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470章 太不体贴了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470章 太不体贴了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470章 太不体贴了

  像是被召唤的,一颗颗脑袋露出来,他们看到老六住的环境,心里顿时就酸了。

  老六好歹也是混了间房住下,他们呢,啥也不是!

  岳汀带头发言:“老六,老丈人,丈母娘怎么样,好不好相处,有没有为难少爷?”

  “目前看起来相安无事,有我在,谁也不能欺负少爷。”老六豪言壮志。

  “嗯。”岳汀满意的应了声,他们此次战役,只许成功不许失败,目的就是掩护少爷,博得老丈人和丈母娘的认可。

  老三笑眯眯讨好的说:“老六,我的六老弟,你看看你那里有没有需要我干的,我没有别的要求,只想跟你一样。”

  老六摸摸鼻尖,骄傲如他:“我这个房间,都是争取很久才争取来的,哪还有你的工作。”

  好不容易争取来的,那他必须是全程选手,不然都对不起这间房间使用权。

  老六翘起二郎腿,拽拽的说:“你们抽个空,把我的洗漱用品带过来。”

  老三一听顿时不高兴了:“连这点忙都帮不了,没劲,东西你爱要不要,不要,我就给你丢了,特别是你那破电脑,宝贝的跟什么似的,不知道的还以为它是你媳妇儿。”

  老六一听也急了:“你敢动我宝贝,我会生气的,我让你们来送东西,不刚好可以混进来吗,到时候嘴甜,说不定能留下。”

  老四大嗓门轰炸:“都别跟我抢,我去。”

  四个人默契散开,纷纷揉着耳朵,老三缓过劲儿:“老四,你这大嗓门什么时候能改改?你去,别吓坏了老丈人。”

  他也是个暴脾气:“那谁去?”

  老五认真的说:“在我们中间,就属老三嘴巴没把门,话多。”

  老三:“……”他咋听出来不像什么好话。

  柳青提洗完澡,坐在床上,邢越下意识伸手,拿起枕头放在她身后,她看了眼,嘴角扬起笑意躺下。

  “邢越,你有信心能搞定我父母吗?”柳青提询问。

  邢越蹭着她头发:“有。”没有也得有。

  因为他爱她,所以一定会排除万难,娶到她。

  柳青提应了声:“那我帮你问问,我父母这次准备待多久。”他们都很忙,不可能会在这里陪到她生产的。

  他又去洗了个冷水澡,这才消停,上床睡觉。

  次日,邢越一项醒的很早,他打开冰箱,看到里面没有食材,于是便到附近的超市去买。

  田惜素面朝天的从商场走出来,看到他的时候,眼神很是错愕:“学长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  邢越睨了眼,不太记得他认识她,见她还不让开,微微有些蹙眉。

  田惜想到自己今天出门没有化妆,下意识捂住脸:“学长,我现在是不是很丑啊,你是搬到这里了吗?我家刚好在附近,要不然去我家吃个早餐吧。”

  这里的安保系统比较负责,出入基本靠刷脸,所以如果他没有在这里买房,根本就不可能进的来,没想到他们还是有缘分的,在这里都能遇见。

  “不用了,我妻子还等着我回去。”邢越绕过她,径直走进商场。

  田惜见他们只说了几句话,他就要走,心里不甘,便放下东西再进去,追着他身影,目光察觉他包扎的手掌。

  “这个柳青提也太不体贴了,你都受伤了,还让你干活。”

  邢越停下脚步:“我不喜欢别人这样说她。”

  田惜轻咬嘴唇,他就这么向着她,估计也是因为孩子吧,柳青提能怀上孩子,她也一样可以。

  “学长,你真的因为柳青提的一些话,就跟我老死不相往来吗?我想跟你请教问题,是因为你说的我能听懂,换了别人,我可能就听不懂了。”田惜眼神时不时打量他,看上去特别的可怜。

  但邢越似乎没有听到她在说什么,眼睛忙忙碌碌的在寻找自己要买的东西。

  田惜一阵尴尬过后,又重拾战斗力:“学长,你们也搬到这里啊,那我能去你家看看吗?毕竟是女生,我应该和柳小姐,有很多共同话题。”

  邢越这才开口:“不用了,她不喜欢人多。”

  到底是什么意思,她都这么低三下四了,他却说她多余?真没见过这么不识好歹的男人,不过他优秀,一般优秀的男人,都是带点脾气的。

  “学长,我知道这附近风景还不错的地方,刚好适合饭后散步,我可以给你,你们带路的。”田惜笑着说。

  邢越停下手上的动作,想到青提确实有饭后散步的习惯,他们刚来这里,确实不是很清楚,不过青提挺讨厌她的,到时候再生气,不好哄,他还是得掂量着来。

  “这个要问青提。”

  “好,那我等你信息,你有我电话吧?”田惜下意识问。

  他们之前是加了微信,但都是她给他发信息,他却一次主动都没有。

  邢越拿出手机,搜索了下,发现没加她号码,田惜拿过他手机,给他输入号码,再加上备注,惜惜子。

  这可是她乳名,这个暗示够明显了吗,她想跟他的关系再更进一步。

  邢越再拿了几盒肉,觉得差不多了,就推着购物车去结账。

  田惜立马拎着自己的东西,跟在他身后,原本她想矫情下,让他帮忙拎东西,但是看到他受伤的手,想想还是算了。

  邢越在分岔路口停下来:“你还要跟我多久?”

  “我这边。”田惜指着一个方向。

  邢越看了眼,往相反的方向走去,田惜气的咬住嘴唇,不甘心的回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