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472章 我不想跟他过下去了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472章 我不想跟他过下去了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472章 我不想跟他过下去了

  邢越知道这件事不能怪他们,他们也是好心,即便没有他们这个小插曲,他还是免不了责备的。

  他伸出手制止他们再说下去:“吃饭。”

  老丈人即便闹脾气,也不能饿着青提,之后他会好好劝岳父的。

  柳青提抚着肚子,她坐在沙发上,算是看明白了,越多人站在邢越那边,就越能激起父亲的怒火,看来战术需要调整一番。

  她起身朝餐桌走去:“三叔,六叔,肚子饿了,我们吃饱再想办法。”

  晚饭过后,闹了一天脾气的柳页青换上整套纯白的运动装下楼,邢越急忙起身:“岳父,你这是要去哪里?”

  “夜跑。”柳页青淡淡说了句,便朝门口走去。

  邢越立刻跟上去,只是跟在他身后跑,没有超速,或者平行的意思。

  柳页青跑着跑着,总觉得身后有个黑影,他不满的皱起眉头:“你干什么,是要跟着我?”

  这时,田惜从别的地方跑出来,也是穿着运动服,她热情的朝他打招呼:“学长,你也在这里跑步啊,这位是?”

  柳页青脚步缓慢停下来,跟他们站在一起:“这位小姐是?”

  “叔叔,我叫田惜,是邢越的学妹,我们经常在一起讨论医学方案,学长的建议,总是让我耳目一新。”她落落大方的说着他们的关系。

  “邢越,你真是好本事。”他讽刺的说。

  难怪要在这里买房子,原来小情人就在这里,看上去应该比青提要小,这么三心二意的男人,配不上青提。

  邢越此时还不知道他的意思,只是觉得田惜解释的很到位,没有任何误会的点。

  “你们聊,我继续跑。”柳页青往前跑去。

  邢越看到立刻跟上去,今天他必须要把岳父拿下,时间拖得越长,越证明自己诚意不足。

  田惜见他还没说上话,就急着要跑走,立刻追去:“学长,你怎么不理我啊,是我哪里做的不好吗?还是说柳青提不让你跟我来往,我们本来就没什么,她为什么要这样。”

  柳页青步伐慢下来,心想着,难道这件事,青提是知道的,好啊,邢越趁他们不在欺负青提。

  邢越被迫停下来,不耐烦的说:“田小姐,青提是我的一切,请你别再这里搬弄是非。”

  那句‘青提是我的一切’深深刺痛着她,接肘而来的是难堪和撕破脸的丑陋不堪。

  “学长,我不是故意的,我只是看你不理我,我有些着急了。”田惜可怜兮兮的想拽他的手,可是却被他躲开了。

  “田小姐,我现在不是医生,我们之间没有必要联系。”邢越开始有些后悔,今早加她联系方式了。

  柳页青看人很准,邢越眼里的厌恶,不像是假的,处理的还不错,他还比较满意,他拿起毛巾擦了擦脸颊的汗水,朝回家的方向去。

  邢越看到他要回去了,今天目的没达成,让他很不甘心。

  可田惜这边,还依旧纠缠不清:“学长,不如去我家喝杯茶吧,我父母一直很想见你。”让他很是反感。

  “田小姐,我们的关系,还没达到见家长的地步,请你自重。”邢越拉开他们的距离,想再追上岳父。

  田惜捏紧拳头:“不过就是柳青提怀孕,在她眼皮子底下,你不敢做什么,装什么矜持,迟早有一天,我要撕开你的面目,让你臣服于我。”

  黑暗中的草坪,有几个男的冲出来,架住她肩膀,朝更偏僻的角落走去。

  田惜拼命挣扎:“你们是谁,救。”她的声音很快消失在黑暗里。

  她被扔在角落,一个人负责打灯,一个人负责拍摄,另外两个人不停扯着她衣服。

  她害怕无助的挣扎着,可是嘴里被胶布粘住,她根本发不出任何尖叫声。

  那两个扯着她衣服的人,只是点到为止,并没有对她做出什么事。

  拍摄结束,她像破布,被人扔在地上,他们关上手机,满意的笑着点头。

  带头那个突然蹲下身,恶狠狠警告:“不要老是惦记别人的男人,懂?”

  田惜脑子快速飞转:“是柳青提派你们来的?”她死死抓住衣服,现在压根就不想喊了。

  “你别管谁派我们来,总之别人的男人,你都别惦记,好好的,自己找一个不好吗,要是让我们知道,你再惦记别人的男人,我们就把这段视频曝光给记者,田氏集团千金的艳照,我想应该有很多人感兴趣。”

  田惜死死咬住嘴唇:“你敢,我爸妈不会放过你们的。”

  “那就走着瞧。”他们说完就直接离开了。

  邢越随后走进屋里,要不是田惜在那里废话半天,他也不至于无功而返。

  他只听见青提十分认真的说着:“爸,我仔细想过了,你说得对,邢越一无是处,做事还不讲分寸,我不想跟他过下去了,爸,我们回家吧。”

  柳页青沉默了一会儿,蓦然开口:“你在说什么混话?”

  “这不是你一直想要的吗,我觉得与其你们争吵不休,不如我主动选一头,丈夫可以不停换,但父母不行,我肯定得选你们。”柳青提认真的说。

  他当即气的血压飙升,看看这都说的什么话:“我什么时候说过,这是我想要的结果。”

  柳青提泄气的坐在沙发上:“那爸,你说,你到底在想什么,你想我怎么做?”

  柳页青见她总算不帮着邢越,弄的他好像在欺负邢越那样,心里的气顿时压下许多。

  “都已经怀孕了,那就要好好过日子,别老是像以前那么不着调。”柳页青一板一眼的说。

  柳青提眉毛轻挑,眼角藏不住笑意,看看,松口了。

  柳页青轻咳声,导致两人猛然回神,他严肃的说:“邢越,你还想待在那里偷听多久?”

  邢越察觉被发现了,才缓慢走出来:“岳父,我不是故意的,我刚进来。”

  “行了,该说的,该责备的都过了,我们这次来,主要是让你们领结婚证的,户口本。”柳页青朝一旁的人说。

  元静晴听到他这么说,自己反倒有些不舍了:“什么户口本,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