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459章 我最在意的人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459章 我最在意的人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459章 我最在意的人

  “嗯~”声音从她鼻尖传出。

  ‘轰’顿时体内的躁火涌到鼎盛,邢越立马站起来,不能再这样下去了,不然真的会伤害到青提。

  洗手间水声响起,柳青提的眼眸逐渐恢复透亮,她捂住发烫的脸颊:“我以前也没这么饥渴啊。”

  肚子里的小宝闹腾着,今晚有些活跃,柳青提穿着纯棉的睡衣,背靠着沙发,看着他脚一下下印出来。

  她伸手抓住:“你咋那么活泼呢。”

  他脚丫立刻往回缩,瞬间安静下来,柳青提好奇的用手指戳着肚皮,这就有点好玩。

  许是被她戳到了,宝宝不安的扑腾着,她手掌抚摸上去,哄着:“好了,不闹你了。”

  肚子那货,听到和平共处的话,才真正消停下来,她伸手摸了摸头发,干的差不多了。

  她朝房间走去,邢越感觉体内的火抑制下来,便打开洗手间的门,看到客厅没人,才往房间走去。

  柳青提呢喃的钻进他怀里,耳朵贴着他的心脏:“明天你有把握吗?”

  邢越温柔的抚摸她后背,刚才是浑身躁火,现在就是细水长流,他低头亲吻她额头,在她心里,他没有解决事情的能力吗?

  她继续说道:“要是实在解决不了,我们就逃吧,逃到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。”

  他邢越做事,要么成功,要么失败,从来没有逃避两个字。

  如果真的遇到生死存亡,那他会尽全力保护好她。

  可柳青提想要的,是他们都好好的活着,一起到白头。

  次日,柳青提醒来,看了眼时间,已经十点钟了,她记得昨晚她明明调了闹钟的,怎么会没有响呢?

  她点开看了眼,她的确是调了,但,是被人关掉了。

  这个邢越,明知道她很担心,这件事还要瞒着她去做,她立刻换上衣服出门。

  在会议室里

  他们双方面对面坐下,欧阳信看向他:“地契,你找到了吗?”

  邢越手指挥动,廉君把一份文件放在他们中间,欧阳信看了眼身旁的人,他立刻意会,上前拆开文件,取出几张纸,是地契,还有土地转让过户文件,地商已经签好字。

  他们签上后去相关部门证明,就起法律效应了,欧阳信眼神出现片刻震惊,所有人都找不到地商,怎么唯独他能找到。

  莫非地商就在邢越手里,欧阳信眯了眯眼睛。

  他缓缓开口:“邢越,你这算盘打的真不错,地商就在你手里吧,即便你把地契交出来,你还是狠狠赚了一笔。”

  “这你就误会了,是我们的人找到了地商,你要的东西就摆在你面前。”欧阳少总不是说说话算数吗,现在东西就在这里。

  他们所有人都没找到的地商,竟然是被他藏起来了,他心里窝着想搞垮欧阳集团的计划,说什么,都不能放过。

  欧阳信站起来:“把他们统统带回去。”

  就在此时,门被人从外面推开,柳青提走进来:“欧阳,你说过,你的目的是地契,不是人。”

  “如果我今天非要带他们走呢。”欧阳信站在她面前。

  “那就先把我打倒。”柳青提眼神迎上他。

  她的眼神透着坚韧,像极了遇到强劲的敌人,不服输的模样,他,他怎么会是她敌人呢!

  欧阳信的心刺痛着,那就趁着今天,把话说清楚:“你看这是什么!”

  柳青提看到他手里拿着的东西,是地契,那就是说邢越找到地商了。

  “我们所有人都找不到地商,怎么偏偏邢越两天时间就找到了?地商根本就是在他手里,他现在想两头赚,我父亲是不可能容得下他。”欧阳信一字一句说的格外清晰。

  柳青提听着十分凌乱:“不对,邢越不可能这么做。”

  “青提,你清醒些。”欧阳信握住她肩膀:“你所认识的邢越,还是眼前这个人吗?”

  他的话,直接震慑她的心,她认识的邢越……

  门外突然闯入一队人,带头的是邢越的保镖:“老板,都解决了。”

  邢越看向他:“欧阳少总,现在是要坐下来好好谈,还是?”他做出‘请’的姿势。

  欧阳信看向他的人:“邢越,你现在是威胁我?”

  邢越把文件袋推到他面前:“我只是不想这件事越闹越大,闹大了对谁都没好处。”

  邢越现在是在交他怎么做事,息事宁人,让这件事过去,这次放过邢越,可未必他日邢越会放过他们。

  “如果我说不呢?”

  “那就麻烦欧阳少总在我这里多住些时日。”他会亲自和欧阳老总谈。

  柳青提听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,只觉得这屋子里全是邢越的人,她内心隐隐不安,下意识就和欧阳信站在一起。

  她手抓住他小拇指,他浑身愣住,小时候一遇到危险,青提就会抓住他小拇指,让他带她跑。

  他对上她眼神,她立刻就松开,眼神暗示他,想办法离开这里。

  他们前面站着保镖,保镖刚好挡住邢越的视线,他看不到他们眼神交流。

  邢越觉得事情谈的差不多了,于是朝她走过去:“青提,累了吗?”她站的挺久的。

  柳青提看向他,再不动手,他就真的走不了了,快点啊。

  欧阳信眼神很是挣扎,他不想伤害她,在他犹豫的过程中,柳青提被邢越带走了。

  她看向邢越:“可不可以,不要伤害欧阳信?”

  “为什么?”到现在,她还是要关心别的男人吗。

  “我不想看到,我最在意的人,伤害我的家人,虽然我跟他没有血缘关系,但在我心里,他就是我哥,小时候,因为我长相出众,竟然惹得班上的女生联合欺负我,是欧阳挺身而出保护我,直到,我父亲把我送进训练营。”柳青提眼神暗了暗。

  所以她是因为这个,所以一直和他保持联系,邢越不知道她受过这种伤害。

  既然是还恩,她的恩,他会还,邢越大掌握住她的手:“我不会伤害他,你们可以随时见面。”

  只有她看到,她才会安心,柳青提点头:“谢谢你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