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428章 我要定了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428章 我要定了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428章 我要定了

  邢越抿紧薄唇,一言不发的坐在沙发上,过了一会儿,保镖陆陆续续走进来,浑身沾满泥巴,很是狼狈。

  “老板,人都找齐了,没有伤亡,他们只是受了点轻伤。”

  “你们想办法安排一辆直升机过来,我要去找青提。”邢越冷冰冰的说。

  “是,老板。”他们没有受伤的一部分人,朝外跑去。

  江雨晨觉得他真的太累了,昨晚找了他们一夜,现在又担心青提出事,她本想劝他稍微休息下,可是话到嘴边却怎么都说不出来,说白了,都是他们害青提出事,如果她没去要食材,如果元启宗没有乱跑。

  邢越感觉头痛欲裂,他用力摁着脑袋,晃着脑袋,想让自己清醒些。

  肖雅拽着他衣角轻轻摇晃,示意他上楼,元启宗真的太累了,只想好好休息,于是便跟着她上楼。

  她冷静的说:“启宗,这里实在太危险了,等路通了,我们就立刻走。”

  元启宗抬头看向她,定住思绪:“是我,不是我们,从今以后我们大道朝天,各走一边。”

  “你什么意思,元启宗,你真的想跟我分手,我做错了什么,你要跟我分手?”肖雅不理解的看向他。

  “像你连清白都能拿来利用的,等以后是不是也利用我?”他质问。

  而后他讽刺的笑了下:“我也真是傻,为了你,竟然揍了邢越。”

  肖雅还是依旧的咄咄逼人:“你什么意思,你说我骗你?我怎么你了,是我求着你,帮我讨回公道,还是怎么样?就以你那种生活条件,谁肯嫁给你,你都得烧高香。”

  元启宗打量她,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她这副嘴脸有点恶心,现在他是彻底清醒过来了。

  他看向她:“你怎么说我没关系,但是我父母给我的生活环境就是那样,我喜欢,我乐意,就算一辈子不娶,我也过得顺畅。”

  肖雅气不过拿起小包,走到门口:“行,分手就分手。”

  他无动于衷的盯着门关上,她站在房间门口,心里嘟囔着:他就不开口挽留下吗,无情无义,谁回头谁就是孙子。

  她走下楼,江雨晨盯着她背着小包,似乎要离开的意思,于是上前抓住她的手:“外面一团乱,你这是要去哪里?”

  “去哪里,都好过在这里。”肖雅甩开她的手,径直跑出去。

  邢越时时刻刻都在关注手机有没有信号,尽管在信号塔没修好之前,是不会有的,但他还是心存侥幸。

  柳青提和他僵持在酒店房间里:“你把手机给我,真的不能再耽搁了。”

  “青提,你又要回去那个令你不开心的地方,我不允许,我只想你高兴些,把孩子平平安安生下来。”欧阳信盯着她高隆起的肚子。

  她就乖乖留下来吧,他会尽全力保护她的,他也可以是孩子的父亲,只要她愿意。

  “欧阳,我可能是当时状态让你误会了,现在的我,并不想离开那里,而且我答应过邢越,会让他看着孩子出生,这是我们一致决定的。”柳青提试着和他谈这件事。

  “青提,你难道真的对我……你真的不想留在我这里?”欧阳信欲言而止,虽然无数次掩藏内心对她的想法,但好像又会不知不觉的表露出来。

  他害怕她会退缩,会躲着不见他,所以他什么都不敢说,把自己硬生生变成缩头乌龟。

  “我当然很想家,但是有些事情我放不下。”柳青提执着的说。

  好,他管不动了,她想怎么样就怎么样,柳青提上网订机票,却发现最迟的也是后天的飞机。

  她立刻联系直升飞机,此时外面的天空阴沉,时不时划过闪电,伴有雷声。

  这种天气,机长是不给飞的,再说,她现在怀有身孕,不能冒险,她收起手机。

  傍晚,路面通了,挖掘机清理了地面的污泥,让路面重新恢复行驶。

  保镖打电话找来直升机,询问:“老板,我们去哪里找柳小姐?”

  “你找人调查下,最近有没有可疑的人出入过这里。”邢越抿开嘴唇,那人竟然能避开他,直接掳走青提,那说明少不了盯梢。

  次日,信号塔修复,他立刻打电话给青提:“你在哪里?”

  柳青提听到他的声音,悬着的心终于放下:“邢越,你和雨晨没事吧?我好担心你们,我在家里,不过现在外面下大雨,我没办法回去。”

  “谁把你带走的?”邢越严肃的问。

  她犹豫了下,之前邢越就很反感她和欧阳信来往,要是让他知道,是欧阳信带她离开,说不定他会对付欧阳信,所以她不能说。

  “没有谁,是我家人来接我了,我就回家看看,很快就会回去的。”柳青提哄着他。

  他们各自报了平安,便挂断电话,邢越那边很快有进展,是欧阳信带人把她带走的。

  青提竟然不说,还说家人来接她,是要包庇欧阳信吗,到底欧阳信在她心里是重要的,邢越用力握紧拳头,气愤的砸向桌面,玻璃杯震起,落在地面上。

  江雨晨听到声音,从厨房走出来:“邢越,你是不是太累了?要不要休息下?”

  邢越收敛眼神的杀气,转身上楼,他推开她房间,躺在她睡过的被窝,手指轻轻抚摸枕头:“青提,我虽然犯过错,但尽量弥补了,可你一再的挑衅,我有些控制不住了。”

  他打电话给廉君:“收购欧阳集团。”

  “不是,欧阳集团离我们有点远,为什么现在收购?是拓展业务吗?目前来说,我们名下公司稳步发展,暂时还没必要啃这块蛋糕,我个人不建议。”廉君劝道。

  邢越冷冷的说:“我就算花光所有的钱,也要收购欧阳集团。”他要让欧阳信变得一无所有。

  看欧阳信还有什么能耐搅和他和青提的事,所有得罪他的人,都要付出代价。

  “好吧,这件事我会着手安排,具体能不能实行,得看股东的同意。”廉君把话说在前头。

  是没听懂他的意思吗,他再重复一次:“欧阳集团,我要定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