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467章 不小心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467章 不小心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467章 不小心

  同时消防车及时赶到,邢越被安全救下来,但手指碎裂,必须要进趟手术室。

  林觅在休息时间,拿起手机刷了会儿视频,本来想看看有什么活路,却没想到刷到邢枫坠楼的画面。

  网友把他们的身份统统扒出来,一个是衡光医院的主刀医生,一个是破产的邢氏公子,他们双双坠楼,到底其中有什么恩怨。

  林觅拿起包朝大门跑去,吴平从二楼下来,看到她急匆匆的,下意识询问:“马上要开会了,她这是要去哪里?”

  其他三人一问三不知,吴平开口:“走吧,其余的人开会。”

  林觅开车来到医院,跑到前台着急询问:“医生,就刚刚在这里坠楼的那两人呢?”

  “有个死了,有个还在手术室,你找哪个?”

  林觅身体猛的晃动,后背撞向墙壁,什么,邢枫死了,他怎么可以一句话都不留下,就跳楼了,这件事肯定有内幕。

  她忽然想起邢越和柳青提的关系,她连忙拿出手机,不停的在通讯录里翻人,什么便捷搜名字,拼音,她统统都忘记了。

  她脑袋一片空白,已经挪到最后面,几百号人的电话号码,依旧找不到柳青提的。

  林觅着急的说着:“不可能啊,她的电话号码,明明我存进去的,怎么就找不着呢。”

  她置顶,再重新翻一遍,二刷,三刷,终于想起自己加了柳青提的微信,于是她打通柳青提的微信电话。

  “林觅,怎么了?是不是有工作上的事情不懂?”

  林觅听到她的声音,眼泪瞬间就落下来了:“学姐,邢医生和邢枫一起跳楼了。”

  柳青提激动的站起来:“你,你说什么?”

  “他们跳楼了,一个死了,一个还在医院手术室。”林觅捂住嘴巴痛哭。

  她对邢枫有点印象,之前她给了他一笔钱,想让他重新开始,怎么突然间就。

  “你现在在哪里?我马上过去。”柳青提套上薄薄的外套立马出门。

  保镖送她到医院,她推开车门,以最快的速度朝医院门口跑去,才刚跑到,就有些气喘吁吁,直不起身。

  她扯着嗓子:“林觅。”

  林觅手撑着墙壁,强硬的让自己站起来,她一步步走向柳青提:“学姐,你怎么才来。”

  “到底发生什么事了?”柳青提咽了下口水。

  林觅点开视频,放到她面前,从头到尾发生的事情,都拍的清清楚楚,就像是有人知道这里会出事那样。

  她忍不住皱起眉头,是邢枫推邢越下去的,可是邢枫对邢越一直都很尊敬,感情很深,甚至他家里出事的时候,还以为那件事是岳汀做的。

  是岳汀带坏了邢越,可是她后来了解,如果岳汀是狮子,浑身充满侵略,危险,那邢越就是狮子王,圈着领地,让所有的狮子为他做事。

  如果没有邢越的允许,这些人是不敢有动作的,说白了,报仇这件事,还是要当事人动手。

  林觅让她来,也想知道事情的全部,她不想她朋友就这么死了。

  “学姐,我想知道邢医生和邢枫之间,到底发生了什么。”

  柳青提看向她,瞬间明白她的心思,不过看她含蓄,强忍的模样,应该是还没和邢枫表露心意。

  人生大概最大的遗憾,就是我还未说出口,你已经永远离开了。

  不过即便林觅很想知道这件事,她也不能说,知道的越多,就难免会牵扯其中。

  柳青提只能留下善意的谎言:“我也不是很清楚。”

  林觅余光看向她肚子,已经很明显了,林觅眼神有些诧异:“学姐,你。”

  “嗯,到了年纪了,也该放下事业,回归家庭。”柳青提眼里的担忧转瞬即逝。

  难怪学姐说什么也要离开公司,他们起初还以为这家公司是不是快倒闭了,不过账目还能运转,他们才没离开。

  看了视频,林觅说的一死一伤,估计就是邢枫死了,邢越还在手术室,只要他没什么大问题,她就放心了。

  她看到电梯打开,缓慢走过去:“我去手术室等邢越。”

  林觅还是不死心,和她一起进入电梯:“学姐,我陪你。”

  柳青提坐在长椅上,手抚摸着肚皮,心里不停地安慰自己,没事的,邢越肯定没事。

  时间一点点过去了,这个手术怎么做这么久,会不会有什么突发状况,柳青提起身,在门口徘徊。

  护士拎着血袋匆忙走来,柳青提看到这么多血袋,着急的问:“他没事吧?”

  “孕妇大出血,现在正在抢救。”

  孕妇?柳青提疑惑的问:“不是,里面不是邢越吗?”

  “邢越?”她好像有点印象,刚才送进来,长得白白净净的那个男生。

  “他只是手指断裂,把碎骨取出来就可以了。”护士说的不痛不痒,因为只是个小手术。

  柳青提点头:“谢谢!”

  她询问邢越的病房,径直走过去,林觅全程跟着,心里很是怨念,为什么邢枫死了,他却只受了小伤。

  你青提轻轻推开病房门,看到他已经醒来了,邢越看到她紧张的说:“你怎么来了?不是让你在家待着吗?”

  “你都出事了,我怎么可以不来,你还伤到哪里吗?”柳青提担心的看向他。

  他温柔的抚摸她肚子,滚烫的手心,温度透过薄薄的衣服,印在皮肤上,传遍全身。

  她感觉到无比的安心,他没事。

  林觅暗自握紧拳头,为什么,他们在这里谈笑风生,而邢枫却只能躺在太平间。

  柳青提想到病房里还有其他人,她拉下他的手:“林觅。”

  邢越这才顺着她视线看向站在门口的人,林觅走过去:“邢医生,我就是想知道你和邢枫到底发生了什么。”

  他抿紧薄唇,对上青提的视线,她瞳孔有些轻飘,他暗了暗:“没什么,不小心。”

  “不小心?那邢枫为什么会摔下来?”林觅强忍着怨怒。

  “不小心。”邢越还是一口咬定。

  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林觅垂下脑袋,转身关上病房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