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466章 死了不是很好吗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466章 死了不是很好吗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466章 死了不是很好吗

  邢越眼神打量她,却是一句话不说,她是不是知道点什么。

  还是说她是赞同岳汀的所作所为,她骨子里,也认为那些只不过说过几句难听话,并没有做过什么坏事的人,都该死吗?

  “道不同不相为谋。”邢越把衣服放进柜子里,关上衣柜门,转身走出房间。

  他们之前相处的不是挺愉快的吗,怎么会弄的怎么僵,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  邢越坐在客厅,接到陌生号码:“哥,来医院天台一趟,我有些事想跟你说。”

  “有什么事?不方便出门。”邢越淡淡的说。

  “你来就知道了。”邢枫说完直接挂断电话。

  邢越回到房间,拿出一套衣服,往洗手间走去。

  柳青提晃着脚丫,有些无聊:“邢越,你要出门吗?”

  “去趟医院,见个人,你在家里乖乖的,出门一定要让保镖跟着,知道吗?”邢越嘱咐道。

  “知道了,你真啰嗦,快出门吧!”柳青提不满的说。

  邢越开车到邢宗清住的医院,他按下电梯,直奔天台。

  他推开天台门,就看到邢枫坐在围栏上,脚向着外面,这样真的很危险。

  他慢慢靠近,可邢枫却突然开口:“哥,你来啦!”

  之前他还天真的以为,他的亲哥只是被岳汀带偏了,可经过这段时间的所见所闻,从哥不停的收购公司,再到对付岳汀,都是邢越一个人的意思,岳汀根本就没说上话。

  他的亲哥,不再是那个不染世俗的简单男孩,而是有勇有谋,想要什么,就可以得到。

  既然他所做的一切,都是没有意义的,那么他何必再坚持呢。

  “哥,你知道吗,就在今天,我爸宣布脑死亡,他本来就有脑血栓,医生说,放弃治疗,让大家都活的轻松。”可是他不甘心,他就这样什么都没有了。

  “你先下来,你这样很危险。”邢越板着脸说。

  邢枫扭头看向他,迎面吹来的风,卷起那略长挡住眼睛的发,邢枫整个人沧桑了。

  邢越很小的时候就送出国读书,对于这些亲戚,他的感情很淡,后来父亲接他回国,就近找了间学校,父亲每周末都会派人接他回家,可习惯了那边的生活,这边很难融进去。

  所以每次家里有客人来,他都会躲在自己房间玩游戏,消磨时间。

  他明明对这个所谓的弟弟并没有做过什么,为什么邢枫会对他这般感情深厚。

  邢枫仰面笑了下:“哥,你是不是以为我要想不开?不会的,我只是想让自己冷静下,我决定放弃治疗了。”

  邢越防备心一点点减少:“其实医生也只是说最坏的打算,不一定就是那样。”

  “恩,我知道了。”邢枫从上面下来,站在他身边,他们面对着医院上方的天空。

  邢枫绕到他身后,伸手推他,他猝不及防,身体冲出医院围栏,但邢越还是手快的抓住栏杆,稳住下坠的身体。

  他冷眼看向邢越:“我原以为指望那个叫巴园的,能挑拨你们的关系,让你主动来找我,念着我的好,可没想到他这么快就下线了。”

  “是你安排巴园来找我的,他还什么都不懂,你怎么能利用他,巴婶家就唯一一个儿子。”邢越愤怒的吼着。

  邢枫不满的皱起眉头,都死到临头了,邢越还在这里跟他争执,他声音更胜邢越:“是他蠢,偏偏在那个时候给我打电话,说我父亲对他不错,他要报恩,那我就给他机会,只是没想到他命这么短。”

  他去柳青提家里找她的时候,以为她会阻止邢越,可没想到她却把他当成乞丐,给了他十万块钱,还说不急着还。

  他心灰意冷,只想报复他们,于是才有了后面的事。

  邢越脚在楼层抓地,让身体不那么吃力,他还不想死,他还要看着自己的孩子出生。

  强大的求生念头,让他一刻都不敢松懈:“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

  “哥,你说,十几年前的一场车祸,怎么不把你撞死呢?你为什么还要出现?就因为你的出现,我才一无所有,你就是灾星。”邢枫恶狠狠的说。

  ‘灾星’这两个字深深刺激着他每根神经,他被纪家收留后,那些人也不知道是怎么知道他家里的事,说他是灾星,克死了自己父母,有他在,整个村子都不得安宁。

  后来村子大旱,连续好几个月都没有下雨,每天太阳都很毒,什么都种不活,后来所有人都上门来闹了。

  纪叔被迫带上他们离开村子,到外面生活,就因为这件事,他十分的感恩纪家,这么多年不管元雅华多过分,他都忍让,可是没想到原本感恩的人,都是杀人的刽子手,他们双手沾满着鲜血。

  他们用沾满鲜血的手,一点点捧着他往高处,他愤怒,怨恨,甚至报复他们。

  “邢枫,你别再错下去。”

  “错?我现在还有什么错?我什么都没有了,哥,别挣扎了,我们一起去死。”邢枫嘴角划过一丝决绝。

  他从地上拿起铁棍,眼神一狠,朝邢越手指敲去,邢越感觉到骨头碎裂,身体快速向后坠。

  邢越伸长手臂,终于抓住了窗台缝隙,勉强能稳住身体。

  这一幕,被人拍下放到网上,医院里的医生全员出动,连消防员都赶来。

  邢枫俯身看向他,瞪大瞳孔:“哥,你为什么那么倔,死了不是很好吗,我们在黄泉路上也有伴。”

  邢越吃力的说:“并不是所有的事,都只能用死解决。”

  他父母去世,他不也能好好的活着吗,为什么邢枫就不可以。

  “你以为所有人都跟你一样,能重新来过吗,我的家就是我的天,现在天塌了,塌了!”邢枫听见消防员的警笛声越来越近,他忽然着急起来。

  他脚踩向栏杆,纵身一跃,从邢越身边滑过,他努力伸出手,想够着邢越,想拉邢越一起下去,可是他却怎么都不够。

  他心如死灰的闭上眼睛,也许,邢越还不该死吧!

  邢越朝他伸出手想救他,可最后,他们的手之间的距离,却成为生死之隔。

  他大喊:“邢枫!”

  邢枫摔下去的时候,是头朝下的,现场血花四溅,医生尽管及时抢救,但他已经没有生命体征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