不会挨打吧。

  早知道当时在医院就不答应他了,她这是做什么啊,自己死还找个垫背的,真是糊涂。

  她满腹心事,终究干不过肚子里的小家伙,进入睡眠。

  清晨,她披上外套走出阳台,已经高高挂起的太阳,懒懒散散的透过树叶的缝隙落在她身上,她舒服的伸了伸懒腰。

  江雨晨抬头看了眼:“青提,你醒啊,吃点东西。”

  “谢啦,好干妈。”柳青提抚着肚子,往楼下走去。

  柳青提喝着粥,听到院子里门铃响起,于是起身走去开门,打开门,就看到章可可怯懦的站在门边上。

  “你怎么来了?”她双手交叉放在胸前。

  “柳姐姐,我今天来,是想跟你解释清楚的,我和邢医生的关系,我们,只是病人和患者的关系。”章可可认真的说。

  “从小我父亲很疼我,虽然我自幼就没有妈妈,但是我每天都过得很幸福,父亲不管多忙,都会看我的作业,并且家长签字。

  有时候忙的,我一天都见不着他人影,但是他从不缺席我人生中的每次家长会,直到,我父亲入狱,父亲和邢医生是同事,不得已才答应照顾我,我知道自己命不久矣,是个累赘,所以也没想麻烦多久。

  可邢医生给我出了手术方案,让原本看不见任何希望的我重获新生,我今年上大一了,只要是邢医生提的,我都会尽力完成,我的命就是他给的。”

  柳青提听了很久的故事,她淡淡的说了句:“如果让你以身相许呢?”

  章可可似乎没反应过来,以为她在试探自己的忠心:“只要是他提的,我都可以。”

  立场不坚定,什么都可以,邢越一旦越界,他们也许就会犯错,柳青提沉下脸,盯着她。

  “话说完了?你可以走了。”

  章可可这才意识到自己似乎又闯祸了,急忙说:“这次我父亲惹上不得了的人物,邢医生也是怕我受到连累,所以才把我安排到公寓,我不知道那是你们的家,给我十个胆子,我也不敢搅和你们的感情。”

  柳青提倚在门口:“这么说吧,小妹妹,我对邢越的身体,不说百分百信任,百分之九十还是有的,所以我生气,不是因为他把你安排到那里,而是生气他没有第一时间跟我说。”

  章可可还是有些不明白,呆萌的挠头:“柳姐姐,邢医生没有犯错不就行了,为什么你还要生气啊?”

  “大人的世界总是纷纷扰扰,但愿你不要长大。”柳青提笑了下,便关上大门。

  想来她也不可能是来住民宿的,所以她就没留章可可了,她回到屋里,继续喝粥。

  傍晚,邢越准时到达,这次还拿了很多菜,江雨晨急忙跑出来:“邢医生,你看你来就来,带这么多东西做什么?我这里什么都有。”

  “多买点,青提半夜容易饿。”邢越宠溺的说。

  “她是挺能吃的,她没来之前,我这里总是很多剩饭剩菜,她来了之后,冰箱里经常都是空的。”江雨晨打趣的说。

  柳青提探了探脑袋:“我听到你们在说我了,我现在是两个人,能吃不是很正常嘛?”

  江雨晨笑着点头:“是是是,你现在是两个人。”

  她手里抱着水果盘回到沙发上,孙潇浑身脏兮兮的出现在客厅,朝坐在沙发上的柳青提说:“给我倒杯水。”

  柳青提立马仰头朝厨房喊:“雨晨,一杯水。”

  江雨晨急忙倒了杯温水出来:“有什么事,你再叫我啊。”

  “不是给我,是给他。”柳青提指着坐在门槛上的孙潇。

  她一听说是倒是他的,脸色都变了:“你想喝水不会自己倒,是没手还是没脚?”

  孙潇听着瞬间就不高兴了:“那她怎么说一声,你就给倒,轮到我就自己动手了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