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458章 我想看你小时候的样子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458章 我想看你小时候的样子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458章 我想看你小时候的样子

  一个不会有未来的人,怎么能试图给别人未来呢?那都是扯淡,张军浩一口干掉啤酒,用力捏罐子,导致强烈变形,随后扔进垃圾桶里。

  在他们了解,张军浩之所以会被带回张家,是因为张叔叔逼死了他妈妈,等他长大后,就格外的叛逆,在张家豪宅,他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大魔王。

  不管他怎么做,张叔叔只会打他,却不会杀了他,所以造成了他这个有恃无恐的性格。

  不过,这都是他们的了解,在一起那么久了,他们从来不敢问张军浩,他为什么那么恨张叔叔。

  柳青提不屑的说:“谁要你养,臭不要脸的。”

  张军浩酒气上来,也是一头脑热:“是是是是,就算没有邢越,排着队,也轮不到我养你。”

  柳青提瞪了他一眼,哪壶不开提哪壶是吧!她拿起桌上的抽纸盒扔向他。

  “你要是困了,就地睡没人管你,别胡说八道。”

  欧阳信也帮忙说话:“你醉了。”

  “就两瓶啤酒,你就说我醉了,你还是不太了解我,我可以喝到天亮,来,青提,你,嗝,喝奶。”张军浩把摊凉,变恒温的奶放到她面前。

  柳青提放下怀里的抱枕:“欧阳,我就先回去了,他交给你照顾。”

  “恩,我送你。”比起张军浩,他更担心她。

  “不用了,邢越的保镖就在酒店门口等我。”柳青提一口拒绝。

  她刚才刚和邢越说,她和张军浩在一起,要是看到欧阳信送她出酒店,就真的说不清楚了。

  欧阳信一眼看穿她的顾虑,原来他早就成为她和邢越之间的隐患,所以她对他避恐不及,怕邢越会误会。

  但他只是担心她,没有别的意思,更没有想影响他们的感情,于是开口:“我只送你出电梯,不会被人发现的。”

  一下子被戳破,她脸瞬间干在那儿,要是再拒绝,就显得有些刻意了,于是便点头答应。

  他们走进电梯,柳青提身体侧着,看向一边,故意避开他的视线,短短几分钟,他们没有一句话。

  直到电梯门打开,她才觉得松了口气,保镖看到她出来,立刻迎上去。

  欧阳信原本伸出,想去扶她的手,却被她错过,而落空,他默默收回,看着电梯门再次关上。

  保镖扶着她往门口走:“柳小姐,你没事吧?”

  “我能有什么事,回去吧!”柳青提坐进后座。

  她回到公寓,看到门口摆放着张很小的椅子,是折叠的,平时不用就收起来,之前没有的,是邢越给她准备的吗。

  她把椅子拉开,手压了压确定能承重,才敢坐下去,她解开鞋带,换上拖鞋进屋。

  这时,邢越刚好洗完澡,擦拭着头发走出来:“青提,你回来了。”

  “你找到那个地商了吗?”这都过去一天了,明天就得交差,万一他交不出地契,真的没有回旋的余地了。

  “还没到最后。”邢越倒了杯温水给她。

  柳青提只是喝了一小口,就喝不下了,满脸的担心,邢越拿起她喝剩下的水,一饮而尽。

  他大掌轻轻抚摸她肚子:“在外面吃饱了吗?”

  “嗯恩,张军浩准备的伙食不错,他这人虽然不咋地,看上去也不太靠谱,但是选吃这方面,没失水准过,可能是同一时间劈腿太多得出的经验。”柳青提打趣的说。

  邢越见她浑身放松,他嘴角也多了丝笑意,肚子里的宝宝,许是感觉到气氛缓和,踹了他几脚。

  他嘴角的笑意更加深了,这小家伙还挺有力的:“青提,我们再生个女儿吧!”

  柳青提拿起苹果咬了口:“你说生什么就是什么了!你应该不是医生,而是预言家吧。”

  他轻咳:“我尽量。”

  这话怎么听着那么烫人,暧昧呢,她忍不住把手放在脸上,果真发烫了。

  “我,我不跟你说了,我去洗澡。”

  “你肚子太大了,最好淋浴,不要泡澡,免得滑倒。”邢越跟在她身后,把给她准备好的睡衣,帮她放进洗手间。

  “知道了!”柳青提笑着说。

  她洗完澡,擦着头发走出来,邢越自觉拿起吹风筒,给她吹头发,光是吹头发,就得用半个小时。

  她有些发困的不停打哈欠,她挪了挪脑袋,调整姿势:“邢越,我觉得我头发太长了,得剪了才好洗。”

  “恩,确实会比较方便。”

  “但是我很喜欢我的长发,不想为了孩子放弃。”柳青提抬眼看向他。

  “那就不剪了。”邢越淡淡的说。

  “那你觉得我剪好,还是不剪好?”柳青提纠结的说。

  “都可以。”反正吹头发的都是他,她怎么都可以,开心就好。

  柳青提不高兴的嘟起嘴:“邢越,我觉得你一点都不在意我,你不像别人,对自己的女朋友,总有特别喜欢的点,而你好像很无所谓。”

  邢越俯身靠近,轻啄她粉唇:“也不是,你只要乖乖待在我身边就好。”

  她最后一下哈欠,直接把眼泪给弄出来了,邢越伸手擦过:“是困了吗?头发很快就干了。”

  他立马加快手上的速度,把她的头发吹干,柳青提伸长手臂,双手托着他的脸。

  “邢越,我希望宝宝长的像你,这样,我就能看到你小时候的样子了。”

  她想看他小时候的样子……这句话,胜过千言万语,暖了他整颗心。

  邢越吻上她嘴唇,温柔缱绻,不强烈,只是点到为止就松开了。

  但怀孕的人,身体似乎特别敏感,光是一个吻,就让她心猿意马,他松开的时候,她呻吟出声。

  这一声,直接引爆了邢越体内压制许久的躁火,他呼吸微喘,但又强行压制住,他不能,这样会伤害到青提。

  他关掉吹风筒,想去洗个冷水澡,让自己好好冷静下,但手却被一下牵住了。

  “邢越,你要去哪里?”

  此时她脸颊红润,像水滴的桃子,眼神迷离,粉嫩的嘴唇,一张一合,似在诱惑着他。

  他喉结上下翻滚,发出的声音带着沙哑:“青提,别这样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