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424章 装病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424章 装病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424章 装病

  跟他在一起,后代肯定智商受限,不过家里催她这么急结婚,看这傻子家庭条件还不错,还听她的话,以后肯定不影响她玩。

  她就勉为其难拉下脸,帮他干成这件事,只要能顺利结婚,她就算是完成任务了。

  轰隆隆~

  雷声大作,天空阴暗的就像夜幕降临,江雨晨立刻关紧厨房的窗户:“这山里的天气说变就变的,这场雨看起来估计是要下到第二天,邢越,不如你今晚留下来住一晚吧!”

  邢越应了声,肖雅眼眸闪烁,心里念叨着:机会来了!

  江雨晨淡淡的说:“就和青提住一间。”

  柳青提立刻开口:“为什么啊,这里这么多房间,为什么偏偏和我挤一间?”民宿不是还没开张吗,房间多的是,她不同意和他住一间。

  “开多一间房间,不需要水电费吗,还有床单得换新的吧,工作量大着呢,你们两个谁跟谁啊,住在一起就可以了。”江雨晨一口回绝她的反驳。

  好吧,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,还真是风水轮流转,她又被套路回邢越身边,她气呼呼的上楼。

  邢越下意识想跟上她身影,却被江雨晨拉住:“这个是钥匙,她要是敢不让你进去,你直接开门,不要跟她客气,她就是作的。”

  “谢谢!”邢越接过钥匙,心底里感恩。

  肖雅在旁边听的迷迷糊糊的,忍不住凑近:“诶,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?认识?”

  江雨晨打量她,从一开始她对邢越就没安什么好心,于是没好气的说:“没看到她是孕妇吗,她怀的呀,是邢越的孩子。”

  肖雅满脸的不可信:“怎么可能,网上资料都没说他结过婚,哪来的孩子?你该不会是骗我的吧?”

  “你呢,爱信不信。”江雨晨见这雨水飘进雨里,走过去把大门关上。

  肖雅半信半疑抬头看了眼楼上,她难道是邢越金屋藏娇,要是没怀孕,以这狐媚的长相,的确能迷的男人神魂颠倒。

  但毕竟男人二十多,都有生理需求,这女人怀孕了,肯定没少在外面干偷腥的事,特别还是他这么有钱的男人,资料上说他之前还是医生。

  邢越推开房间门,看到她坐在窗边看雨,他拿起毛毯盖在她身上:“别着凉了。”

  “邢越,我早上不应该那样跟你说话。”

  邢越坐在她身边,手轻轻揽着她肩膀:“我仔细想过了,如果自由是你喜欢的,你可以走,但是要让我保镖跟着,这样我才放心。”

  柳青提听到忍不住皱起眉头,还真是被雨晨说中了,不管他说什么,她都不会满意,他心里是不是觉得无法承受她的任性了。

  “邢越,你是真心让我自由吗?”柳青提认真的问。

  他犹豫了下才开口:“对,我是真心的。”

  所有她想要的,他都会试着接受,尽管很多时候,他都无法说服自己去放手,但只要她开心,他什么都可以。

  “为什么?”这话出口,她都觉得自己问了个蠢问题。

  “因为你开心,宝宝才会开心,我不想你不开心。”邢越握住她的手。

  他这是在说什么绕口令,把她都弄懵了,柳青提看向窗外:“邢越…”其实她不想离开,她可能之前是真的想,可是现在不想了,她只想静静等待孩子出生。

  这时,门口有人急急忙忙拍门,邢越走过去打开,云启宗紧张的握住他的手:“听说是医生,我女朋友突然肚子疼,现在叫救护车,根本过不来。”

  邢越一遇到人命关天的事情,就开始不管不顾,他从楼下拎起药箱,就往楼上冲,直接来到床边。

  只见肖雅捂住腹部,不停地在床上打滚喊痛,邢越淡漠的说:“平躺,让我检查。”

  云启宗抚摸她的脑袋:“肖雅,乖,平躺好。”

  肖雅翻过身,平躺在床上,邢越手指摁着她腹部关键几处,每摁一下,肖雅杀猪般的尖叫声,就会在房间里响起。

  弄到最后,把邢越弄懵了,也不知道她问题出在哪里,不过应该很少人会拿自己身体开玩笑。

  “她这个情况还是要去医院检查下。”邢越有些无奈,还有他确诊不出来的病。

  云启宗听到他这么说,顿时就慌了,连医生都说没救,那岂不是等死,他们出来的时候都好好的,现在暂时回不去了。

  肖雅握住云启宗的手:“我没事,休息一下就好了,你去给我倒杯热水。”

  他慌得失去方向,急忙点头:“好,我现在就去楼下给你倒杯温水上来,你等我,等我。”

  他往楼下冲去,整个楼梯都回荡他的脚步声,肖雅指尖轻轻抚摸他修长,关节分明的手,眼神暗送秋波。

  “邢医生,你寂寞吗?”

  邢越面无表情抽开手,原来不是他诊断不出病因,而是她根本就没病,医生最讨厌这种占用人时间的行为:“以后别拿自己身体开玩笑,看得出他是真的很担心你。”

  肖雅起身想抱住他,可他却快速闪过,躲开她的触碰,她也不生气,身体侧过,摆出妩媚的姿态:“邢越,你来都来了,可以再大胆点的。”

  邢越走到门口:“既然你没事,我就先走了。”

  “慢着。”她撩动着头发,娇气的说:“是我不合你胃口,还是你不想让你妻子知道?”

  邢越不想搭理她,径直打开门,这时身后的她突然大叫,然后用被子裹住身体,云启宗听到声音,加快脚步冲上来,看到房间这一幕,全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  肖雅指着邢越:“他,他趁我不舒服,竟然摸我。”

  邢越转身面对她:“医生不碰你身体,怎么知道你哪里不舒服?”他还以为她指的是刚才给她检查身体的事。

  云启宗觉得他说的有道理:“肖雅,邢总也是照顾你,所以才给你看病的。”他们不能这么不知好歹。

  肖雅生气的说:“云启宗,你这个傻子,要不是我恢复意识,我就要给你戴绿帽了。”这样,他还不明白吗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