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433章 看看你现在什么样子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433章 看看你现在什么样子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433章 看看你现在什么样子

  廉君盯着他离开的背影,他就不多说几句吗,那就开干了,要是日后岳父大人为难他,本人可管不着。

  柳青提歪头看向他:“我今天出去看了圈,看中了婴儿床,他不是男孩吗,到时候我们去选被子。”

  “好!”邢越宠溺的说。

  孕期间不能乱吃,所以他们也就固定去几家店消费,店长基本都认识他们,知道他们有什么要求。

  她拿起筷子夹菜放进嘴里:“对了,上次说元雅华失踪找到了吗?”

  邢越愣了下,这段时间发生了很多事,他似乎忽略了这件事。

  “我去纪家看看。”邢越淡淡的说。

  “一起吧。”她知道现在的邢越肯定不会吃亏,但还是不放心,元雅华憋什么坏。

  邢越应下,一起出去走走挺好的,他结完账,立即出发去纪家。

  他摁了摁门铃,里面的人缓慢打开门,邢越推门进去,看到纪叔戴着老花眼做木工。

  前段时间纪叔的眼睛还好好的,纪叔笑着说:“你们等一下,我还有点就做好了。”

  他眼窝下的黑眼圈,随着眼带搭耸,眼眸出现凹陷,胡子渣长满了脸,看上去沧桑,消瘦。

  这段时间纪叔过的并不好,邢越忍不住开口:“她回来了吗?”

  “你说雅华啊?别跟我提她,我情愿她死在外面。”他说这话,格外的平静,很生气的那段时间已经过去了。

  再生气有什么用,日子还不是得过,钱还是得一分不少的还,他忍不住叹了口气,低头继续忙手头上的事。

  这时门打开,纪紫君拎着菜回来,看到他又在干活,着急的说:“爸,你这几天本来睡的就少,你还工作,赶紧去睡觉,钱,我会挣的。”

  纪叔板着脸说:“你还是个孩子,你任务就是重回校园读书,这几天你联系学校怎么样了?要不要我跟你一起去哀求校长?”

  “爸,我出都出来了,就不会回去。”纪紫君笃定的说。

  “你这傻孩子说的是什么话!有什么比你前途更重要。”纪叔怒斥。

  他这么辛苦赚钱是为什么,还不是因为他看着那些高楼大厦里面的总经理,干活这么轻松,人家还有学历,他就不想她以后过得辛苦,后悔不读书啊。

  “爸,你不要脸,我还要脸呢,我妈干出这种事,都传遍整个小区了,连小区的小孩子都敢取笑我,就不读书。”纪紫君扔下菜,跑到客厅坐下。

  邢越询问: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
  纪紫君抬头看向他:“我妈那个贱女人,她这段时间一直躲在那个律师家里,还骗走了律师的钱,现在律师找上门,让我们还。”

  而后她又忍不住碎了嘴:“我还情愿她没生过我,生在这种人家,可真够倒霉的。”

  纪叔怒吼:“够了,别再说了。”

  “元雅华一直躲在楚勤平那里?”邢越重复她的话。

  “是,多亏你引狼入室,害的我们家破人亡,你高兴了,邢越,你出去,我这个家不欢迎你。”纪紫君指着门口。

  纪紫君见他们没反应,拿起门口的扫把赶人,邢越担心会伤到青提,所以一直挡在她身前,硬生生挨了几下。

  柳青提看到瞬间情绪上来了:“纪紫君,你别在这里蛮不讲理了,如果不是元雅华三心二意,谁来了都没有用。”上次崇年的事情,她是做错了,错就错在,她不应该亲自找人,还让崇年那孙子两头拿。

  她上次要不是对元雅华太有信心了,也不会盲目找人,她只需要静观其变,就能达到那种效果。

  纪紫君盯着她高隆的肚子,一段时间不见,他们都怀上孩子了,当阔太太的滋味很好吧,纪紫君朝她走去,伸手用力推向她。

  柳青提有些重心不稳的朝后倒去,幸好邢越就在身边,及时扶住她身体。

  邢越阴沉的说:“纪紫君,你过分了。”

  她恶狠狠的指着柳青提:“过分的是她,说不定这个从哪里冒出来的楚勤平,也是她一手策划的,她不配过得这么好。”她眼神充满着嫉妒。

  “我解释过了,楚勤平是我请的律师,不关青提的事,还有,她现在肚子里还有孩子,你收起你的小心思。”邢越警告着,要是再有下次,他决不轻饶。

  纪紫君上前,还要推她,但却被邢越身体挡住,纪紫君不屑的说:“我就是要伤害她,你能拿我怎么样,这件事,就是她,是她弄的我家不成家,你就是个白眼狼,养不熟的。”她吼着。

  纪叔觉得她说的过分了,想出声制止,可屋子里突然响起巴掌声,浑厚有力。

  纪紫君脸被打偏,瞳孔放大,下一秒,拿起什么就往他身上招呼:“你打我算什么本事,有本事杀了我啊,杀了我!反正我也不想活了。”

  邢越收回手,失望的说:“看看你现在什么样子。”

  “我什么样子?我家出事到现在,你有关心过一句吗?你每天都和这个贱人你侬我侬,眼里哪还有别人的影子。”纪紫君歇斯底里,在她最需要关心的时候,他在哪里,现在在这里又充当什么好人。

  柳青提拉住他的手臂:“她情绪有些不对劲,大家都冷静些。”

  邢越护着她走出门,纪叔训斥她:“你这是干什么啊,你哥好不容易回来一趟,你又把人赶走。”

  “爸,他早就不是我哥了,他被那贱人迷得神魂颠倒的,哪里还会管我们。”纪紫君难过的流下眼泪。

  “你哥这几年过的很苦,他好不容易自己有家,你就不要掺和,更不能有伤害青提的心思。”纪叔语重心长的说。

  纪紫君捂住嘴巴:“行,我现在做什么都是错的。”说完后,直接痛哭跑回房间。

  走进电梯,邢越询问:“没事吧?”

  柳青提摇头:“对了,她刚才说那个律师是怎么回事?”

  “青提,我先送你回去,我要去律师事务所一趟。”这件事必须处理,真没想到是他手底下的人,做的小动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