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464章 我们只是来送东西的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464章 我们只是来送东西的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464章 我们只是来送东西的

  出于女生最准的第六感,她觉得田惜对邢越还有幻想,于是开口:“邢越,你跟学妹好好说说,我们的关系!”

  邢越看向她,说什么关系?他们的关系何须让别人知道!自己过的幸福就好,他项来都不喜欢高调。

  田惜见他不开口,心里更加雀跃,像小鹿在心里不停的扑腾着。

  柳青提抬头,不悦的看向他:“我想听你说,我们现在到底是什么关系。”

  邢越搂着她腰的手,微微使劲,他对她怎么样,难道行动还不足以说明吗!

  她睨了眼,当然不够,至少他学妹不知道。

  邢越为了让她开心,缓缓开口:“你是我的妻子,更是我孩子的妈妈。”

  “可是我们连证都没领,算什么夫妻?”柳青提无辜的说。

  “我会努力哄好你父母,争取和你领证。”邢越此时完全不顾有第三人在场听着这些,他急于表态,不想让她曲解他的用心。

  田惜眼神暗了暗,原来邢越对她依旧上心,只是还没搞定岳父岳母,所以他们才一直没结婚。

  不过没有关系,柳青提怀孕了,邢越是个男人,或多或少都会有生理需求的时候,她还是有机会的。

  田惜想到这儿,落落大方的说:“学长,我刚从国外回来,这是我专程给你带的礼物,另外还有些学术上面的问题,想和你讨教,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?”

  柳青提挽住他手臂,笑靥如花的看向他,似乎在说着:学长,你要是敢去,就别回来了,和这位学妹过去吧!

  邢越看着她威胁的眼神,立刻摆正态度:“我已经不当医生了,以后有什么事,可以问我的朋友,我给你谭金耀的联系方式。”

  谭金耀?这个名字怎么听起来这么耳熟,是上次那人吗,没想到他到现在还想撮合她和谭金耀。

  他真的看都不看她一眼吗,她这么优秀,他怎么可能看不见。

  柳青提笑着说:“田小姐,过段时间我们就要出远门养胎了,没事你就别在我家楼下瞎逛,偶遇不到,邢越,我们回家吧,你给我多做些好吃的,今天我高兴。”

  公寓的大门再次关上,岳汀看向门口那个女生,竟然惹得少夫人不高兴,于是开口:“去查下那女生。”

  老六正有此意一口应下,让少夫人不高兴的,就是他们的敌人。

  柳青提看到他们还在大堂,好奇的问:“你们怎么还不上去?”

  “少夫人,我们,等你们啊。”少爷没说让他们上去,他们可不敢。

  邢越明白他们的意思,看在青提的面子上,他不想把事情弄的很难堪:“上去吧。”

  少爷终于肯让他们上去了,他们先后走进电梯,老六还特地关心少夫人:“我们人多,少夫人,你觉得拥挤吗?”

  “怎么会呢!一起吧。”柳青提笑着说。

  他们的身份其实很荣耀,他们可能担心自己的身份会连累身边的人,所以这么多年来,一直都对外界说过。

  她打从心里为他们的身份骄傲,为他们曾经做过的事骄傲,致敬吧!

  柳青提打开门,领着他们进屋,她打开电视,就收到插播新闻,在江边发现一具尸体,疑似喝醉不小心落入江里。

  与其同时这人身份曝光,是张军翼,张军浩的哥哥,可是他怎么会突然喝多落入江里。

  他急功近利,不像是还没成功之前,就会喝酒的人。

  邢越看向他们,这已经是他们在他面前第二次伤人了,这次又怎么解释。

  岳汀挑了挑眉,云淡风轻的看向电视,似乎这件事跟他没有任何关系。

  柳青提即便心里诸多疑问,但还是拗不过肚子饿这件事:“邢越,我饿了。”

  “好,我给你做吃的。”邢越转身走进厨房,打开冰箱,拿出食材解冻。

  老六积极的说:“我去帮忙。”

  他走进厨房,站在邢越身边:“我们原定的计划,只是灌他喝酒,放他出去,是死是活都跟我们没关系,少爷,我们并非心狠手辣,只是有的时候,你放过别人,他日,别人不一定放过你。”

  他们也是被逼的一步步这样走来,并不是一开始他们就这样,他们也曾心软,可是结果就是,差点损失了一位兄弟。

  邢越淡淡的说:“我不相信你们。”

  巴园那件事,到现在仍旧是他心里的刺,如果不是他撞见,估计岳汀根本就不会向巴园的父母道歉。

  到现在,巴婶还不知道巴园的真正死因,现在跟他说,相信?他会相信吗。

  “少爷,不管你相不相信,做过的事我们会认,但没做过的,别人也休想往我们脑袋上扣,这件事我们会去调查清楚。”老六认真的说道。

  “不用了。”张军翼绑架了青提,还拿着刀指着他儿子,该死,这种人死有余辜,他不会帮这种人做什么的。

  张军浩高兴的把脚架在桌上,手轻轻摇晃手里的高脚杯,嘴里发出不屑的笑声:“哥啊哥,说你别太自作多情,你偏不听。”

  张家人得知张军翼出事后,就立刻联系他,让他回趟家,家里的财产又重新分割。

  他把杯子搁在桌面上,扯了下发皱的衣服,便出门去了。

  老六和邢越紧挨着从厨房端菜出来,老六笑着说:“我们好久没这么人齐的聚在一起了,来,开饭。”

  岳汀见到邢越脸色不太好,这件事确实是他们做的太唐突,于是开口:“老六,我们只是来送东西的。”什么时候说过吃饭了!

  老六觉得,大家有什么就趁此说开,总不能一辈子不来往了吧,他还想看着小少爷出生呢。

  “对了,孩子的性别知道了吗?”老六好奇的问。

  柳青提笑着说:“是个男孩。”

  “男孩好啊,邢先生肯定很高兴。”岳汀说着,眼角渗出了泪水。

  这个世界为什么好人这么短命,要是邢先生能活着,估计会很高兴。

  邢越拿起筷子,夹菜到她碗里,她看向站着的人:“你们都站着干嘛,过来一起吃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