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485章 你这道歉,我可受不起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485章 你这道歉,我可受不起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485章 你这道歉,我可受不起

  费誉诚站在他面前:“这位就是最近风生水起的邢总?青提,你看男人的眼光还挺不错,都是潜力股。”

  邢越原本还挺开心的,但听到他说的‘都’是什么意思?青提还有看上别的男人?

  肖蜜儿见他对一个穷鬼客气,不满的站起来:“誉诚,他们就是没钱,找上你的,你干嘛呢。”

  “闭嘴,不会说话,就上楼去。”费誉诚呵斥。

  肖蜜儿盯着他们,冷哼了声,径直上楼去,外界提起她肖蜜儿,也是和费誉诚有挂钩,他虽然把她宠上天,让她过上人人羡慕的生活,但是在家里只要他不高兴,还是能对她凶,而且她也不敢还嘴,她害怕自己哪天就被赶出这栋别墅。

  他给予的那场盛世订婚宴,让所有人看见她,可他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承诺过,说白了,她就是无名无分的女人。

  柳青提目光看向上楼的人,眼神暗了暗,虽然她不喜欢肖蜜儿一身的烂毛病,但是谁让肖蜜儿是哥喜欢的女人呢,她也很不想看到他们一直这么耗着,大好的时光,都浪费在暧昧的试探中了。

  费誉诚坐在沙发上,手随意枕着,高贵浑然天成:“你办理住院了?”

  “还没有,就先来看看你。”免得到时候,又被他说礼数不够,根本没把他放在心上。

  费誉诚点头,明显是舒坦了,邢越起身:“我给你带了些东西,但不知道你喜欢什么。”他一个电话,四个保镖手上拎满东西进来。

  柳青提歪着脑袋打量他,不是说不让他准备东西吗,她哥真的什么都不缺,以前还说缺女人,现在女人就在家里养着呢,确实不需要。

  费誉诚看着满满当当的东西,这个妹夫还挺会做人的,舍得下血本,这些袋子,都是钱啊。

  “来我家吃晚饭。”他不给拒绝的机会。

  柳青提笑着说:“我就不了,要是吃到一半,和肖蜜儿掐起来,你夹在中间都不好说话,我们回去吃。”

  费誉诚微微蹙眉:“是我把她惯坏了,这里是我家。”

  他让谁留下都可以,凭什么要让一个女人说三道四,他不喜欢不体贴的女人。

  “真的不用了,哥,我想单独和你说说话。”柳青提起身,和他走向院子。

  她还是喜欢坐在院子的秋千上,有一下没一下的蹬着:“哥,你到底怎么想的,对肖蜜儿?你和她耗的够久了,是不是应该给人一个名分?”

  “你觉得当费誉诚的女人,还不够名分?”他反问。

  是,在这座城市,他就是行走的名牌,亮闪闪的,可是人家女生心里或许不那么觉得,而且来自男方的安全感,就是毫无保留的爱。

  柳青提认真的说:“哥,你心里是不是有什么打算啊?比如惊喜什么的?”

  “没有。”他板着脸说。

  “那你不想跟她过了?”柳青提询问。

  “不是。”

  “那到底是什么吗?”怎么感觉和这些人聊天能累死个人!柳青提很无奈。

  这时,天空突然暗沉下来,她抬头看了眼天,嘀咕着:“不会是要下雨吧?”

  她刚说完,天空就开始落下水珠,刚开始很小颗,后面越来越大,砸在脸上,都能感觉到刺痛。

  费誉诚脱下西装外套,盖在她头上,护着她往屋里走:“最近天气都是这样,现在离开,肯定很堵,留在我这里吃晚饭吧。”

  柳青提瘪着嘴:“也只能这样了。”

  她进入他的书房,和他下棋,以前他们最喜欢下围棋,较量脑子里的小计谋,看看谁能更胜一筹。

  而邢越独自待在楼下,显得有些无聊,便进去厨房看看有什么活能干。

  夜渐渐深了,柳青提也感觉饥肠辘辘的,她扔下白子:“哥,要不说你以前小时候单纯?现在都变得老奸巨猾了,我下不过你。”

  “都说棋如人生,你看看你,现在给你个陷阱,你都往下跳,真不知道该说你点什么。”费誉诚显得老成。

  “不下了,不下了,我要去吃饭。”她烦躁的起身。

  费誉诚跟在她身后,看到她身体怀孕之后显得很笨重,于是主动伸手去搀扶。

  而此时肖蜜儿被告知开饭了,想到誉诚今天在家,可是她好好表现的时候,可出了房门,就看到这一幕,他搀扶着柳青提,眼神里的温柔似乎都能掐出水。

  柳青提要下楼的时候,他还贴心的护住她的腰,他们像极了一对情侣,可肖蜜儿知道,他们是有血缘关系的亲人。

  费誉诚询问:“你这肚子多少个月了?”

  “七个月,快八个月了。”柳青提略微有肉的脸颊,扬起幸福的笑容。

  “恩,看路,下楼梯。”他温柔的说。

  肖蜜儿跟在他们身后出来,可费誉诚的眼神始终不在她身上,她察觉到被忽视,忍不住反思自己做过的事情,不过就是说了柳青提几句,至于吗,到现在还生气。

  不过幻想此时在费誉诚怀里的人是她,她嘴角瞬间扬起甜蜜的笑意,誉诚这是想当爸爸了吗?

  起初她觉得自己还年轻,不想那么快被婚姻捆绑住,所以会要求避孕,但现在她觉得孩子可能可以巩固他们的感情,越想越兴奋,浑身都是酥麻的。

  邢越绅士的拉开椅子,等她坐下,再给她铺餐巾,把她伺候的很好。

  费誉诚看到,心里很满意,觉得以前跟在自己屁股后面,总是长不大的小女孩,现在一下子就长大了,还成为别人的妻子。

  肖蜜儿讨好的夹菜放进他碗里:“誉诚,我错了,我跟青提道歉。”

  柳青提懒散的睨了眼:“你这道歉,我可受不起。”

  肖蜜儿死死咬住精致的红唇,她这是想抬杠是吧,要不是为了哄好誉诚,才懒得在这里废话。

  费誉诚从不干涉她们的口头争斗,除非是哪一方太过火了,他才会开口管。

  他挺喜欢家里热热闹闹的,但仅限于他的人,如果是外人,他会毫不犹豫把人丢出去。

  但邢越却觉得在人家家里吵吵闹闹不太好,于是夹菜到她碗里开口说:“青提,好好吃饭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