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426章 闹别扭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426章 闹别扭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426章 闹别扭

  肖雅把他往屋里拉:“这件事到此为止,走吧!”

  元启宗盯着他,愤愤的说:“从现在开始,我寸步不离守着肖雅,你别使坏。”

  邢越搂着她走到走廊,一路上,他们都没再说话,直到回房间,她躺在床上。

  他才忍不住开口:“你是相信我,还是不在意了?”

  “我知道你不是这样的人,你和之前那些女的,也没发生过任何关系。”像邢越有洁癖的人,怎么可能碰那些女人,不做措施,不怕得病吗。

  但她介意的是,他跟那些女的,待在一个空间里,一晚上都没出来过,想想就恶心。

  邢越心里有些欣慰,她至少是相信他的,眼看到晚饭时间了,他温柔的问:“想吃点什么,我做给你吃。”

  “都可以,你知道我喜欢吃什么。”柳青提嘴角上扬。

  邢越的脚步声路过他们房间门口,云启宗有注意到,想到刚才发生的事,心里就特别的不爽。

  他发泄的用力锤床,坐在一旁玩着手机的肖雅被吓到浑身一震,随后气愤的说:“云启宗,你是不是有病,要是实在不行,就去洗个冷水澡,好好冷静下。”别在这里影响她。

  “我就是觉得,如果不是碍于要和邢越合作,我早就把他打死了。”

  “是是是,你最厉害了,快点就去洗澡,我下去点餐,晚饭我们在屋子里吃。”肖雅起身下楼。

  云启宗想着,刚刚邢越才下去,他还是不要去见到,不然又忍不住揍邢越,楼下有店家,应该不会让邢越乱来的。

  肖雅见他没跟过来,脚步放快下楼,她看向周围,发现只有邢越一个人在厨房忙碌。

  她整理了下头发朝他走去:“邢越,老板娘呢?”

  “她去买菜了,你要点餐,可以告诉我。”虽然她人不怎么样,但生意归生意,只要她还住在这里,他都要招待。

  她不在就好,免得误事,肖雅走到他面前,指尖抚摸他的手背,一寸寸,往上。

  可到他手腕的位置,却被他拿刀躲开了,肖雅看到他手上拿着菜刀,生怕她伤着自己,完全不敢动,只能乖乖站在一边看着。

  “邢总,刚才是我跟你开了个玩笑,你别当真,我跟你道歉,并且会这家民宿好评,发长评怎么样?请你不要影响云家的合作,他们家农产品质量很不错,是我太过急功近利了。”肖雅十分诚恳的说。

  邢越放下刀,擦了擦手,打开熬汤的盖子,拿起汤勺搅拌:“那就请你和我保持距离,我不想让我太太误会。”

  肖雅笑得大大方方:“那是自然,那我们就这么说定了。”

  她见邢越没有异议,便转身准备离开,却看到熟悉的声音,她声音有些打结:“启,启宗,你怎么下来了?”

  云启宗拽着她手腕,把她一把拉出来,肖雅吃痛的皱起眉头,抓住他的手,想挣脱开。

  “你放手,你弄疼我了。”

  云启宗听到声音,立刻松开手,指着她:“你,你这么做,到底什么意思,你想搅黄我家的生意?肖雅,亏我还觉得你多好,原来不过是浪女,我爸妈说得对,你就是不守本分的女人。”

  “你什么意思,云启宗要不是为了能让你家庭和睦,我至于拿自己的名誉开玩笑吗!”她生气的推了他一把。

  “可是你也不能冤枉人啊,邢总要不是看你疼的厉害,估计也不会你看病,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。”云启宗失望的甩开她的手。

  “我这么做,都是为了你,你现在还不领情,是想跟我分手吗?”肖雅理直气壮的怒吼。

  云启宗用力捏紧拳头:“分手就分手,我还不想跟你在一起了。”

  他四下看,直接冲进雨里,消失在院子里,肖雅双手交叉,背过身去,故意不去看他,她心里想着,不就是生气吗,谁还没点脾气了。

  柳青提听到楼下闹哄哄的,套了件薄薄的外套就下楼,她看到肖雅站在楼梯口,忍不住询问:“怎么了?”

  “没什么。”她说这话,带着赌气的成分,说完直接上楼。

  柳青提挺着肚子,走进厨房,闻到鸡汤的香味:“雨晨呢?”

  “她去拿食材了。”

  “他们刚才又为了什么事吵架?”柳青提看向他。

  “不清楚,元启宗跑进雨里,我的人跟着他,应该不会有事。”邢越淡淡的说。

  过了很久,熬了几个小时的鸡汤端上来,邢越解开围裙:“可以吃了。”

  她拿起勺子喝了口汤,不放心的看向门口:“这两人怎么出去那么久都没回来,不会出事了吧?”

  她见外面电闪雷鸣,雨下的又大,刮的人皮肤都生疼,院子里开始积水了,真担心出去的人。

  邢越舀了碗饭放到她面前:“我让保镖接他们。”

  柳青提点头,安心的低头吃饭,邢越在厨房洗碗,收拾东西,派出去的保镖跑进厨房:“老板,不好了,出事了,我们跟着元先生的人,联系不上,我们派去接江小姐的,也没有音信。”

  她着急的站起来:“你说什么?”

  邢越见她着急上火,双手揽住她,轻拍她后背:“照顾孩子,我出去一趟。”

  她满脑子都陷入出去的人都已经失去联系的画面中,她下意识抓住他的手:“你也小心点。”

  此刻她只想她平安回来,其他什么都不想,保镖打伞护着他出院子,他们往江雨晨和元启宗离开的方向寻找。

  肖雅在房间里左等右等,却始终不见他回来,她拿出手机,嘴里嘟囔着:“别以为我是求着你回来,我是看外面下那么大雨,你又是跟我出来的,要是你出了什么事,我没办法和你父母交代。”

  电话拨通,却显示关机状态,她生气的说:“云启宗,不就是吵个架吗,你至于玩失踪,玩的这么大给谁看?我是不会出去找你的。”

  后半夜,柳青提实在扛不住,躺在沙发上睡着,门外的雨终于停歇,屋檐上残留的雨水,化作水珠,一颗颗顺着弧度落下,砸在台阶上发出响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