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419章 本就是一无所有的人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419章 本就是一无所有的人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419章 本就是一无所有的人

  邢越错愕的看向她,他们刚刚还在一起吃饭的,要不是有这段小插曲,这顿饭也不会吃这么久。

  “你吃饱了?”邢越询问。

  “没胃口。”他们都闹成这样了,她还有什么胃口。

  因为她没有胃口,所以想把他赶走,她高兴就好,邢越起身收拾碗筷进厨房,把菜仔仔细细用保鲜膜包好,放进冰箱里。

  他洗完碗擦干净手出来:“菜,我放进冰箱里了,你饿了,就拿出来热一下,这里没有微波炉,我现在让人买个过来。”

  柳青提坐在沙发上,咬着苹果,慵懒的应了声,她现在满脑子都是雨晨和孙潇的事情,哪里还能管他在说什么。

  邢越把果盘里的水果拿去厨房洗干净,把很多种水果切成小块,放进盘子里,然后挤出点沙拉酱,放上叉子,摆在她面前。

  “吃这个。”

  柳青提端起,一口一个吃着,过了会儿,院子里响起声音,她扭头看了眼,只见很多工人搬着大件东西进来。

  着实把她吓了一跳,她急忙站起来:“这,这是干嘛啊?”

  “里面的东西太老旧,全部换掉。”他用起来不习惯。

  柳青提气就不打一处来,叉着腰说:“邢越,你真把这里当成你家了,这里是雨晨的民宿,你动人家东西,是不是应该征询主人的意见?”

  被她这么一凶,连搬货工人都不敢动了,他们纷纷看向付钱的老板,这到底还要不要继续?

  邢越抿紧嘴唇,她不下厨不知道里面的东西都很老旧了,而且水管也很脆,爆管也是分分钟的事,他只是想换个好点的设备,让做饭的人舒服些。

  江雨晨原本只是想在房间里,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待着,却听到楼下那两人又吵起来了,她只能控制好情绪下楼。

  就看到很多工人朝她厨房去,她加快步伐走过去,只见邢越想把厨房的东西全拆了换上新的,她还以为邢越要把房顶拆了。

  江雨晨微笑着:“青提,邢越做的事好事,我早就想换了厨房这些东西,但是我民宿不是还没开张嘛,所以没钱。”

  柳青提内疚的握住她的手,这段时间光顾着自己疗伤,完全忽略了她的感受,柳青提忍不住垂下脑袋。

  “雨晨,你有什么事跟我说,我有钱。”

  江雨晨拍拍她的手:“你的钱还是留在身上给孩子,生了孩子之后花销大着呢,再说,我还能用啊,着什么急换。”

  邢越挥手,让工人继续动工,他走到她面前:“还有什么需要换的,我都换了。”

  江雨晨见他这么大手笔,怕欠下的人情会更多,于是连忙说:“没有了,你帮我换了厨房的设备,我很感激你,天很晚了,你们忙完就回去吧。”

  她说完,垂下脑袋失落的上楼,她陷入自己的世界里无法自拔。

  柳青提也深入自责,她最近很长一段时间,为什么会那么反感邢越,即便他做的是很好的事,可她就是对他态度好不起来。

  可能生下孩子,这一切都会好起来吧,现在这样面对着她,她连一句道歉都说不出口,她烦躁的转身,重新坐回沙发吃着水果,不管身后动静有多大,她都不回头。

  邢越时不时进厨房看几眼,看到他们做事勤快,便放心让他们去做,他坐在餐椅上喝着白开水,眼睛直直的盯着她,眼底很是柔软。

  两小时后,工人冒着汗走出:“老板,东西都装好了。”

  邢越把两瓶矿泉水推到他们面前:“喝水。”

  “谢谢!”他们用衣袖擦干额头的汗,拧开盖子,大口喝起来。

  邢越看了眼时间:“钱已经转给你们了,回去吧。”他跟着离开。

  次日,每周例会,分公司的负责人会赶来,和邢越汇报公司发展状况,但他们已经连续一个月见不着邢越人。

  他们中间也有了些言论:“廉助理,邢总人呢?是不是出什么事了?”

  这些人都是邢越千挑万选,综合评价提拔上来的,他们也许学历参差不齐,但却是最适合这个饭碗的。

  所以目前看来,他们都很和平相处,有的可能也是分公司内部的一些流言蜚语,他们要是解决不了,可以提出离职,位置可以有很多候选人。

  对于他们,廉君很满意,因为最后做决定的虽然是邢越,但他才是选择的那个人,很明显邢越没有猜疑他,这让他更能放宽心做事。

  廉君笑着说:“总裁夫人怀孕了,最近都在照顾夫人,你们有什么事跟我说就可以,我会如实告诉邢总的。”

  他们纷纷点头,这场例会如约举行,很顺利,会议结束,他拿着文件开车到邢越的公寓,见他换好衣服准备出门。

  他立马把文件交给邢越:“你不看看盈利情况吗?”

  “这些交给你,我很放心。”邢越看都不看文件,直接从他身边走过。

  廉君忍不住开口:“你把这么大的权利交给我,就不怕越俎代庖,把你架空?”

  邢越停下脚步,没有回头,而是毫不犹豫的说:“本就是一无所有的人,还怕什么失去。”

  廉君很欣赏他这份大气,人人成功之后,恨不得当个守财奴,于是越发努力去赚钱,钱越来越多,属于自己的时间越来越少。

  他虽然干了很多份工作,但也从没提过涨薪,因为他很享受忙碌,不是因为钱,仅仅是一种感受,这或许就是他们起初最合拍的点。

  廉君无奈的说:“行,能者多劳,我就说那个累死的人。”

  邢越扭头:“你累了?那就放假。”

  “大哥,你是不管理公司,不知道现在什么情况是吧,公司现在刚刚起步,现在哪里是能放手就放手的。”廉君激动的说。

  “所以呢?”邢越看向他。

  “所以你还是得担起责任,好好干点邢总该干的事,手底下的人一个月见不着你,有点动摇军心了。”他不能再因为女人,而误了公司的事儿。

  邢越俯身换上鞋子,只留下一句:“我尽量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