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468章 解除误会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468章 解除误会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468章 解除误会

  柳青提还想说些什么,只听见敲门声响起,她扭头,透过门口的玻璃,看到来的人不是医生护士,因为没有穿白大褂。

  她看向他:“你有叫人来吗?”

  邢越轻微的应了声,柳青提喊道:“进来吧!”

  岳汀带着人走进来,看到他穿着病服,坐在床上,紧张的走到床边:“少爷,你的事,我都知道了,早知道当时应该斩草除根的。”

  但因为少爷还念着旧情,当时就放了他一马,可没想到这人没长本事,倒动了同归于尽的念头,下次一定得注意。

  柳青提看向他们,做事情有因必有果,做的太绝,难免会有反扑。

  邢越看向她:“青提,你先出去,我有话单独和他说。”

  柳青提不确定的看向他,他不是答应过她,放下现在的事情,和她一起离开,看着孩子平安出生吗。

  他如今又和岳汀谈,会不会又要对谁动手了,柳青提不放心的一步三回头。

  邢越了解她的顾虑,温柔的说:“没事的,你先出去。”

  柳青提彻底关上病房门,她扶着腰,缓慢的坐在长椅上。

  邢越直视他,就在刚才经历的那场生离死别,了解到原来当时巴园的出现,一切都是算计好的。

  难怪岳汀会说放过巴园,他们六兄弟就会散,巴园也是被邢枫利用,所以才会做出那些事,其实巴园可能都没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。

  在朝夕相处的兄弟,和不足为提的外人相比,大部人,或者所有人,都应该会选择前者。

  岳汀见少爷一直盯着他看,他率先想到邢枫跳楼事件,急忙解释:“这件事,我没有插手,这是邢枫自己的选择。”

  他既然从口中说出‘放过’两个字,那就不会再干涉那人,他说得出做得到,这是他的行事风格,所以他从不轻易开口。

  “我知道。”邢越缓缓开口。

  那少爷一直盯着他看,到底什么意思?岳汀等了许久,还是没等到下文,心里越发没底,开始回想自己最近这段时间做过的事,也觉得自己没做什么啊。

  “少爷,你叫我来,是为了什么事?”岳汀做事直来直去惯了,不习惯这种沉默文字。

  “之前是我误会你了。”邢越迟来的谅解。

  “少爷指的是?”

  邢越看向他:“巴园的事。”是他先对他们有偏见,所以先入为主。

  岳汀突然就放松下来,还以为他最近又做了什么,让少爷误会的事情,仔细想来,他最近挺安分的。

  既然巴园的事弄清楚了,那他们是不是所有误会都解开,能回到最初认识的那样。

  “少爷,那,我们,还能跟着你吗?”岳汀曾经也是叱咤风云,却在病房里,小心翼翼的问候一个后辈,谁让之前欠的人情太多,现在只能这么还。

  “嗯,但要注意你们做事风格,我不想再看到,不把人命当人命的事情出现。”邢越立即跟他约法三章。

  邢越知道,他们做这些所有的事情,都是为了能再见到他,他其实一直都很领情,但就是无法接受他们的行事风格。

  在逃避和抵抗中,走到现在,其实他也累了。

  岳汀高兴的说:“那我现在就跟他们说,换个大点的房子,以后我们住在一起。”

  “我会和青提去F国养胎,直到孩子平安出来。”邢越近期是不打算住在这里。

  “那我就去那里开拓商业,顺便照顾你们。”岳汀笑着说。

  柳青提敲了敲门,很急,邢越开口:“青提怎么了?快进来。”

  她推开门,神情呆滞的说:“我爸妈来了,就在公寓。”

  邢越听到这消息同样也是愣住,太突然了,岳汀看他们的表现,心里犯嘀咕:难道老丈人和丈母娘很难搞?

  柳页青从政,这么多年来,可以说油盐不进,估计用钱砸这方法不可行。

  邢越当即拔掉针,掀开被子下床,她看到,连忙上前制止:“你干嘛,你才刚做手术,医生说你要留院观察两天才能出院。”

  “你父母来了,总不能在这里见他们。”邢越坚决要出院。

  岳汀觉得他说的有道理,想要抱得美人归,男人,就应该能屈能伸,大不了就请医生,到家给他吊针,不碍事儿。

  他朝外走,再回来的时候,手里多了出院账单还有药。

  柳青提见什么都准备齐全,那就出院吧,她站在门口,犹豫了下,最后在邢越温柔安慰的眼神下,她硬着头皮打开门。

  元静晴本来在客厅坐着,听到门口动静,立刻起身,朝门口走去:“青提,你们回来了。”

  这还是她第一次见青提的肚子,有些惊讶:“你这,月份都这么大了!”

  柳青提手轻轻抚摸肚子:“恩,孕晚期了。”

  “那东西都准备好了吗?我给你们准备些小孩日用品,包括尿不湿什么的。”元静晴拉着她往房间走去。

  柳页青从厨房走出来,邢越看到他,心里很是紧张。

  “爸!”邢越喊出声之后,才意识到自己口误:“岳父。”

  还是这个称呼他比较容易接受,他应了声,把削好的水果端到客厅,他淡然坐下,先不开口,想看看邢越怎么做。

  邢越站在边边,不敢坐,站又不敢在一个地方站太久,想着还是主动开口好了:“很抱歉瞒着你们这件事,但确实是最近事情太多了。”

  “这是理由吗?你就应该在第一时间告诉我们。”柳页青板着脸说。

  邢越有点想偷偷擦汗:“是,这件事是我不对。”

  关键是那时候有了孩子,他们的关系闹得很僵,这要是让她离开,估计就再也不回来了,所以他隔绝了她和外界的联系。

  而那时候的他们,一心想撮合邢越和她,她更不敢告诉家里人,生怕因为这个,要永远和邢越捆绑,所以她选择隐瞒。

  柳页青不满的看向他:“你说来说去,只会这一句?”

  “我会一辈子对青提好的,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。”邢越心里已经准备好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