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477章 合作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477章 合作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477章 合作

  噢,不喝就不喝吧,等孩子平安生下来,她一定要大醉,彻醉。

  柳青提拿起一旁的水杯,意思意思喝了下,拿起筷子继续吃东西。

  “大哥,你有决定好去那里开间什么公司吗?”老六询问。

  “你有什么好建议?”在他这里算是民主化,可以提议。

  老六挠挠头说:“生意上的事情,我哪里懂啊,我就是在想,要不然,我开家网络安全维护公司,赚些外快好了。”

  他们要在那个地方待上几个月,总要有点事做,才能堵住那些股东的嘴,不至于每天拿那些琐事烦他们。

  老三手搭上他肩膀:“老六,你那什么网络安全维护公司,全都是一堆看不懂的代码,我们去了能做什么?给你扫厕所吗?”

  老六急忙否定:“那不能,怎么可以让哥哥当清洁工呢。”

  就算他自己当清洁工,都不会让哥哥当的。

  张军浩一下子听出了商机,这次回去,他太需要站稳脚跟了,而和邢越,或者岳总合作,都是不错的选择,而且他们这次选的地方,离他家近。

  他一下拿起酒杯,毕恭毕敬的说:“岳总,要不然,我们合作吧,我知道那地方适合发展什么。”

  岳汀这才注意到餐桌上,还有其他人在,他眯了眯眼睛,偷听人说话可是不怎么好的习惯。

  张军浩略显无辜,他明明就是光明正大的听,怎么就成了偷听呢,而且他是很有诚意的。

  “岳总,你可以听听我的意见再做决断。”张军浩在餐桌上侃侃而谈。

  从没有过这般认真,柳青提一下子看愣了,听他讲的挺生动,正在考虑他说完,要不要给他鼓掌来着。

  岳汀却突然开口:“做生意讲合作,要么就是经济需要,要么就是分担风险,你觉得,我很缺钱?”

  投资,投了就投了,哪怕亏了,他也不会眨下眼睛,但他为什么非得找个陌生人合作增加自己的风险。

  张军浩明白岳总的意思,现在是他有求于人,他需要这样的机会证明自己的能力,从而拿到张家的掌权。

  他轻咳:“您只是想要名正言顺的陪在邢总身边,而我可以为你创造这样的条件,公司开了,我全权负责,每个月都会给你过目账本,了解公司基本运作。”

  岳汀听着有点意思,但他依旧理智:“你想架空我的权利?”

  “不,你也可以来公司监督我,我们可以实现双赢。”他认真的说。

  岳汀朝他伸出手:“成交!”

  有人替他忙,让他有更多时间去享受生活,这何乐而不为。

  酒足饭饱,张军浩和她坐在院子里,他们看着天空,一人手里拿着脾气,一人手里拿着酸奶。

  柳青提好奇的问:“你为什么那个恨张叔叔?”

  在她印象里,他们虽然见面时间不多,但她了解到的,张叔叔是个温文尔雅的男人,看上去就很好相处。

  这件事他原本也没想隐瞒,只是他们一直闭口不问,久而久之就以为这个问题是他不愿回首的过去。

  “我妈,原本只是一个很普通家庭的女生,她读大学,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,家里也给她安排了未婚夫,可没想到她遇到了张,就是我父亲,她很快坠入爱河,可我父亲已经娶妻生子,我妈说白了,就是个不见得光的小三。

  后来我妈发现自己怀孕了,我妈询问他怎么办,可他却一走了之,半点消息都没有,我妈就心心念念着他还会回来,直到生下我,我父亲听说我母亲生了个男孩儿,就想把我抱回去,可我妈当时已经知道真相,她死活不肯。

  我母亲家里的人嫌她丢人不认,我妈照顾我,打工,早已经是精疲力尽,后来我父亲逼我母亲拿出十万块,就不再打我主意,我母亲最后卖身,一个月时间凑够十万块,可他还是把我带走了。

  我妈追到张家大门,跪在那里,哀求我父亲,把我还给她,我父亲绝情的不曾看过她一眼,在他眼里,我母亲很脏,那个眼神,我至今都忘不了。

  后来我母亲自杀了,她死的时候,我父亲都没让我去看一眼,我恨他,所以这么多年,他说东,我偏往西,我碰过很多女人,他却不觉得我脏,反而想我稳下来。

  真是讽刺,他死了,我一滴眼泪都没有,我还是很恨他。”

  柳青提这还是第一次听他说起他的身世,豪门生活的本来就不容易,还这么坎坷,真的很心疼。

  她伸出手臂揽住他:“没事了。”

  张军浩一脸的无所谓,甩开她的手:“在这里矫什么情,你看我样子,像是有事的吗?”

  “认识你那么久,真不知道你是真开朗,还是假开朗。”柳青提无奈的摇头。

  邢越坐在沙发上,身旁的人喋喋不休,而他的眼神,却始终在门外那抹俏丽的身影上。

  他看到她手搭上别的男人肩膀,眉头就忍不住皱起。

  但转眼又看到张军浩把她的手拿下来了,似乎对她没那个意思,邢越眉头展开。

  “我其实啊,很记仇,你之前说的那些难听的话,我都给你记下来了。”张军浩恐吓道。

  “你这样会吓到我的,很晚了,你别喝太多酒,你明天不是还要回张家吗,那估计是场恶仗。”柳青提提醒道。

  “没事,我高兴。”张军浩把酒一饮而尽。

  他们这场聚会,是在她犯困中解散的,邢越搂着她回到房间,她看到床,很自然的躺上去。

  邢越指腹整理她发丝:“我去放水给你泡澡,你在这里等我。”

  柳青提点头,翻身背对着他,意识迷迷糊糊的。

  他等水缸水差不多了,便走出来,看到她已经睡熟了,无奈的摇头,走过去,轻轻摇晃她身体:“青提,洗澡。”

  “明天再洗,我想睡觉。”她慵懒的说。

  “你在外面待了一天,身上沾染了很多细菌,要是不洗澡就睡……”邢越坐在那里跟她讲各种危害。

  她双手撑着床,猛然坐起来:“你是属唐僧的吗,我洗,你就别念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