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449章 地商跑路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449章 地商跑路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449章 地商跑路

  “我会派人去找他。”邢越说完直接挂断电话。

  他转身走进客厅,却对上她怀疑的眼神,他关上阳台门嘴角露出淡淡的笑意:“公司上的事。”

  “你有事情瞒着我,孕妇的直觉很准的。”柳青提手掌抚摸着肚子,直直看向他。

  似乎在对他说,敢不敢在孩子面前撒谎,等以后儿子出来,可是会有样学样的。

  邢越看到她手似乎捏住他的喉咙,操控着他的性命,于是走过去坐下:“我在找元雅华,楚勤平那边有消息。”

  “那找到了吗?”

  “她最后一次打电话显示地址,是在外地的一个小镇,可楚勤平的人赶过去,却不见她人,又消失了。”邢越温柔的抚摸她肚皮。

  “那你要去哪里找?”柳青提看向他。

  元雅华既然没借到钱,那应该短期时间走不了多远,在那个地方画个圈,大概范围去找,应该会有线索。

  “我也派人帮你一起去找。”柳青提拿起手机联系柳家的保镖。

  之前她那么讨厌元雅华,每次见面都恨不得掐起来,他以为,她会反对他去找元雅华。

  柳青提挂断电话,拉起他手臂,靠在他怀里:“你工作什么时候能放下?陪我去养胎?”

  邢越脑袋靠着她发顶,想了想,欧阳集团的事已经锁定,只等收网,剩余就是元雅华的下落,好像也没什么事了。

  “我明天去安排下。”

  她忍不住打了下哈欠:“我想睡觉了。”

  邢越鼻息间呼出滚烫的气息,应了声,许久都不见她有动静,他低头看了眼,只见她圆溜溜的眼眸紧闭,纤长的睫毛停在眼窝上,而手臂搭着他肩膀。

  这是……赖在他身上了,邢越想到这个,嘴角的笑意更加深了,他将她抱起来,朝房间走去。

  次日,邢越早早醒来,做好早餐和午饭,用保温盒装好,换了身衣服便去上班。

  会议室里,只有他和廉君两个人,他缓缓开口:“我不想忙了,最近我要休息一段时间。”

  “一段时间多久?十天,半个月,还是一年?”廉君看向他。

  “最好,一年。”邢越不以为意的说着。

  他听到激动的站起来:“一年?邢越,你怕不是疯了吧,公司刚刚起步,所有人都盯着你,你要是突然消失,我怎么跟手底下的人解释,说老板跑路了?”

  “青提快生了。”邢越直直看向他,这个理由成立吗!

  “她生。”生孩子这种事,他不在场也说不过去,就当这是他请假的理由,但也不用请那么久吧。

  “最多半年,六个月。”廉君烦躁的说。

  “成交,还有,我要从欧阳集团这件事抽出来,所有的利益都归你和公司。”邢越把文件推到他面前。

  廉君盯着这份独立项目文件,要不是认识他够久,就凭这个文件,都要怀疑这个老板是不是找替罪羊。

  “你出差那件事,被柳青提知道了?”那次出差实在是没办法,地商非点名要见他老板,不然就免谈。

  “差点。”想起那次视频他还心有余悸,青提竟然一眼就认出外面的城市标志。

  “那柳青提没有打破砂锅问到底?”见邢越安然无事的样子,不相信柳青提竟然这么好忽悠。

  邢越眯了眯眼睛看向他,他是很想幸灾乐祸,可惜,青提还是挺讲理的。

  咳咳,廉君拿起笔在上面赫然签上自己名字,合上文件,拿起:“那什么,我还有事,先出去了,对了,你请假,要写请假条,我批了你才可以走,不然又忙忙碌碌的。”

  这个要求不过分,于是他一口答应下来:“可以。”

  廉君坐在电脑面前,看到欧阳总裁又对这块地追加投资,他在桌面上找到对欧阳总裁财产调查报告,加上最近损失的,他差不多也能拿出这么多钱。

  不过他还会不会找人借钱投呢?廉君眼眸闪烁着期待,他立刻打电话给邢越,让邢越马上来自己办公室。

  邢越站在他办公室门口,他兴奋的朝邢越招手,邢越推门走进去:“找我什么事?”

  “你看看这个,分析下。”廉君把电脑转到他面前。

  “按照欧阳总裁行事风格,应该不会再追加,这已经是他所有的钱,要是借的话,万一有风险,他承担不起。”这是得罪人,伤及根本的问题,他应该不会去做。

  “好,那就听你的,我收网了。”廉君摩擦着手指。

  “嗯。”邢越点头。

  廉君立刻把那块地的负面消息放出去,要多黑就多黑,那块地的市值一夜之间降了好几个亿。

  欧阳总裁大晚上被电话闹醒,他听到这个消息,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,怎么可能那块地突然不值钱了。

  他挂断电话后,电话再次响起,是和他一起投资的那几个老家伙,挨个打电话给他。

  柳页青躲在洗手间偷偷给他打电话:“这怎么回事啊?我放出去的钱,都没的回来了。”

  “做生意本来就有风险,这件事我会去了解清楚。”欧阳总裁还处于睡梦中,语气自然不是很好。

  “地契是不是在你手里?只要地契在你手里,我再把事情压一压,这块地还是有可能赚回来的。”柳页青客观分析问题。

  欧阳总裁揉揉眉心,让自己清醒过来,柳页青说起地契,他才想起,之前那个地商说还有几个人要投资,他看谁给的钱多,就把地契给谁,还哄着他说这是暗地里的投,要是钱太少,再退回去。

  他立刻拨通地商的电话,却处于关机状态,他立刻派人去找地商,整座城市都找不到卖他地的那个人。

  钱投出去,地契没拿到手,看起来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,他平时投资很谨慎,没想到还会摔坑里。

  看来真是老了,他惆怅的坐在书房里,想着这件事具体要怎么解决。

  欧阳信又在外面喝酒,三更半夜才回来,只不过这次被他父亲刚好撞见。

  “站住,你看看一个柳青提把你弄成什么样子了,你能不能把心放在公司上?”欧阳总裁本来就焦头烂额,看到他不上进的模样,更是气不打一处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