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427章 被他接走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427章 被他接走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427章 被他接走

  院子的门缓慢打开,但铁门划过地面,在这静谧的夜,还是发出刺耳的响声。

  肖雅惊醒,睁开眼睛,她掀开被子走到窗帘边,嘴角扬起笑意,他还是知道回来的,真以为是她离不开他吗。

  但为了不让他发现,她在在意,于是窗帘只拉开了条缝隙,她看到很多穿着制服的壮汉冲进来。

  她下意识捂住嘴巴,天啊,这种场面,她只在电视里看过,该不会邢总得罪了什么黑道,所以他们特地来寻仇吧。

  她还不想死,肖雅身体滑落坐在地面上,她拉过桌子顶住门,拉开衣柜躲进去。

  那些壮汉冲进客厅,看到沙发上有人,动作立刻放缓,整齐划一,让出中间的通道。

  欧阳信从他们中间走进客厅,看到是青提,眼眸瞬间变柔软,他走过去俯身将她抱起,稳稳的朝门口走去。

  因为柳青提一直在客厅等他们,所以灯全部开着,很明亮,也让他不费吹灰之力找到她。

  肖雅耳边贴着柜子,听到楼下动静似乎没有了,她身体僵硬的朝窗户挪去,手心颤抖的掀开窗帘缝隙,看到柳青提被抱离民宿,她眼珠子不停的转动,坐在椅子上,咽了咽口水。

  难道这个黑道找不着邢越,就拿他女人下手,太可怕了,太可怕了,还好她没下去,不然肯定会被顺带带走。

  但是邢越很在意这个孕妇,兴许是因为她肚子里的孩子,如果她什么都不做的话,到时候邢越回来,找她算账怎么办?

  这以后还是要合作的,现在还是得搞好关系,于是她爬回房间,拿起手机,打给邢越,可这山里平时信号挺好的,遇到下雨天就难说了。

  肖雅怎么打都打不通他手机,最后也只能放弃了,她继续躲回衣柜。

  天蒙蒙亮,邢越才带着两人回来,他挽起衣袖,顾不上自己一晚上没睡,直接走进厨房:“青提,你饿了吧,我给你做些吃的,青提?”他朝楼上看了眼。

  昨晚发生山体滑坡,差点把云启宗活埋了,他现在还心有余悸,他浑身沾满泥巴,魂不守舍的坐在沙发上。

  江雨晨一直待在这里,知道这山里的天气变化无常,所以遇事比较淡定,她洗了把脸,朝邢越说:“我上去叫她吧!”

  她轻轻敲了敲门,等了许久,都不见里面的人回应,于是用钥匙打开门。

  只见被子整整齐齐铺在床上,一点褶皱都没有,青提不可能会这么早起床。

  江雨晨着急跑下楼:“邢越,楼上没有人,你昨晚是不是让青提出去了?”

  这怎么可能,他让她照顾好孩子,她不可能冒雨出去的,肯定是出事了。

  这时,肖雅的房间门打开,她害怕的扶着楼梯扶手下楼:“那个,昨天来了一群人,把柳青提,带走了。”

  邢越紧张的从厨房冲出来:“你说什么?”

  “昨晚,我看到一群人闯进来,把青提直接带走,我想过通知你,但是山里信号不好,我打了很久你的电话,都打不通,邢总,你快去找柳青提吧。”她咽了下口水。

  从昨晚到现在,那人要是有心,早就跑没影了,江雨晨气急的说:“你怎么不拦着点。”

  云启宗听到怒斥声猛然回神,他眼神呆滞的看向他们,只见肖雅被他们逼得连连后退,脚步突然不稳,直接坐在楼梯上。

  他走过去,为她挡住所有人视线:“肖雅只是个弱女子,怎么和那么多人硬拼,还有,如果她昨晚冲上去,我们根本不知道柳小姐是怎么失踪的。”

  江雨晨生气的说:“青提还怀有孩子,要是孩子有什么事,你们就是杀人凶手。”

  肖雅害怕的瘫在楼梯上,她没想会发生这样的事,她还年轻,不想成为杀人凶手。

  柳青提一觉睡醒,到下午,她迷糊的看向周围,这里的摆设更像是在酒店,她手肘撑着坐起来。

  她着急的说:“雨晨,邢越?”

  听到声音,她房间门立刻被推开,欧阳信端着吃的进来:“青提,你醒了,吃点东西。”

  柳青提着急的掀开被子下床:“这里是哪里?”

  他温柔的说:“你回家了。”

  “我,我不想回家,我原以为有欧阳叔叔看着你,你应该出不来。”看来她是低估了他的实力。

  她怎么又不想回家了呢?之前她说过想回的,欧阳信被她弄的有些凌乱。

  柳青提担心的说:“把手机给我,我要打给雨晨,昨晚下那么大的雨,我担心他们出事。”

  欧阳信拉开抽屉,拿起她的手机递给她,她以为他像邢越一样,会把她囚禁起来吗。

  她根本就不在意这些,此时她心里全是邢越的身影,她立刻拨通他号码,可是却无人接听。

  她心里嘀咕着,难道邢越出事了?她立刻上网订机票,欧阳信看到她订回去的机票,他着急的抢过她手机:“青提,你做什么?我好不容易才把你带回家。”

  柳青提想重新夺回手机:“你给我,邢越和雨晨肯定出事了,不然不会不打电话给我。”

  民宿里

  这场雨惊动了村长,他挨家挨户串门,最后停留在她民宿门口,他和蔼可亲的说:“雨晨啊,这信号塔还得有段时间才能抢修过来,你这生意没什么影响吧?”

  起初江雨晨一个人来到这里,还买了间废弃的屋子,他们村子里没什么赚钱的门路,年轻人都出去了,随着老人去世了,房子便空下来,她经过村长的介绍很顺利就买下房屋。

  后来她说要在这里建个度假屋,他们都觉得根本不可能挣钱,这不是,确实生意不太好,就那么零零散散的几个人。

  不过她的生意带动了村子里的经济发展,他们都尝到了甜头,所以越发关心她的生意。

  “没什么影响。”江雨晨笑着说。

  “那就好,我还要去下家。”村长拿着手电筒,往远处走去。

  江雨晨点头:“改天来我民宿坐坐,喝杯茶。”

  送走村长,她关上院子的门,往回走,看向邢越:“路不通,信号也没有,暂时没办法出去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