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456章 恨不得拉黑这两人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456章 恨不得拉黑这两人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456章 恨不得拉黑这两人

  “好,那就直接把你交给欧阳信。”他还省了谈判这道工序。

  廉君想到那天的厮杀场面,确实有些触目惊心:“那个,我觉得你说的有些道理。”

  “我说什么了?”邢越很不给面的拆台。

  廉君拉开椅子坐下,神情十分的严肃:“就是,把地契拿出来,可是你真的只是把地契拿出来,没有其他动作了?”

  “嗯。”邢越鼻息呼出热气。

  “那我们做了这么多,费尽心思,什么都没捞到?”廉君不可置信。

  邢越抿开嘴唇:“欧阳集团这次投资的钱,不是入了你账上吗!”

  经过他这么提醒,廉君意识到,小狐狸就是小狐狸,狡猾似乎是天性。

  他心照不宣的点头,到时候只要把责任推给地商,这张地契对他们来说作用不大。

  他们经济重心都在这座城市,要是买块地在那里,确实短期不知道做点什么,只能荒废。

  倒不如把地契给那群人,一则保命,二则还能发展友好的商业关系。

  廉君回到办公室,谨慎的把窗帘全部关闭,然后转动保险柜的密码锁,从里面拿出一个文件袋,朝他办公室走去。

  邢越拆开看了眼,确实是如假包换的地契,那剩下的,就是把表面工作做好。

  “你多派些人,放出消息,就说我们在找地商,同时稳住地商,只要他还在我们手里,就万无一失。”任谁都找不到他。

  “明白。”廉君接到指令,立马着手去做这件事。

  邢越看了眼时间,就到中午了,他得去买菜做饭给老婆孩子吃。

  他乘坐总裁专用电梯抵达一楼,就撞见柳青提步履蹒跚的朝他走来,他大步迎上去,扶住她的手。

  “你现在肚子大了,不要到处乱跑,有什么事打我电话。”邢越语气多有呵责,但更多的是担心。

  “我就是想知道,你们谈的怎么样了?”她在家里打了很多通电话给他,但他就是不接,她也是一时担心,所以就来了。

  邢越扶着她往外走,这件事回去他会好好跟她说清楚,她现在还怀有身孕,别动不动就上火。

  刚走几步,身旁的人就停住不动了,他扭头,看到她五官皱在一起,脸色有些难看。

  他紧张的问:“你怎么了?”

  “我脚抽筋了,好痛。”柳青提咬着牙,强忍着痛意。

  邢越看到,俯身立马将她抱起来,他们回到车里,邢越脱下她鞋子,缓慢的把她的脚抬起来,滚烫的掌心握住她脚底,手指轻轻按着穴位。

  “好点了吗?”邢越询问。

  柳青提感觉到痛意舒缓,五官变得平滑,笑着说:“好多了。”

  邢越看到她一副轻松的样子,自己也跟着松了口气,他都没发现,刚才害怕她出事,竟然急的汗都冒了。

  他现在感觉后背凉凉的,即便车里开着暖气,都捂不暖他的身体。

  缓过疼痛,他握着她脚底摁着穴位,她感觉到痒,她挣扎着要抽回脚丫,‘咯咯’的笑了几声。

  邢越握住她的手,表情认真的不能再认真:“青提,你要保护好孩子,和你自己,剩下的事,我会解决。”

  “你还没跟我说,今天的谈判结果呢。”柳青提满脸担忧。

  要是欧阳信执意要把他们都带回去交差,那可能真的是凶多吉少了,她不愿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。

  “我找到地契,换我和他的命。”邢越缓缓开口。

  想起昨晚父亲说的话,他和欧阳叔叔联合都没找到地商,他们联手相当于把那座城市翻了个底朝天,这样还没把人找到,那只能是消失的无影无踪了。

  她不安的抓住他的手:“邢越,你有多少把握能找到这张地契?”

  “没有十全的把握。”他说的格外轻松,因为地契现在就在他手里。

  “那我也派人,帮忙一起找,可世界那么大,我们应该往哪找?”不管有多艰难,她都要把这人找到。

  邢越看向她,如果有青提的加入,那可信度会大大增加,但如果以后她发现他利用了她,会不会再次离开。

  他不能冒险,他握住她的手:“青提,不是联系好医院了吗,你现在就去。”

  他是在开玩笑吗,出了那么大件事,她怎么可能现在安心的去养胎,她现在每次闭上眼睛,都是邢越浑身是血的样子。

  她真的很害怕,他们好不容易收获平静的日子,就此被打破。

  “我不会去,至少现在不会,我不能看着你出事,却什么都不做。”柳青提摇头。

  “好。”他无奈的叹了口气,将她拥入怀里。

  柳青提联系了以前混在一起的朋友,让他们发散人脉去找地商,朋友,不经常联系,关键时候挺身而出,才是一辈子的真朋友。

  可是他们知道欧阳信摆明就是在针对柳青提的男票,他们都是朋友,手心手背都是肉,这怎么抉择。

  她找人帮邢越的事,传到欧阳信耳朵里,他拿着杯红酒,独自站在阳台,孤独的眺望远方。

  曾经那些笑靥的画面,仿佛就发生在昨天,青提是觉得他冤枉邢越了,是他非得至邢越于死地。

  可是她又知道,欧阳集团因为邢越,而产生动荡,父亲那边应付很棘手,他不能什么都不做。

  当然人命是不得已的下下策,如果能顺利的解决这件事,让两方都没有损失,那是最好的。

  张军浩惆怅的坐在沙发上,抬头看向一直站在阳台吹冷风的欧阳信:“诶,你说说你们,之前感情最要好就是你们了,怎么弄成今天这副样子,还有这次青提发话了,我们到底是做还是不做?”

  “你们两个闹别扭,把我们上百号人物都给端了进去,双面炸,都快里外不是人了。”

  他现在恨不得拉黑这两人,这段时间千万别联系,他真是怕了。

  欧阳信缓缓开口:“你们都去帮青提找人吧。”

  张军浩起身上前:“你今天就跟兄弟说句实话,你到底是想整邢越,还是就事论事,你老爸那边给的压力太大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