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429章 都提到他了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429章 都提到他了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429章 都提到他了

  廉君忍不住询问:“该不会欧阳集团得罪你了吧?”

  “他带走了青提。”邢越毫不避讳,这也没什么好隐瞒的,就他迟早也能查出这事。

  “玩这么大,放心,这件事交给我。”敢抢他兄弟的女人,也是间接和他作对,这次非得要给他颜色瞧瞧。

  欧阳家的保镖走进酒店房间,俯身靠近他说:“少爷,老爷醒了,想要见你。”

  欧阳信下意识看向房间里的青提,起身:“青提,我要出去一趟,你乖乖待在这里。”

  柳青提放下育儿书看向他:“欧阳,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?我们从小一起长大,我们都骗不了彼此。”

  保镖看向他们,心想着,这次少爷私自调人去劫青提,已经让老爷很生气,这次去肯定会被剥掉一层皮。

  于是他果断开口:“少爷私自调人去接柳小姐,老爷知道气到昏迷,目前人在医院刚醒。”

  柳青提不可思议看向他,难怪他这么顺利说接她走,就接走,欧阳叔叔怎么没有任何手段,原来是欧阳叔叔住院了。

  她站起来,走到他面前:“欧阳,我原以为你是执着,没想到你现在竟然不管不顾了。”

  或许趁着今天,他把心思挑明,不管结果怎么样,以后也不留遗憾。

  “是,我是执着,从小到大我对你的情意,你不明白吗?我很爱你,原以为放纵你,等你累了,会回到我身边,我对所有东西都是不强求,但唯独对你。

  我每次想把这些话说出口时,我看到你逃避的眼神,我忽然间就不敢再下去了,可笑吧,我一边开玩笑,一边在向你传达爱意,我爱的很卑微,很心痛,但即便这样,我对你,还是一如的执着。

  可你选择了邢越,并且要跟他好好过日子,我决定退出,我打算放手的那段时间,内心特别煎熬,没有什么比失去你,更让人心痛,后来你说你不开心,我觉得你是时候回到我身边了,你却说你不想离开邢越。”

  他的一字一句,同样都是扎着她的心,她真的不知道欧阳信竟然这么执着,她以为那次说清楚之后,他就不再把心思放在她身上了,没想到,只不过是她没心而已。

  “对不起,或许我们本就是一类人,我们都是宁可缺爱,也不滥情的人,所以我们注定爱上别人,就无法再回到原地。”柳青提认真的说着。

  “所以,你又一次拒绝我了,你在邢越身边过得那么不开心,你还是不愿意离开吗?”他看向她。

  “因为他是孩子的父亲,我不能剥夺宝宝享受父爱的机会。”柳青提笑着说。

  欧阳信在这瞬间,似乎明白了,如果说以前她是爱上邢越,那么现在她是离不开邢越,所以只不过拿宝宝当借口而已。

  柳青提见他眉头舒展,朝他伸出手:“走吧,我陪你见欧阳叔叔,闯了那么大货,是该有交代了。”

  欧阳信点头,伸手扶住她,他们缓慢朝病房走去,推开门,欧阳信率先走进去,欧阳叔叔看到他,气急的拿起水杯砸向他。

  柳青提是后面进来的,眼见着杯子就要砸向她,她立刻伸手去挡,她现在怀着孩子,不能贸然去接,万一不中呢。

  他伸手抓住杯子:“爸,怎么这么多年了,你还用这招。”

  “怎么,把青提接回来了,下步怎么打算?”当着柳青提的面,他尽量不把话说的太难听,即便心里对她有怨词,但好歹也是把她当作亲生女儿对待。

  所以承蒙欧阳叔叔对她的好,这个坏人,她绝对不能做,当时她也是一头脑热,才和欧阳信说,她想离开的。

  她认认真真的鞠躬:“欧阳叔叔,对不起,是我不懂事。”

  欧阳叔叔看到她这样子,估计是他这傻子又被拒绝了,他笑着说:“没事,说清楚就好。”

  柳青提下意识抬头看向欧阳叔叔,他的意思是,她在这里道歉说清楚,还是和欧阳信说清楚?

  不管他说的是哪个,她都会做好的,她嘴角上扬,看向他们。

  欧阳叔叔朝他伸出手:“到底是老了,身子骨一天不如一天,你这混小子,还愣在那里干嘛,还不快点把我扶起来。”

  欧阳信有些反应慢半拍,这,这是不怪他了?他快速上前,将父亲扶起。

  他公司的执行助理板着严肃的神情走进来,欧阳叔叔察觉到公司可能出现问题,他看向他们:“你们先出去下,我有点事要谈。”

  他们只好乖乖出去等,执行助理和他说明情况,他勃然大怒:“这个邢越是什么货色,敢动到我头上了。”

  他的怒吼声,传到病房外面,柳青提听的十分清楚,她控制不住想要进去问清楚,可是却被欧阳信拦住了。

  “我父亲在助理议事,你还是不要进去,父亲最讨厌别人窥视公司机密。”

  “欧阳叔叔都提到邢越了,我必须进去把事情弄清楚。”柳青提抓住他手臂。

  “邢越想做的事,你不是一样都没拦住吗?”所以她现在进去又能做些什么。

  柳青提生气的说:“如果邢越是因为你带走我,而报复你们,我当然能帮上忙。”

  欧阳信没反应过来她说的这些,在他晃神的时候,她直接溜进病房里,执行助理还想说些什么,却及时制止住了。

  “欧阳叔叔,邢越到底做了什么?”柳青提询问。

  执行助理惊慌的看向欧阳总裁,不是他走漏风声,事情发生之后,他立刻来到医院,谁都没有说。

  欧阳叔叔看到他这副样子,示意让他来说,执行助理恭敬上前:“是这样,邢越现在不停的破坏我们公司的货源,因为不能按时交货,我们损失巨大。”

  “估计邢越也是因为我,才出手的,因为他的势力遍布那座城市,而且一切刚刚起步,他不能冒险还要开拓这里的业务。”山高水远的,未免手伸的太长了。

  欧阳叔叔觉得她说的有点道理,心里忽然惋惜,他真是错过了一个好儿媳啊:“你继续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