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441章 这地,你扫不扫?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441章 这地,你扫不扫?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441章 这地,你扫不扫?

  柳青提拿起树枝指着他:“这地,你扫不扫?”

  雷明心里想着,有他妈妈在这里,谁敢欺负他,于是他挺起腰杆:“不扫,我还受着伤,你们怎么能让伤员做事情。”

  那就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,她扬起树枝,甩在他身上,疼的他嗷嗷叫,大声的喊妈。

  雷太太看到有人欺负儿子,直接冲上去,伸手推开她,江雨晨害怕的喊着:“青提,小心!”

  她身体灵活的旋转,避开和雷太太直面接触,雷太太身体扑空,直直摔向沙发。

  “哎呦,摔死我了。”她扶着腰站起来。

  柳青提扬起树枝,打在他身上,看上去只是轻飘飘的落下,但是树枝本身带有的弹性,让他一阵酸爽。

  雷明痛的浑身哆嗦:“我警告你,你再对我动粗,我对你不客气。”

  她再下手,挑衅的说:“你能对我怎么样?地扫不扫了?”

  雷明被打的脾气也上来了:“不扫,就不扫,有本事你打死我。”

  这臭脾气,还真是惯得了,柳青提抬手就往他身上招呼:“你真以为我不敢是吧。”

  雷太太听到自己儿子的惨叫声,不顾身体的疼痛,直接扑向儿子,用身体护住他,两母子抱在一起嗷嗷叫。

  江雨晨看到他们这么惨,有些于心不忍:“青提,算了吧!”

  “什么算了,你没听到吗,雷公子让我把他打死,我怎么也得听他的吧,毕竟当大爷习惯了,比较喜欢吩咐别人做事。”柳青提说着还要下手。

  雷太太的皮肤是上美容院花钱保养出来的,嫩嫩白白的,实在受不了这种疼痛,她扯着他手臂说:“儿子,要不然我们就做吧!”

  雷明扭头看到妈在他身后,难怪刚才不感觉痛了,关心道:“妈,你怎么样,你没事吧?”

  “没事,儿子。”雷太太看向他。

  雷明气愤的说:“我做,地我扫。”他一瘸一拐走到门口,拿起扫把开始扫院子。

  她突然瞥见雷太太眼神一横,似乎又要颐指气使让雨晨做事,于是她冷冷的说:“雷太太,你还有事吗?”

  雷太太嘴角裂开,笑眯眯的,一脸和善的样子:“雨晨,我们都刚刚起床,肚子很饿,你能不能做点吃的给我们?给我煎个蛋,那个蛋……”

  “你们比我这个孕妇起的还晚,还这么多要求呢?你以为你还是谁,说白了,雨晨不欠你们的,如果你们给钱住店,提些要求自然可以,给钱吗?”她朝雷太太伸出手。

  雷太太身体往后仰了些:“大家都这么熟了,提钱多伤感情。”

  “那就是没钱。”柳青提收回手:“那就得有寄人篱下的态度,有什么吃什么。”

  “是是是,给我们做点吃的吧。”雷太太笑着说。

  江雨晨见她态度良好,才有心思去给他们做吃的,很快两碗面端出来。

  雷明在一旁吃的很香,但雷太太却只拿起筷子撩了下面条:“雨晨啊,不是说过你很多次了吗,这面怎么还做的这么没水平,看着卖相就没有食欲。”

  江雨晨抿紧略带苍白的嘴唇,把怒火强行压制住,柳青提直接开口:“你不吃,有的是人吃,不吃拿来。”

  雷太太立刻动筷:“虽然面相很难看,但还是勉强能下口的。”

  这人就是嘴巴不痛快欠收拾,以后就用这招对付这种人,柳青提盯着他们两个吃完。

  “现在有力气干活了?”柳青提询问。

  雷太太优雅的抽出张纸巾擦嘴巴,感觉到纸巾的粗糙,一摸就是便宜货,于是果断放下。

  雷明表现的有点乖:“吃饱了,我继续去扫院子。”

  柳青提站在她面前:“你去把碗洗了。”

  “我,我是长辈,你敢吩咐我做事!”吩咐她儿子做事,已经是她最大的底线。

  “在我公司,像您这岁数的,洗洗厕所,扫扫地那是相当的上手,你不能比她们还差吧?”柳青提好说歹说的模样。

  雷太太算是听出,柳青提在说她年纪大,不就是干点活吗,她也可以,不过为什么要给江雨晨干活,这个女人打从一进门,她就看不上眼,婚后更是连个蛋都生不出,简直是拖累了他儿子。

  “我最近刚做的美甲,贵着呢,不做,弄坏了,你赔得起吗?”雷太太伸出手指,露出指甲。

  柳青提笑着说:“你可能不知道我,我是专业美甲师,只不过我怀孕了,所以才没动指甲,只要你干活,我免费帮你做。”

  雷太太听着有些心动,特别是她们这些上了年纪的阔太太,变美就是她们的命。

  她就要妥协的时候,瞧见江雨晨定定看着这里,似乎有些幸灾乐祸,她立刻收敛情绪:“不做。”

  柳青提点头:“行,外面一堆向雷家催债的,我随便跟人说,我看到雷家母子藏身在郊外,估计也能换点钱吧!这么想来,是个稳赚不赔的买卖。”

  雷太太看着她往外走,紧张的说:“慢着,我做。”她挽起衣袖,收拾碗筷进厨房,利落的做起事情。

  江雨晨瞪大眼睛,嫁进雷家这么多年,她从来没看过婆婆做事,还以为婆婆娇生惯养,没想到做事一点都不差。

  柳青提让雷明搬了张躺椅到院子,她坐在上面慵懒的晒太阳,好几次雷明有意无意的靠近她,但停留下了下就离开了。

  她不睁开眼睛,都知道他憋什么坏:“收起你的小心思,敢动我,你能惹得起邢越吗?你要是还想活命,就能吃能干,外面的人,可想着你的命。”

  “柳小姐,怎么会呢,我没这想法,就是你附近地板脏了,我扫扫。”雷明笑着说。

  他心里有什么小心思,他自己知道,还用得着她说破吗,天渐渐黑了,江雨晨心情不错的在厨房做菜,柳青提坐在沙发上端着江雨晨削好的水果吃。

  他们两个坐在餐椅上,同时看向她,这人和人怎么待遇这么差,他们一天忙里忙外,江雨晨一口水都没倒给他们,却削好水果亲自端到她面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