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478章 咨询下医生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478章 咨询下医生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478章 咨询下医生

  她走进洗手间,脱下衣服坐进浴缸,闭着眼睛,手上动作不停,还别说,泡澡挺舒服的。

  她昏昏沉沉又睡过去,邢越见她过去十分钟,里面没有动静了,于是推开门,看到她身体缓缓往下沉,脑袋快没过水面。

  他着急走过去,手托住即将下沉的脑袋,将她扶到浴缸上面,心里还是后怕。

  还好他坚持不让她反锁门,不然后果不堪设想,他手轻轻抚摸她肚皮,温柔的说:“没事了。”

  小宝宝似乎意识到刚才发生很危险的事,于是在肚子里不安的翻腾着。

  柳青提感觉肚皮一阵发紧,忍不住睁开眼睛,邢越无奈的呼出口气,她睡着外界怎么吵,怎么闹就弄不醒她,还是这小家伙威力好使。

  入眼就是白白净净的俊脸,她呆滞的盯着天花板,瞳孔瞬间放大:“邢越,你怎么又进来了。”

  他要是不进来,都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事,下次还是得催促她到点洗澡,必须要在她清醒的状态下去做。

  “醒了?”他声音有些严厉。

  柳青提回想自己刚才是睡着了吗,怎么关于泡澡的记忆,只停留在坐进浴缸那刻,她有些心虚的点头。

  这个问题邢越跟她说过很多次,不能睡着,不然会很危险,她听是听进去了,但这种事情也不是她能控制的。

  “起来,穿衣服。”邢越拿起浴巾张开,等着她站起来。

  在这个节骨眼上,柳青提即便心里别扭被他服侍,但也不敢再说些什么,憋着,再憋着,起身,站在浴巾面前。

  他拿着浴巾包住她身体,手温柔的摁紧毛巾,吸干她身上的水渍,他再拿起睡衣。

  柳青提垂下脑袋小声的说:“我可以自己穿。”

  “恩,快点,别着凉。”邢越说完,直接关上门。

  她站在镜子面前,看着里面脸颊红润,粉唇嘟起的模样,似乎胸前又长大了,难怪她穿之前的内衣有些挤。

  她叹了口气,拉上衣服,系好扣子走出去。

  邢越板着脸坐在床上,看上去是真的生气,她走过去,拉着他手掌:“邢越,我下次洗澡,再也不睡觉了。”

  她哪次不是这样保证,可该发生的,还是不可避免,他只会在生自己的气,怎么能这么不小心,差点就出事了。

  柳青提见他还是不说话,她撅起嘴巴委屈的说:“说白,我现在会变成这样,都是拜他所赐,你要是想骂我,你就先骂他吧。”

  她挺起肚子,指了指里面消停那货,心里说着:你爸的怒火,你妈无力承担,就分你一点吧。

  邢越看了眼,无奈的开口:“睡觉吧!”

  柳青提笑眯眯的说:“好咧。”她掀开被子躺到床上。

  一夜无梦

  清晨,屋子里的人忙的不可开交,而柳青提只是坐在沙发上,手端着酸奶配粗粮,看着电视小口的吃着。

  老六着急的说:“那个也要带上,还有小少爷的东西,一样都不能少。”

  邢越走到她面前:“你还有什么要带的吗?”

  柳青提放下勺子,认认真真的看向他:“我只想带你。”

  空气中突然蔓延着爱情的酸臭味,老六他们顿时受不了了,躲远点收拾东西。

  邢越有些不好意思,耳根泛红,都什么时候了,还有心情在这里说这些,万一忘记带什么东西,还得回来一趟。

  柳青提看向身后一众忙碌的人,之前买宝宝的东西也没想那么多,见到喜欢的,就直接付钱了,现在搬来搬去还挺麻烦的。

  “你们都不用收拾了,缺什么,直接去买就好了。”

  老六看向他们,真的不用收拾了?

  邢越觉得他们当人父母,不能给孩子竖立一个浪费钱的习惯:“宝宝的东西都带上,其余的少带点。”

  柳青提拿起勺子继续吃酸奶,等他们收拾好,也到了下午茶时间。

  邢越见客厅几个行李箱,感觉收拾的差不多了,于是开口:“今天先这样,我们明天就出发。”

  老六兴奋的说:“我去买点菜,今晚我们好好吃一顿,明天就出发。”

  傍晚,大家都喝了不少酒,连一项不怎么喝酒的邢越,也喝了几杯,柳青提再一旁喝着果汁,看着这一群酒鬼闹哄哄。

  邢越有些酒劲上头,看东西都带着模糊,他眯着眼睛,看了眼时间,身体凑过去,搂上她腰:“青提,该去洗澡了,不然你又要睡着。”

  柳青提应了声,放下杯子,起身上楼,她拿了衣服进去淋浴。

  过了会儿,门打开,邢越见到她身体沾着水汽,浑身散发着光芒走出来,有些发潮的头发,黏在她脸颊上,两旁的发丝,显得凌乱,可这样的她,似乎更加的诱惑。

  邢越控制不住上前,低头含住她粉唇辗转……

  他借着酒气,把内心的渴望放到最大,柳青提有些难以承受,呻吟溢出口腔。

  ‘轰’他忽然清醒,他松开手,看着面前,被蹂躏到脸颊红润的青提,他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,差一点,差一点就伤害到她了,他该死。

  邢越含糊其辞:“那个,我去洗澡了。”

  柳青提身体有些发软的坐在旁边的椅子上,她双手捧着脸颊,发着呆,心里想着:其实偶尔来一下,应该没什么事吧?

  她还真没有咨询过这件事,毕竟他们之前感情也不是很稳定,她巴不得他不要靠近她,可是现在,是时候问一下医生。

  邢越站在喷洒下面,洗着冷水澡,让自己体内的躁火冷却,心里暗骂:邢越,你可真是个禽兽,青提都那样了,你还想对她。

  他整整在里面冲了半小时的冷水澡,才走出来,他擦拭着头发,看到床上熟睡的人,眼神越发柔和。

  他手背轻轻滑过她脸颊:“对不起,青提。”

  次日,他们早早醒来,全都坐在沙发上,守着各自负责的行李,岳汀粗略看了眼他们的东西:“东西太多,可能一辆直升机弄不完,我再去联系一辆。”

  之后他们全部在客厅守着,只等着最尊贵的人起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