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小说网 第487章 这里还有一个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487章 这里还有一个 作者:三月初上

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

  

  第487章 这里还有一个

  她说着,表情突然认真起来:“这件事在我哥面前绝对不能提,这可是他的旧伤疤,提一下都会疼的,都这么多年过去了,我也始终没敢问。”

  “嗯。”邢越轻微应了声,便搂着她入睡。

  过了会儿,厚重隔音的门,传来尖锐的尖叫声,肚子里的宝宝似乎吓了一跳,正在不安的乱动。

  直接把柳青提闹醒了,她睡眼惺惺的看着天花板;“怎么了?”

  邢越掀开被子,穿上拖鞋打开房间门,看到肖蜜儿穿着很暴露的睡衣站在走廊上。

  他轻咳了声,想着现在出去,怕是怎么都说不清楚,于是他就站在门口边,脚步没有再往前。

  柳青提见他奇奇怪怪的,迷糊的爬下床找到拖鞋穿上,走到他身边:“你怎么站在这里啊?”

  邢越抿紧嘴唇,什么都不说,她探头出去,只见肖蜜儿穿着三点一式的睡衣,就这样站在哥的书房门口。

  她很委屈的说:“你以前还会呵斥我几句,现在都开始躲了吗,你是不是厌倦我了?好,只要你开口,我就离开这里,永远不缠着你。”

  书房里的人,依旧没有动容,肖蜜儿脸色稍微好些,转身朝房间走去。

  她就要那样说,既不失自尊,也达到自己目的,她知道,他生气的时候,不愿意说话,正好,她要在他面前表现的自己也有脾气,不是任他扭捏的柿子。

  这男人的心嘛,手段高明才能栓得住,别成功男人背后都有什么好女人,那只不过是手段更高明些。

  柳青提看着她回到房间,自己却没了睡意,她上前敲了敲他书房门。

  “哥,是我,开门。”

  过了会儿,费誉诚打开门,知道她是被吵醒了,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。

  “你怎么了?”柳青提坐在椅子上询问。

  “没什么,把你吵醒了。”费誉诚拿起烈酒,往杯子里倒。

  明明他手旁边有冰块,可是他都不加,直接把酒送进嘴里一饮而尽,后劲使他脑门酥麻。

  柳青提犹豫了下:“哥,是不是十年前的事?”

  费誉诚抬头,还有人记得他十年前发生的事,他原本想找人诉说,可是目光触及到她隆起的肚子,都快当妈妈了,这种危险的事,就不要掺和,好好养好身体,把孩子生下来。

  “你想多了,很晚了,赶紧回去睡,明天我派人送你们回去。”费誉诚继续拿起酒送入嘴里。

  柳青提见他怎么都不肯说,明明心里憋着一堆事,但她又怕问多了,把他逼急了。

  于是她不放心的看了眼,便离开书房,朝自己房间走去。

  次日的早饭不见费誉诚,餐桌上只剩下他们三人,肖蜜儿用刀叉,切割着烤过的面包:“都赖了一天了,昨天下雨,给你们借口留下,今天是不是要走了?”

  “是啊。”柳青提不以为意的应了声。

  肖蜜儿见他们就这么走,她着急了:“昨晚,你混进誉诚的书房,是不是拿走什么东西?柳青提,现在我住在这栋别墅,这里的一草一木,我都可以过问。”

  柳青提深呼吸,她这咄咄逼人的老毛病什么时候可以改改?

  她微笑着看向肖蜜儿:“你要真想知道,你可以去问我哥,给了我什么,或者我给你打电话?”

  肖蜜儿咬住嘴唇,誉诚最在意这个妹妹,要是知道她在这里闹,肯定又给她摆脸色。

  柳青提一眼看穿她的心思:“怎么,害怕了?这不像是你的个性啊,最近被我哥削了?”

  “柳青提,你别得寸进尺,总有一天,我当上这里的女主人,我让你进不了这个门。”肖蜜儿恶狠狠的说。

  “那必须是拭目以待。”柳青提爽快接话,把她气的半死,连早餐都没吃,就上楼去了。

  他们用过早饭,管家送他们出门,突然听到楼上有声响,管家往上看了眼,着急的跑上去。

  她看着管家跑去的方向,急忙拍拍邢越的手臂:“我哥在书房,快去。”

  邢越立刻跑上去,他可比管家那老胳膊老腿强,他敲着书房门,听到里面没有任何动静。

  “钥匙!”他着急的说。

  管家急的满脸通红:“这书房的钥匙,只有少爷有。”

  邢越手抚摸眼前这扇门,厚重,似乎还是防盗的,可在自己家,为什么要装这种门。

  管家实在担心书房里的少爷,急着开口:“你看,能不能把门撞开?”

  邢越摇头:“找再多人撞,结果都是一样的,找斧子吧。”

  很快管家就把工具找到,邢越拿起斧子,直接把门破了,他们推开那扇破烂不堪的门,冲进书房,看到费誉诚倒在椅子上,浑身沾满血。

  邢越冲过去检查他的伤势:“赶紧送去医院。”

  他们一群人冲出去的时候,柳青提注意到躺在地上的人,她开口:“邢越,这里还有一个。”

  她不确定躺在地上的人,是哥的保镖,还是行凶的人,所以尽量躲在门口,保护好自己。

  邢越俯身检查那人的伤势,那人突然睁开眼睛,瞳孔放大,一副狰狞的模样,随后闭上眼睛。

  他却摸不到那人的脉搏了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  邢越把他拽起,直接送到楼下,救护车及时赶到,把他们两人送去医院抢救。

  那个躺在地上的人,送进手术室就已经没救了,医生让他们通知家属过来认领尸体。

  可是他们连这人是谁都不知道,管家也说从没有见过这个人,邢越觉得这人死的太过蹊跷,如果解剖会有突破,只是他们不是家属,如果贸然动尸体的话。

  邢越走上前:“我怀疑他的死因,验血吧。”

  医生看了他一眼:“你是他家属?”

  “不是。”邢越诚实的说。

  “你说的话,不能算数,尸体,我们是绝对不会动的。”医生语气很强硬。

  “可是你们不觉得他身上没有外伤,送来医院却不治身亡,很奇怪吗?”他们做医生的,就要把奇怪的地方弄清楚,万一有新的发现,这会是重要突破。