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474章 你在我这里占便宜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474章 你在我这里占便宜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474章 你在我这里占便宜

  柳青提看到他这样也急了:“你快把结婚证给我,给我。”

  邢越伸手制止她,担心她太着急动胎气,于是开口:“离婚不是不可以,但你得等孩子生出来,这个结婚证,就我给你暂时保管了。”

  她见邢越说的格外认真,以为他想的和自己一样,于是便没有再纠结下去。

  结婚证,一人就一本,怎么也得好看点,不然许多年后,再拿起结婚证看,都不知道那是谁,这成为柳青提的执念。

  邢越温柔询问:“你打算什么时候去医院?”

  哦,不说这件事,她差点就忘记了,不过她眼下最不放心的,就是江雨晨。

  “我们去民宿看一眼吧?”

  邢越拿出车钥匙去开车,他们抵达门口,她站在门口,就听到雨晨从里传来暴怒的声音:“孙潇,你是不是存心想气死我?”

  “你最近都没跟我说话,我怎么知道你什么意思。”孙潇很是委屈的说。

  “你伤是不是好了?好了,就给我滚出去,离开这里,我再也不想看到你。”

  紧接着院子里安静下来,过会儿,江雨晨很惊喜的说:“你在哪里找到这种花?”

  这是她很久以前去W国玩,特地带回来的花种,就那么一颗,还被雷明给砸碎了,虽然捡起了花的根,但再也养不活了,她为此还难过一阵子。

  “有心就能找到,我看你挺喜欢这花的,我现在可以住下了吗?”

  “弄这个花不少钱吧?”江雨晨随口一问。

  “也没多少,你喜欢就好。”他憨憨的摸着寸头说。

  随后江雨晨换了副面孔:“你有钱,还赖在我这里不走,谁给你的脸,滚。”

  孙潇立马说:“我的钱都用来给你买花了,我现在是穷光蛋一个,你要是不收留我,我只能露宿街头了。”

  江雨晨低头看了眼怀里的花,这花种本来就难养,更何况养了这么大一颗,要是让他收回去,她有些舍不得。

  “这样,你留在我这里打工,工资照付,等第一个月有工资了,你就从我这里离开。”

  “好的。”孙潇笑眯眯,答应的特别爽快。

  邢越站在她身后,手托着她的腰:“要进去吗?”

  “不了。”他们相处的挺好的,她放心了。

  他们上了车,邢越询问:“还想去哪里吗?”

  “去养老院,看看老韩。”柳青提疲倦的闭上眼睛。

  他们站在老韩房间门口,只见温晴在里面和他下棋,相处的特别愉快,她伸手敲了敲门,就像小女孩回到了家里。

  “老韩,我特别想你。”

  韩天民看着她挺着肚子朝他跑来,他顿时心悸:“你慢点跑,你这是,官宣了?”

  柳青提幸福的点头,扭头看向站在门口的人,伸出葱白的手臂,朝他招手,让他快点进来。

  邢越抬步,规规矩矩的站在他面前,这是他第二次见韩天民,第一次的画面挺不堪的,刚好是他儿子来闹要钱。

  韩天民放下手里的棋子,有些感慨:“也不知道我老韩,上辈子积了多少福,这辈子竟也能享受天伦之乐。”

  虽然养老院给的说法,是他儿子把他送进来的,但是他心里跟照镜子似的,都清楚,他儿子眼里只有钱,哪里会想说给他花钱,这些都是青提安排的,所以说他上辈子到底积了多少福。

  柳青提很心疼的说:“老韩,你别这样说,你对我们的好,我们一直记在心里。”

  韩天民伸手擦过眼角的湿润:“我还以为你这辈子会和工作结婚,转眼已经找到能照顾你的人,温晴,就差你了。”

  温晴不高兴的撅起嘴巴:“老韩,说就说,扯上我做什么?我现在过得挺好的。”

  “老韩,你放心,温晴的终身大事,我会帮忙盯着的。”柳青提坐在床边,看他们下的棋。

  原来他们是在下五子棋,她忍不住开口:“老韩,你是不是有老花眼?要不然我给你配副眼镜吧。”

  韩天民佯装生气:“我还年轻,不需要戴老花镜,你别给我整,你没什么事就赶紧走。”

  这里那么多老人进进出出,阴气很重,她怀着孩子,怎么能在这里待,韩天民立马赶人。

  这老头喜怒无常的,要不是老花眼,这么连那么明显的漏洞都看不见,要不然就技不如人。

  柳青提认真的说:“老韩,我马上要住院,等孩子生出来了,你要好好的,等着我,带他来见你。”

  韩天民舍不得的看向她:“好,我就在这里等你们来,快走。”

  “老头,我原本还想跟你吃顿饭再走的,你也太不近人情了。”柳青提不满的嘟囔着。

  “吃饭什么时候吃都可以,快走。”韩天民板着脸说。

  温晴起身:“老韩,我去送送青提。”

  “嗯。”韩天民应了声。

  温晴跟着他们来到走廊,柳青提握住她的手:“这段时间老韩就交给你了,别让韩志远欺负老韩。”

  “知道了,祝你生产顺利,他也是我干儿子。”温晴表情很是平淡。

  “诶,你要儿子,你自己生啊,你在我这里占便宜,我不同意啊。”柳青提一把拒绝。

  “没良心的,对了,你到底是来路?”这句话憋在她心里很久了,她总觉得柳青提不简单。

  “我是柳页青的女儿,我妈妈是元氏集团负责人,我不是故意隐瞒你,是很珍惜你这个朋友。”她从来都不缺钱。

  她的身份,一下子拉开她们的距离,真没想到,她们差距那么大,难怪她能当上阅视的创意总监。

  “那你有段时间怎么穷成那样?”还和她一起吃食堂难吃,而又便宜的饭菜。

  “就被赶出家门,独立打拼呗,其实我们没有区别,你心里不要有落差,不要有压力,我就是我,我们曾经一起打拼过,吃过的苦都是真的。”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。

  “嗯,我就送你到这里了,我还要回去和老韩一起吃饭。”温晴微笑着说。

  柳青提在她的注视下上了车,温晴目光跟随着,其实从小她性子冷,朋友就很少了,能认识柳青提,是她最高兴的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