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462章 洗澡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462章 洗澡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462章 洗澡

  “前几年找到,惨不忍睹?”邢越询问。

  “咳咳,是模样惨不忍睹,那时候定亲的年纪还小,那时候大家都很稚嫩,谁能想到,他们长大后就长残了。”柳青提笑了笑。

  张军浩扭头说:“我也就是看到那些人心思不纯,所以随口那么一说,都是假的。”

  她用力的点头,邢越捏着她下巴再次确认,没想到他还有这么多隐藏的情敌。

  “那为什么不联系了?”邢越还是介意那段定亲的时候。

  “我也不清楚。”反正也没什么感情,在意那么多做什么,她耸耸肩。

  张军浩闭上眼睛,靠在椅背上,心里说着:那是她不知道欧阳对她那时候就开始用情了,是他赶跑了那些人,说什么青提以后只能是他的女人,可后来呢?屁都没成。

  车子停在附近医院,可好死不死,刚好和张军翼选的是一家医院,张军浩做检查的时候,就在走廊上撞见他。

  张军翼走过去:“你怎么出来的?”

  “当然是走出来的。”张军浩挺起胸膛说着。

  “一群饭桶,连个人都看不住。”不用想都知道,他既然跑出来,那就说明全都跑出来了。

  他一个大活人看不住就算了,连个孕妇都拿捏不住,这些人回去就把他们开了,饭桶,统统饭桶。

  “等我回去,你照样跑不掉。”张军翼要挟他。

  从他身边走过的时候,他突然开口:“那就不等你回去了。”

  张军翼看向他,眼神眯了眯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  张军浩大喊:“邢越,绑架我们背后的人,就在这里,邢越,你快来。”

  他瞪着张军浩:“我是你哥,我也是张家当家人,你敢这么对我。”

  “你咋还这么自作多情呢,你说你,被我看到做什么,本来我就不想再见到张家人,既然你来了,那就别怪我不客气。”

  就屁大点血缘关系,真以为他会在乎吗,他根本不屑一顾。

  邢越的人很快赶来,张军翼身旁只跟着两个人,根本就不是邢越的对手,很快就被抓住了。

  在路过他身边的时候,张军翼恶狠狠的说:“父亲说过,兄弟不能相残,不然会遭报应。”

  “现在是科技时代,凡事得讲点科学,你咋还这么自作多情呢。”真以为叫了十几年的哥,就真的叫出感情了?可笑,天大的笑话。

  邢越听到他们说的话,特地走到他面前:“你利用我?”

  张军浩笑眯眯的说:“别说的那么难听嘛,什么利不利用的,本来就是他想伤害青提。”

  邢越看了他一眼,便朝妇产科方向走去,柳青提拿着检查报告出来,坐在长椅上歇歇,抬头,便看到邢越朝她走来。

  她把结果递给他:“什么事也没有,我们回家吧,我有些累了。”

  邢越仔细看了检查结果,确定数据没什么异常,才点头答应。

  保镖把人推进车里,走到他身边问:“老板,他怎么处理?”

  邢越原本想说交给警察,可岳汀却走上前:“对付这种人,绝不能姑息,交给我处理。”他保证让那人死于意外,查不出半点谋杀的痕迹。

  他想着岳叔以前跟在父亲身边,是最得力的助手,处理这些事,比较有经验,便把人交给他了。

  张军浩担心邢越把人打一顿就放了,于是拦了辆出租车,悄悄跟上去。

  如果邢越放人,那他就带人把张军翼做了,这样也查不到他头上,敢欺负他,和他的朋友,就得付出代价。

  邢越搂着她的腰上楼,她窝在沙发上,他去厨房给她弄点吃的,嘱咐她吃了东西再睡。

  可他端着汤面出来的时候,却发现她已经躺在沙发上睡着了,他走过去,轻轻的抚摸她脑袋。

  “青提,起来,吃点东西。”

  柳青提不满的皱起眉头,翻转身体,躺在沙发边边,随时都有可能掉下去。

  邢越看到无奈摇头,俯身将她抱起,朝房间走去。

  他把她轻轻放在床上,手拉起被子要给她盖上时,看到她衣服特别脏,他平时对这方面,有些反感,不舒服。

  他停留下了,果断去洗手间放水,然后脱下她身上的衣服,将她泡进水里。

  她感觉到身体很轻盈,像是漂浮着,她微微睁开眼睛,看到自己真的在水里,而邢越很认真的搓着手上的泡泡,往她身上抹,每个角落都不放过。

  柳青提猛的睁开眼睛,瞌睡虫跑光,她拿起毛巾盖住身体,虽然盖不完,但能盖到一点是一点。

  “邢越,你干什么?”

  “给你洗澡。”邢越说的云淡风轻,似乎他对待的不是一个女人。

  不知道是水的温度,还是她体内的温度,她从头到脚都有些泛红,柳青提伸手捂住他眼睛:“你出去,我可以自己洗。”

  “这里很滑,我帮你洗,没关系的。”邢越担心她会滑倒。

  “等我洗完澡,我再喊你进来扶我,你快出去,我自己可以。”柳青提强行推开他。

  他不放心看了几眼,便关上门出去,他拿出干净的被单,全部换新的,再想到她坐过沙发,于是把沙发套拆下来,丢进洗衣机一起洗。

  柳青提手用力抓住浴缸,尝试着站起来,却感觉底部特别滑,要是跨出去,万一滑倒,那后果真的很严重。

  她手扯过浴巾,围住身体,朝门外喊:“邢越,我可以了。”

  邢越推门走进去,将她整个抱起,放在防滑垫上,他拿过叠好的睡衣张开,等着她把手臂放进来。

  柳青提拿过衣服,推着他到门口:“剩下我可以自己来的。”

  “在医院照顾病人,所有都是这样,你不用不好意思。”邢越以为她在介意,被人伺候这件事。

  她直接把门关上:“那你有照顾病人吗?”就像这样,那到底是谁吃亏?

  邢越抿紧嘴唇,不以为意:“我刚进医院,干过很多岗位。”照顾病人不算什么。

  他为这个行业吃了这么多苦,要是说不热爱,那都不相信吧。

  柳青提穿好衣服走出来,认真的问:“邢越,你有没想过,再回去当主刀医生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