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484章 无名无分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484章 无名无分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484章 无名无分

  邢越再把被子拉上一点,在她额头落下浅吻,便起身去洗手间洗漱。

  次日,柳青提伸了伸懒腰坐起来,她伸出手掌挡住眼睛,透过指缝看到阳光。

  邢越拎着早餐从外面回来:“医院那边打电话催了。”

  “恩,我们今天就出发。”柳青提拿起豆浆喝了口,开始吃包子。

  飞机傍晚抵达城市,邢越拎着行李,他们走进岳汀安排好的别墅,他们一群人又重新聚在一起。

  老六知道他们今天来,特地准备了很多好吃的,他一样样端出来:“少爷,你们是被什么事情耽搁了吗?”

  “我的人找到了元雅华,事情已经解决。”邢越轻描淡写的开口。

  老三气愤的说:“这个不要脸的元雅华,是不是又缠上少爷了?少爷在纪家那些年,已经仁至义尽,他们要还敢得寸进尺,我绝不放过他们。”

  岳汀开口:“老三!”

  少爷都说事情已经解决,那意思就是安排好元雅华了,不管少爷是打算给元雅华养老,还是怎么样,他们都不便干涉,再说他们也不缺钱,养了就养了吧,还能怎么样啊。

  老三乖乖坐回椅子上,低头特别不甘心的吃着饭,他有说错什么吗,本来纪家就是不要脸。

  柳青提见气氛有些僵持,于是笑着问:“对了,你们决定做什么生意吗?”

  “张总说,开食品公司只赚不亏,大哥就把钱安排上了,剩下的事都交给张总安排。”老六开口。

  柳青提有些被呛到,只敢轻咳几声,不敢咳的太用力,生怕肚子承受不住:“哈哈,我还是第一次见有人正儿八经的叫喇叭张,张总的,真是活久见了,没想到张军浩也是个人物。”

  邢越看到她笑得有些发狠,手轻轻托着她的腰,温柔的说:“孕妇情绪不能太波动。”

  她秒收敛:“对了,来到我哥的地盘,是时候跟他打声招呼,明天我们就去他家走走。”

  “好,他比较喜欢什么?”毕竟和她有血缘关系的哥哥,他怎么着也得有所表示,但他脱离这个圈子太久了,也不知道这些人会喜欢什么,直接送支票能接受吗?

  柳青提认真的说:“你什么都不用送,他什么都不缺,只要人去就行。”

  邢越还是觉得不妥,便让岳汀去准备东西,隔天,他们就把东西装上车,老三负责把他们送到。

  这个时间点,肖蜜儿还在睡觉,她简直被宠的生活不能自理,光是在楼下等她,就看到佣人忙忙碌碌,挨个端着东西上楼伺候着。

  随后她穿着丝滑,能体现凹凸有致身材的睡衣,踩着昂贵的毛拖缓缓下楼,她看到来人,瞳孔不自然的放大。

  她冷嘲热讽的说:“呦,我当是谁呢,柳青提,你怎么又来了,都说了,我这里不欢迎你。”

  “肖蜜儿,都这么久了,我还没收到你跟我哥的喜帖,我都以为你被甩了,看来你还挺长久,真是有点手段。”柳青提丝毫不带客气的互呛。

  在这座城市,提起费誉诚,费总,就会联想到他每天搂在怀里的女人,大家都默认费太太,但他们实际上没有结婚证,只是举办了简单的订婚派对,昭告全天下,她只是他的未婚妻。

  肖蜜儿死死咬住嘴唇,她还真是一下子说中自己的心头病。

  她跟在费誉诚身边很久,可这男人每次提到结婚,都给她打马虎眼,要么就上床解决,弄的她根本没办法摸清楚他的心思。

  说他不喜欢她吧,可是他那么迷恋她的身体,她稍微眼神轻轻一勾,就能把他迷得找不到北,这种魅力不可能是假的,但具体,她也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。

  肖蜜儿转而盯上她高隆的肚子:“你不也是个没名没分的人,有什么资格说我。”

  要是柳青提结婚,请帖不可能不送到这里,要么就是他们根本还没结婚,柳青提跟她一样,不过就是没名没分的女人。

  柳青提听着,心里有些堵,但一下子就笑了:“可是我们已经领证了,婚礼是迟早的事,可是你就不一样了,你的青春啊,正在一点点流逝,你看看你都有鱼尾纹了,最近偷懒没去美容院了吧!”

  她淡定的坐在沙发上,拿起杯子抿了口,跟肖蜜儿说了那么久都有些口渴了。

  肖蜜儿紧张的拿过小镜子,看着自己的脸蛋,她平时最在意自己这张脸,她还要靠着这张脸当费太太呢,可不能提前衰老。

  她仔细看了看,发现没有啊,但还是不相信自己眼睛,于是扭头询问佣人:“我是不是看上去老了?”

  佣人根本都不敢抬头看,只是鞠着身体:“肖小姐,你年轻貌美,怎么可能老了呢!”

  肖蜜儿盯着这些盲目讨好的人,觉得问了也是白问,她生气的说:“滚滚滚,统统给我滚,一群废物。”

  她看向柳青提,这柳青提怀孕了,皮肤一点斑都没有,没有上妆,嘴唇粉嫩嫩的,脸颊也像抹过腮红一样红润透亮,光滑的脸颊,就像剥了蛋壳的鸡蛋,Q弹的很,真是不公平。

  “你这次来为什么事?,没地方住,你们也不能住在这里。”肖蜜儿一门心思都在研究如何拴住男人的心,根本对外界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。

  她记忆还停留在上次派对有人议论柳青提的男朋友,据说是个没钱的穷医生,听说柳青提为这件事和家里人闹得挺凶的,不用看,这次来肯定赖上他们了。

  柳青提不屑的说:“你就放心吧,我们买好房子了,邀请你去住都没问题。”

  肖蜜儿还想说些扎心的话,门口却传来声音:“青提来了,你们怎么到现在才通知?一群人干什么吃的?”

  佣人瑟瑟的排成一队挨训,柳青提乖巧的说:“哥,我好想你,你最近在忙些什么?”

  费誉诚抚摸她脑袋:“想我,怎么不来找我?你每次撒谎啊,张口就来。”

  柳青提调皮的吐了吐舌头:“我这次来就是看看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