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486章 佣人的议论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486章 佣人的议论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486章 佣人的议论

  “好的。”她笑眯眯的说。

  肖蜜儿瞪着邢越,到底是不入流的穷小子,不跟他们一般计较。

  她转而讨好的看向费誉诚:“誉诚,吃这个,特别好吃,今晚佣人做的菜,好像很不一样。”

  “恩,都是邢总做的。”难得他的女人,说了一句中听的,这菜确实不错。

  邢越虚心的说:“一般般。”

  肖蜜儿一听这些都是他做的,顿时没了胃口,她淡定的放下筷子:“我最近都在减肥,就不吃了。”

  邢越淡淡开口:“这些都是低脂的。”平时青提爱吃肉,产检的时候就容易胆固醇高,所以他特地跟营养师学了这些低脂的菜。

  “……”肖蜜儿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,一点眼力见都没有的穷鬼,听不出来,她不想吃吗,也是,都准备赖上了,不得好好表现。

  费誉诚知道她又在闹什么,但有客人在也不便戳破:“你不想吃就上楼。”

  肖蜜儿看了他一眼,还有想说的,但看到他的眼神只好乖乖上楼。

  她离开餐桌,并没有人因此受到影响,柳青提淡定的喝了口汤,继续吃邢越夹来的菜。

  吃完晚饭,柳青提站在门口,看着雨还是一直下,眼神掩了掩:“邢越,这雨好像没有停的意思!”

  这时佣人上前,恭敬的说:“柳小姐,房间已经收拾好了,请跟我上楼。”

  柳青提眼神有些诧异,这些人动作这么快,她还没反应过来呢,她眼神询问:“要留宿吗?”

  邢越轻咳,这话他说不太合适吧:“你说。”

  “我都听你的。”她纤细的手臂搂住他腰身,很自然的靠向他。

  邢越原本不怎么想在别人家留宿,总觉得这里的人,给他感觉怪怪的,有点不舒服,正要开口,费誉诚便走过来了。

  他手搭在邢越肩膀上:“会下棋吗,上楼陪我玩几把。”

  柳青提横在他们中间,仗着肚皮的优势,把他们隔得很远:“哥,你是不是想欺负邢越?”

  “现在开始护夫了?”他严肃的盯着她。

  “那当然,他可是我孩子的父亲,我不帮他,帮谁?”柳青提理直气壮的说。

  “没事,我吃不了你孩子的父亲。”费誉诚拍拍他肩膀上楼。

  邢越也不好拒绝,于是跟着上楼,柳青提坐在沙发上:“帮我热杯牛奶。”

  佣人热好牛奶端过去,脚却不知道绊到什么,牛奶直接泼在她身上,佣人立马鞠躬道歉:“对不起,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,我给你收拾下吧。”

  她慌乱的扯过纸巾轻轻擦拭柳青提的衣服,顿时慌了神,以为这份工作彻底完蛋了。

  可柳青提却很平静的说:“没事,你再热一杯帮我送我楼上,我去洗澡换身衣服。”

  佣人知道她不计较,连忙笑着说:“谢谢,谢谢!”

  目送她上楼,佣人转身回到厨房,再倒了杯牛奶热,嘴里叹了口气:“要是我们的太太能像柳小姐一样好相处就好了,真不知道这份受气的工作还要坚持多久。”

  “是啊,要不是因为这里工资比其他地方高,我早就走了。”

  “出来工作谁都不容易,以后小心点,别毛手毛脚的。”

  她们议论的话,碰巧被下楼找吃的肖蜜儿听见,刺激着她每根神经,柳青提跟他是不可能的,他们是有血缘关系的表哥表妹,这些人一天天的都在想什么。

  她端着牛奶转身,看到说曹操曹操到,吓的打翻手里牛奶,之前那杯,她热的是温的,喝的刚刚好,这次她想着柳小姐要洗澡,可能会耽搁些时间,所以把牛奶热一点,牛奶一大部分都溅到她手背,迅速红肿,起泡,疼的她眼圈都红了。

  肖蜜儿却看都不看一眼:“你们都没事干了吗?一天到晚在这里嚼舌根,小心我立马炒你们鱿鱼,弄点吃的给我。”

  佣人立马变鹌鹑,全部低头:“是是是,下次再也不敢了。”

  佣人收拾完打碎的杯子,转身继续热牛奶,忍不住小声的嘟囔:“她怎么走路没声音啊,吓死我了。”

  “赶紧干活,别再说话了。”

  头儿发话,她们立马低头做自己的事情,厨房又恢复安静。

  肖蜜儿盯着书房门开着,她走过去:“誉诚,你怎么和他下棋了?”

  这棋逢对手,说的也是门当户对的对手,这个邢越就是个穷光蛋,这次摆明就是来要钱的,誉诚怎么对他那么好。

  费誉诚扭头看了眼:“怎么了?”

  “没什么,早点睡。”肖蜜儿看到他微微皱眉,知道他心里不悦,便强忍着脾气,讨好的说。

  肖蜜儿回到房间,气愤的砸着枕头,而且只往墙壁上扔,因为这样不会有任何声响,也不会有任何东西损坏,在这个家,她连脾气都得忍着,她真是受够了。

  邢越把車移到他帅那行:“承让。”

  “你以前没少下啊。”费誉诚笑着说,半点都没有被人赢了的不爽。

  “父亲喜欢,不过我也好多年没下了。”那段奔波的时间,让他根本没有闲暇时间,去弄这些,他每天都很忙碌。

  “邢宗云先生,是个令人钦佩的企业家。”费誉诚突然开口。

  “你,认识我父亲?”邢越诧异。

  毕竟他父亲的势力不在这里,也没开发过这一块,所以费誉诚提起,倒是挺让人诧异的。

  “我们父辈,应该没人不知道你父亲的。”他不觉得有什么好奇怪的。

  费誉诚揉了揉疲惫的眼睛:“好了,棋就下到这里。”

  邢越起身,回到房间,柳青提洗完澡,穿着浴袍坐在床上,拿起牛奶小口喝着。

  他坐在她身边:“你哥是个什么样的人?”

  “怎么?他欺负你了?”柳青提目光清澈打量他。

  “我只是问问。”邢越亲了下她脸颊。

  “我哥以前不这样,风开朗活泼,但自从他人生发生那件事之后,他就变得沉默寡言,不怎么表露情感,但其实他对我很好,你不用担心什么。”柳青提认真的说。

  “什么事?”邢越随口一问,她没说完的话。

  柳青提放下杯子,认真的想了想:“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,只听过一点点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