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448章 只和我借钱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448章 只和我借钱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448章 只和我借钱

  柳青提坐进车里,忍不住打了声哈欠,但是不管怎么靠椅子都睡不着。

  这果然心里憋着事,真的很难睡着,她扭头看向他:“邢越,要不然,我们把雷家母子赶出民宿吧!我担心这种事,还会再发生。”

  反正她直觉,雨晨应该不是开口说放下,就真的放下的,可能只是想让她安心而已。

  车子缓缓停在红绿灯下,他伸手温柔的抚摸她脑袋:“交给我。”

  孙潇在医院住了一天,确定没事,医生便准许他出院。

  江雨晨不放心的看向他:“你真的没事了吗?”

  她这么说,机会来了,孙潇轻咳:“身体还是有些虚弱,我从这里回去,得坐两小时的飞机,然后转中巴,才能到家,一路颠簸就更难受了,偏偏身上也没多少钱,在这里耗不起时间。”

  江雨晨听着很快就心软了:“要不然,你就住在民宿,养好身体再走,但是我警告你,要是敢坏我的事,你立刻给我滚。”

  “好,我保证,不打扰你的事。”孙潇笑着说。

  只要能待在她身边,他就有机会破坏她和雷明同归于尽的事,时间还长,慢慢来,反正他不急。

  他们回到民宿,看到客厅椅子都掀翻了,她走到楼梯口,朝楼上喊:“雷明?你怎么回事,怎么把客厅弄得乱乱的,还不赶紧下来收拾。”

  过了很久,楼上一点反应都没有,她脱下薄外套上楼,看到雷明的房间,东西都被收拾干净,他们离开了!

  江雨晨激动的冲下楼,指着他:“是不是你告诉雷明,让他离开了?”

  “我一直在医院,跟他又不认识,我怎么联系他?”孙潇双手举起,身体向后退。

  这时,柳青提的视频电话打来,江雨晨立刻收敛情绪,看向画面:“青提,你怎么样了?”

  “雷明离开了吧?”柳青提询问。

  她问这个是什么意思,难道雷明离开跟青提有关系,她皱起眉头朝沙发走去,孙潇立马走在她前面,把地面的障碍物清一清。

  “他走的很匆忙。”她疲惫的坐在沙发上。

  柳青提略显得意,手里剥着橘子激动的说:“这方法还是邢越想出来的,他联系了那些讨债的,那些讨债一听,他躲在那里,立马就杀过去,雷明看到自然害怕,就跑了。”

  江雨晨满脸担忧:“青提,你最近小心点,雷明要对你不利。”

  事到如今,她不得不说,再不说出事就不好了。

  柳青提吐出籽:“雨晨,邢越现在是什么人物,就凭雷明,能靠近我吗,还有撇开邢越的身份不说,我父亲是柳页青,我出门也是有保镖的,他无论怎么样都伤不了我。”

  “真的吗?”江雨晨想到以前雷明法子挺多的,她还是不放心。

  “当然,雨晨,你把我想的也太弱了,要不是因为怀孕,身体笨重,就雷明这身板,接不过我两招。”她十分自信的说。

  江雨晨是不知道她进过专业保镖训练营,所以才会觉得她是个怀了孕的弱女子。

  但实际上‘弱女子’这个词,放在她身上真的不合适,想到邢越以前也是被她骗了,后来目瞪口呆的,她就忍不住笑出声。

  江雨晨瞧见她这副轻松的模样,心里是有些相信了:“那青提,我是不是干了件蠢事?”

  “我不会笑你的,好了,我该给你干儿子补充营养了。”柳青提朝她挥手,挂断视频。

  她把平板电脑随手搁在沙发上,朝餐桌走去:“邢越,等一下陪我挑生产医院吧。”

  这肚子已经六个月了,再过几个月就该生了,这件事必须提上日程。

  邢越点头,拿起筷子夹菜到她碗里,她低头小口吃着。

  他快速收拾好厨房的东西,坐到她身边,她查看附近的医院,看到最后皱起了眉头。

  他坐在她身边,询问:“选好地方了吗?”

  “国内的医院,很容易造成没床位,我可不想到时候在走廊上生孩子。”柳青提嘟囔着。

  “那,我让妇产科给你预留床位出来。”邢越看向她。

  柳青提鼓着脸说:“那万一,宝宝提前出来呢?这预产期是死的,人是活的,要不然我们找些国外比较好的医院?”

  这国外新生儿诞生的概率,没有他们的多,很多医院都是单人单间。

  “可以,你喜欢就好。”

  “趁着还能走动,要不然我们去我哥那里看一次日落吧。”都说那里的日落很没,可是她却一直没机会去看。

  “哥?”她不是独生女吗,哪来的哥哥。

  “你们见过的,就是费总,他身旁总是跟着一个很粘人的女人,还有事没事找我麻烦,这么说你有印象吗?”柳青提绘声绘色的形容,这两个人的体型。

  “你们有血缘关系?”这才是他在意的点,别又是欧阳信那样的,有名无实。

  “有,他是我表哥。”看来他是真的不记得了。

  柳青提一个电话过去,费誉诚立刻安排好医院,让她什么时候来都可以。

  这时邢越电话响起,他看到号码,下意识看向她:“我去接个电话。”

  柳青提盯着他的背影,有什么话不能当着她面说,一定要避开。

  楚勤平在电话里说着:“元雅华联系我了,只和我借钱,没有说要回来。”

  “你借了?”邢越淡淡的问。

  “一次是真情,两次就是蠢了,我不会在同一个坑跌倒两次。”楚勤平肯定的说。

  “她现在在哪里?”这件事该结束了。

  “她跟我借钱有段时间了,我一直没给,只是最近才想起有这件事。”楚勤平无所谓的说,似乎这件事已经从他心里淡忘。

  但真正动过感情,怎么可能说忘就忘,他很想知道,她为什么要欺骗他,难道她从来就没对他动过心吗?

  她要是乖乖待在他身边,他有千万种方法能保住她,可她偏偏选择了这种方式。

  可他怎么都找不到元雅华在哪里,于是只好把她的消息告诉邢越,让邢越的人也去找,起码人多力量大,说不定真的能找到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